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阿洋
致父亲
2021-1-19 09:51
阅读:3103

  前年您走的时候,我正在和隔壁床您的病友谝闲传,您面带微笑的听着,一夜的疼痛在那一小段时间忽然消失了,您看上去很轻松和释然,护士例行检查发现没了心跳,大声喊爷爷醒醒,主任带着一帮人做了心脏复苏无果,让我们进去,我摸着您的脸和手是凉的,但是那时我还是觉得您还在,和平时午睡一样,张着嘴,眼睛闭着,安静安详。
  这些年因为病,您从来没有超过1万块的存款。给您换个平板手机的时候,您衰弱的已经拿不起来了,您记住的二胡京胡谱子里那么多,从来不需要看,拿起来就是一大段西皮流水。您一直霸占着厨房,认为钓鱼台国宾馆的厨子做的红烧醋鱼和辣子鸡都没你做得好吃。你会背毛主席整篇的《为人民服务-纪念张思德》,你钓到过全县池塘里所有种类的鱼,被钓友成为鱼鹰。
  您走了以后,这个世界可不太平,您欣赏的科比和马拉多纳去了,CBA乱象丛生,中超也快办不下去了,大球还得看女排。于兰也走了,您记不记得您离开的前两天,咱俩还在看烈火中永生,您耐着性子给我讲渣滓洞,讲许云峰,眼里闪着光。一年来,有一种病毒叫新冠比当年SARS厉害,给很多家庭带来不幸,给生活出行也带来很多困扰。全世界人民都经历着前所未有的伤痛和考验,我们国家目前做得挺好,。
  就在前几天,我过了四十岁生日,我带的学生很有心,日子记得比我还清楚,转眼快三年了,当年希望他们人人是学霸,目前看可能有点困难,但是人人有学位,毕业有归宿我对他们是有信心的,在您的追悼会我说过,要培养优秀的为人民服务的人才,虽不敢打包票但能培养一个算一个。这四十年,太多事情想干,太少时间去干,经历人生百态,日日拍案惊奇。我这半年书看了一些,迟子建,周树人、梁晓声,毛选、邓选,曼德拉我尽量客观地看,我看到,铁蹄下苦难的中国人,我看到了誓不低头那棵野草,我看到了实事求是的光芒,我看到了所有伟大而谦卑的作者所经历的一切光明与黑暗。
  你在看什么呢?有机化学,您不知道那是什么,就继续问,难不难?我那时其实也不知道哪儿是哪儿,有时不经意说一句一般吧。 我在楼上的时候,您睡前总会上楼给我带一壶热水,说上一句早睡吧,不要熬心血。您走了之后我才明白,一壶热水之前,要有炉子,要有火。
  您用三十九年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告诉我:您告诉我,好父亲是高考考点前的一杯热茶和一袋藿香正气水,是晚自习回家有蛋炒饭和葱油饼,是半夜陪我看孙雯拿世界杯亚军,是不反对我当年做的无数个年少轻狂的愚蠢决定,是告诉学习并不难苦战能过关,是说你的前世冤家我妈这些年也很不容易。
  您孙子最近风寒不适,偶尔的时候他会说想你,说爷爷烟抽多了,去了天上一个白云特多的地方。二姑二姑夫这对儿80后退休军人,现在还是很生猛,大肉大酒、鹤发童颜。老姑也很好,您的侄儿还是没有和自己儿子相认,好在大姐二姐照顾他很好,二伯身体也不错。放心吧,大家都想你。妈妈也很想您,只是方式不同。我在人少的时候特别想您,人多的时候也特别想您。
余不一一

再拜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周阿洋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83699-126788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下一篇
当前推荐数:11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