arwenx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rwenxu

博文

米国印象 精选

已有 10259 次阅读 2016-5-27 21:46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美国, 印象

最近开会去了趟三藩市,上来吐点槽。熟悉米国的科学网博友们轻点儿喷哈。


刚下飞机入境检查排队的时候就觉得米国跟中国好像啊,排个队都有两个保安在那里各种吆喝:returning ESTA到那边去啊,抱小孩的过来啊,1号台空了赶紧过去啊,顿时就让我有种回国的亲切感。要知道我们瑞典大农村大家都可安静了,感觉根本没人会认为吆喝算一种communication方式的。

入境查护照的时候美女姐姐热情的问我是第一次来米国么?我说不是第一次,但上一次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了。姐姐表示,那是very long time ago了啊,欢迎回来。虽然下了飞机之后排了n久的队,但查护照的姐姐的热情还是让我心情不错的,心想:大家都说米国边检冷冰冰,我看还好么。

下了飞机上BART进城,好心情就已经开始减少了。感觉那个小火车好破啊,哐当哐当的。。。怎么会有这么破的小火车,说好的高大上的米国呢?

到站下车,突然BART站里就有两个人莫名的吵起来了,好大声的,吓我一跳,但看看周围的人都好淡定,没人有啥反应,我就心想了:米国人还果真是热情奔放不压抑自己的情绪啊,跟冰冷的大北欧果真是不同的。

BART站出了检票口,一股尿臊味迎面扑来:嗯,传说中米国贫富差距大,无家可归者不少看来是真的。

出了地铁顺着Market street往小旅馆走,赶脚大街好脏啊,米国英语口音说话好聒噪啊。小旅馆在一条小街上,从大街一转弯到小街,赶脚画风立马就变了,路边三三两两或站或躺的怎么看都不像好人,突然大白天的赶脚好阴森。加快脚步来到旅店。一个大铁栅栏,按了门铃,窗子后面的前台问我干嘛,我说check in,前台才为我打开铁门。这门禁森严的,让我加深了我对这个area不安全的赶脚,可就是大街拐进来一点点啊,怎么就能这么阴森?



这来之前就知道我省钱book的是shared bathroom。之前旅游也住过shared bathroom的青旅的,可是当我发现一层20多户(很多户里面住两个人)只share一个看起来n久没没打扫过的淋浴间的时候我还是震惊了。我之前以为伦敦的住房standard就够低了,米国这是没下限啊?关键这旅馆也不便宜啊。不过也不早了,就先住下吧。下楼问前台能明早check out不,前台印度小哥(我猜是印度的,不然就是南美的)表示没问题的,但你当初订屋子的时候是有30% 折扣的,你要明早check out我们要把折扣收回。我说ok,就回去睡了。第二天早上下来,换了个白人大妈前台,我说提前check out,大妈说ok,然后拿了我的门卡回去在电脑上敲敲敲,然后很礼貌的问我(真的很礼貌,礼貌的让人不忍心拒绝):我能charge你的卡一extra晚的房费以及x百美金的cancellation fee不?我直接惊了:啥?!昨晚的小哥明明说的没extra fee,只是加收我今晚房费的30%的啊?!大妈说我check一下,回去又在电脑上敲敲敲,说:OK。呃,你们这有谱没谱啊?到底有没有policy?怎么感觉是前台拍脑袋说啥就是啥呢?后来换了一个价格贵了一倍有自己的bathroom然后旅馆位置靠着大路的inn,赶脚好多了。

逛mall好象是来米国的最重要活动了。中心Westfield逛逛,路过一个叫Dead sea cosmetics的柜台,妹子特热情的拉我试验他们的产品。赶脚三藩的mall里面,每个柜台一个中国妹子和一个看起来特fashion的小gay是标配。逛起来很有在中国逛街的感觉,店员都各种热情。这个柜台的妹子倒不是中国人。试验完了之后自然就让我买他们的产品,刚开始说的价格很吓人。我直接表示买不起转身要走,被妹子拉住,说看在同是欧洲来的份上,给你打个折,200刀三件你全拿走。我说还买不起。妹子立马又降价了,说100刀两件,我再送你个小试用装。我依然表示不要,都已经走出两步了,又被妹子拉住,给我神秘的用计算器按出来一个数字,说这个价两个都卖给你,你看咋样,这已经是最低价格了,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个价格,如果呆会儿后悔了回来拿名片找我。我依然说不要,结果没走两步妹子又拿着她的计算器追来了,说:我看你是不是最喜欢那个body scrub?这样吧,这个价,真的不能再低了,我一分不都赚你的,就希望你用了我们的产品觉得好还会回购。吧啦吧啦说了一大通,我实在烦了,算了算30刀的价格换成瑞典克朗200多,还行,跟body shopbody scrub差不多,就说我买了。在结帐的时候看到一个小条上书:货物售出概不退换。出门的时候专门在商场的商家list上看了一眼,这家店竟然不是非法柜台,竟然是正儿八经的合法柜台?也太不靠谱了吧?想想在伦敦机场转机的时候在腊梅柜台享受了十全大补面部护理服务,最后啥也没买(腊梅家产品实在对我的大油皮来说太油腻了,而且我也真心买不起),售货员虽然表现出了失望但依然彬彬有礼也没强迫购买啥,顿时觉得差距啊差距。

