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侠
西安现象及其困境
2022-1-17 16:52
阅读:2920

R-C (17).jpg

疫情岁月也是有小品级表演的。昨日西安疫情防控记者会上的颈椎病问答火遍全网,是该聊几句了。西安疫情自2021-12-9日发现以来,距今已经40天了,经过严防死守,在付出巨大成本的前提下(西安2020年的GDP达到10020亿元,平均下来每天的GDP为27.7亿元,40天约1097亿元,即便不是完全停摆,按50%规模运行,也已经损失550亿元,再加上无数次核算检测,对于千万级大城市来说也是巨大的成本:混检每人次10元,算下来不是小数),目前可以初步研判疫情基本控制住了,但是在这波疫情处理中也暴露出很多问题,没有苛责西安的意思,疫情防控属于世界性难题,问题是西安在防控治理中暴露出的问题具有普遍性,值得说两句。

1、各级管理者的社会治理意识与能力仍处于前现代阶段,仍然是行政为主的计划经济模式,治理水平与社会发展程度严重不匹配。如行政命令一刀切的让医院停摆,导致孕妇流产、急症病人去世等悲剧事件的发生。

2、专业的事情还是要由专业的人来做,这不但保证了效率,也节省了行政资源。比如让志愿者给居民小区配送货物,这就是相当没效率也屡遭诟病的事情。要知道我国具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物流网络,只要给快递员做好核酸检测与安全防范,整个城市的疫情防控会顺畅很多。这么专业的事让那些一头雾水的自愿者来做肯定没有效率,而且累得要死,还模糊了他们的主要任务。市场经济都这么多年了,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不会了。

3、现代城市治理是一件超级复杂的事情,远非行政部门单独所能完全把握的。相关方案的设计一定是基于知识而不是行政权力,只有治理与知识结合,方案才能提供最优的解决路径。如这次防疫中出台的每项政策几乎都遭到了社会的吐槽,原因就在于方案考虑太不周全,存在重大技术性瑕疵。令人费解的是西安是我国高校最密集的区域,大学林立,有各种各样的人才,完全可以根据需要把这些人才纳入方案的设计团队中,甚至委托给他们,如果真这么做了,效果肯定比现在强。人才是一个区域有用的力量不是当摆设的花瓶,再者说了,那些每年设立的科技项目能否与自己的城市有点关系,否则研究还有什么用?

2019103015061192279.jpg

西安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我还没有去过只是路过,15年前曾在那个站台上吸过一支烟,幻想着大唐该是什么样的景象?此刻,希望它能大刀阔斧地改变治理模式,快速战胜疫情,回归繁华,祝福西安!

OIP-C (34).jpg


新一波疫情更加难缠,对城市治理的要求更加高了,希望西安成为我们所有城市治理模式改革的标本,由此也引申出本人的三个推论:

其一,大凡计划经济观念根深蒂固的地方,社会缺乏活力,应对危机缺乏灵活性也比较僵化。在这种语境下人的处境会更糟糕。我深信市场不仅提供效率,也提供人作为人的尊严与自由。我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些哈耶克的书,对于计划的体验与哈耶克的观点高度趋同,那是人类致命的自负的表现,也是一切灾难的宏大开始。

其二,计划经济会导致大范围的平庸的罪恶。每个人都在遵守规则,每个人看似都有理,那些存在千百年的常识与良知就在这些僵化规则的对峙中彻底失灵,然后悲剧就发生了。这是计划体制下无解的困境。

其三,当现有的治理水平已经显性地赶不上社会发展的时候,城市治理必须与知识和人才合作。下放权力恰恰是未来分摊责任的最好方式。别笑,西安还是很发达的地方,未来那些更落后的地方一旦有疫情了该怎么办呢?一句话,调动全省的人才、身边的大学等,借助外部智力资源不丢人,这恰恰是文明的体现!否则,再滥权会出更大问题的。


web-1399705.jpeg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2-1-17于南方临屏涂鸦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侠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829-132146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9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