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驿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老李 一个行走者的思想历程

博文

河北的封疆大吏们在教育领域应该有所作为了

已有 1604 次阅读 2021-2-16 14:5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education-sign.jpg

最近几年全国教育领域活动频繁,喧嚣与沉寂终归会尘埃落定。不过这个世界永远遵循这样的准则:早起的鸟儿有食吃!大凡乘风而起的地方大多是有梦想的地方,反之,那些混吃等死的地方大多也是维持而已,这种不作为的后果都是后代们要去承受的,所以当代人并不以为然。假期里用两瓶啤酒的激情还是聊一个问题,否则感觉这个年白过了。

最近教育界有两件大事:其一,复旦大学要在匈牙利办分校(并得到国家高层认可);其二,天津大学在浙江办分校,也已经通过审批流程。这两件事的风向标作用明显:第一件事意味着国内高等教育框架布局基本上完成,下一步开拓国外市场是国内一流高校的激情点所在;第二件事意味着精细化的市场分工,国内教育市场的再度细分与合作,这轮过后,估计中国高等教育的地图基本上很难再改变了,改革的窗口期在快速收窄。

这十年间,我们对教育问题做了一些研究,也发表了一些文章,遗憾的是没有多少社会反响,也是很沮丧。不管怎样,该说的还是要说。今天聊一下河北的教育问题(以前曾聊过河南的教育,现在改善很大)。河北是一个神奇的存在,京畿之地沉默无声。问题教育涉及所有人的未来,那里的人民对于教育也是有所期待和希冀的,岂能如此安静,这是极度不正常的。下面还是先用数据说话:

1-210130221612223.jpg

这是2020年全国各省GDP的排名,河北GDP的产值为36200亿元,位列全国第12位,中上游的位置是确定的,换言之,有这个家底还是可以做点事的。我们再来看看河北的人口规模:

342ac65c103853431281e4960db93578cb808868.jpeg


从这张图上可以看出,河北人口7600万,位列全国第6名,这个人口规模和欧洲几个主要大国的人口规模相当。人口多,高考考生自然多,我们再看一下2019年考生的数据:

58ee3d6d55fbb2fb3b86ba29bcbdd4a04723dc5d.png

河北的考生规模稳居全国第5名,考生如此之多,那么河北的高校数量如何呢?

7aec54e736d12f2ed586922b44d1d76784356895.jpeg

河北的各类高校数量122所,居全国第8名,先不用做回归分析,只从上述各类数据排名来说,这个结构就不合理,人口总量第6,考生规模第5,高校数量第8,是不是感觉竞争压力有点大啊?没问题。再来看一下高校的质量结构,现在中国高校是分重点和非重点的(现在叫双一流,没实质性变化),河北高校的情况如何呢?

3c112ebed0ad44f799e30f1baa3ff2fb.png

这个表格的数据是按照城市划分的(我们以前的文章里有各省更精确的数字,这里没时间弄了,找一幅现成的),超级城市的存在从大学数量上可以提供一些佐证。

e93957f71bb04d54b71e44372c529316_th (1).jpg

如果从高校质量结构上来看,河北的排名直接排在了倒数系列了,坊间笑谈,省内唯一211还在天津,当然这是制度安排的结果,无法改变,但是办法总比困难多,这是中国人的乐观主义,你看人家广东,这几年悄无声息地建了多所高校(南方科大进步神速),为何不向人家学习呢?笔者曾与同学们闲聊,说到2000-2005年间安徽、江西、浙江引进人才的力度空前,未来必为此受益,结果这才15-20年的光景,浙江不提了,仅安徽的发展已经呈现出腾飞之势,未来不可限量。再看时至今日河北招聘人才仍然是在末位徘徊,根本看不出任何诚意,这年月了不能总用“感情留人、事业留人”这类虚无缥缈的东东来忽悠,来点符合市场契约精神的东东:明码标价。

总之,高等教育对于河北的庞大人口来说是刚需。为此,兄弟我认为河北的封疆大吏们在高等教育领域大有可为,为官一任总要造福一方,在中国高等教育布局彻底封死到来之前,还是可以做一点事情的:学习广东的做法:找中国最好的985高校合作,给他们建设分校,免费赠予,参与全省科研活动,提供教育经费支持,索求的唯一直接回报就是每所高校给予河北当地考生50%的名额。不要短视,小农意识,总以为花钱为别人白培养人才了,其实,这些人才的到来可以彻底改变河北的文化氛围(这才是最大的收益)。河北现在不是很穷,这点钱和力度还是要有的,所谓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这话应该不是白说的。有了高校也能为当地提供比较稳定的就业,我的初步测算是1:15~20(即15~20名学生提供一个工作岗位,有30000名学生就可以提供1500~2000个工作岗位),考虑到这一届的封疆大吏们与我基本同龄,也就不用太委婉了,你们该为所在地区的人们干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了,否则就老了,空留遗憾,到那时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曾在河北做过封疆大吏吗?

R1c97523f2e78125d553af6a77ce785e2.jpg

不聊了,写博客也很费时间,初五一过,感觉年也就结束了,快开学了,还有很多活要干!


说明: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没有任何商业目的,仅供欣赏,特此致谢!

20202-16于南方临屏涂鸦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829-1272425.html

上一篇:已知的未知和未知的已知
下一篇:中国的思想产品供给能满足社会需求吗?

4 刘用生 赫荣乔 胡泽春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8 17: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