逛街瞎走,走着走着赶脚自己丢了。我一开始没get到米国的路牌的标识方式,原来路中间挂着一个大牌子写着Sixth street不代表我在Sixth street上走着,而代表横着的那条路是Sixth street。也是我自己白痴。我的手机在国外上网流量太贵我就没开。路过一家Burger King心想可以进去喝杯咖啡蹭个wifi。不想一进去就被吓到了:我这进的真的是Burger King,不是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店不大,门口站着一个特魁梧的保安盯着所有的人,里面无论是在排队买饭的还是坐在那里吃饭的,全都看起来都像无家可归者啊,都是出门随身带着一堆破家当那种的。我当时是真走累了,跟一个无家可归者挤了一张桌子坐下查了下地图和车站。从那以后我再蹭wifi都是站在星巴克的玻璃窗外了。

开会遇到一个之前在三藩市做过post doc的同事。同事带着神秘的表情问我:你有没有觉得三藩市的空气有种特别的味道?我说是的,刚到达的时候有感觉,这两天可能习惯了,闻不出来了。同事嘿嘿一笑,表示:那是大麻燃烧的味道。我于是乎努力的回忆当年去阿姆斯特丹闻到的味道是啥样的,然后怎么都回忆不起来是不是跟三藩是一个味道。大街上看到牌子上写:无毒品学区。我就噗哧了:这里难道还有允许毒品的学校不成?


 


人都说米国是大农村,我觉得应该是住在米国农村才会这样吧,因为三藩真的不怎么农村啊,人好多的说。开会第二天恰好碰上了三藩马拉松。好多好多好多好多人啊。。。好吓人。。。人流一眼望不到头。。。去一个评价稍微好的餐厅也好多好多人,跟国内的餐厅门口一样都坐着好多人等着被叫号的,等半小时等个位子好像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米国的各种前台啊服务员啊收银员啊各种服务行业人员都还是很有效率的,跟中国的有一拼的说,各种跑来跑去,相比之下大瑞典的服务员真心都弱爆了。



另外,赶脚米国华人的势力还是很大的。坐船参观了下著名的金门大桥,路过Angel Island的时候解说花了好长时间解释当年米国的排华法案。当年华人到达三藩都必须在AngelIsland呆着接受了调查才能进入米国。貌似当年只有父亲是米国人的华人才能进入,其他华人都不许来。能让米国这么公开正式的为排华法案道歉,当地华人团体的力量还是不可小觑的。公共汽车上广播和标识都是三国语言:英语,粤语,西班牙语。确实还是挺多元文化的。中国城不小,里面五脏俱全的,各种华人学校华人医院华人教会华人修车铺华人印刷厂华人银行华人律师华人各种服务,果真不会英语完全不愁生活的样子,但估计普通话还是不行,得会粤语。不像瑞典也就能有个亚洲超市中国餐馆中医拔罐按摩,别说不说英语了,就会英语不会瑞典语都挺麻烦。



反正在米国几天,没让我产生以后在米国生活的欲望,还是乖乖滚回我的大瑞典农村吧。顺便继续吐槽下,回程的时候被米国Airline还坑了一把。我当时带着4件行李,一件大概10公斤的托运,一件上飞机的小拖拉箱(最多5公斤的样子),一个电脑双肩包和一个墙报筒。Check-in的妹子说你手提行李太多了,必须把你的箱子托运了。我说我背上背的是电脑包啊。妹子说:我算的是pieces的啊,你这三个pieces,两个包一个筒。我说laptop不是包啊,我们europe都不把laptop算包的啊。妹子说:那是你们europe,我们这里是america,你背上那个得算一个包。如果你把拖着的箱子托运了我可以无视你的筒。我说这个poster筒放在行李架最里面根本不占地方的,也几乎无重量。反正最后也没争过check-in妹子,强行被多托运了一个箱子,花了90美刀。除了在中国坐国内航班的飞机还真没在别处见过这么抠行李的。又让有了如同回国的赶脚。有朋友曾经说米国是最像中国的西方国家这的判断我此行还是有体会的。

上了飞机之后坐了5小时飞到纽约,竟然一口吃的都没给,连小snacks都没,就给喝了两杯橙汁。下飞机的时候感觉没饿死,又花钱在JFK买了个麦当劳吃。最后终于上了British Airway的飞机听到了英国口音的英语瞬间有了种莫名的亲切感:总算是快能回到我们大瑞典农村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850184-980706.html

上一篇:八一八我们学校那些著名的夫妻店
下一篇:瑞典学生过暑假:晒太阳游泳占80%

19 蔡小宁 武夷山 姬扬 赵建民 蒋继平 孙启高 魏焱明 徐令予 陈永金 黄永义 高建国 刘洋 刘钢 史晓雷 应行仁 陆俊茜 xlianggg nm2 zzy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0 01: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