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zengziye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zengziye

博文

滇川杂记1. 武汉-昆明-元谋

已有 1796 次阅读 2015-7-22 17:40 |个人分类:野外感知|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2014年四月下旬,林哥从荷兰回国的第三天,我们便踏上了武汉到昆明的列车。野外的任务是考察金沙江下段有厚层晚新生代沉积的元谋盆地和攀西裂谷,以查明这些湖相沉积与金沙江发育的关系。顺便对青藏高原东缘的主要支流如大渡河、岷江和雅砻江取样,以做对比用。野外人员还有他在荷兰自由大学的两个同事。他们从北京转机到昆明,约好在昆明汇合。

武汉到昆明列车需要行进36个小时,对睡卧铺的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在同一车厢还遇到了几个同龄人,于是乎吃着泡面斗着地主,时间过得比较快。和我们斗地主的有一个年龄二十出头的男孩,他为一个旅游公司工作,曾经在温州工作了几年,后来去了拉萨,这次是去香格里拉,小小年纪便一副天下是我家的架势。还有一个与我们年龄相仿的黄石女孩,刚辞了工作,想在开始新工作之前来云南放松一下。隔天下午,在侃大山中列车便到了昆明站。由于前一段时间刚发生了砍杀事件,还可以看到很多武警在执勤。

 第二天早上我们还要坐火车去元谋,那里才是工作地点,便希望在火车站附近找一家旅馆安顿下来。问了几家正规点的酒店都已经爆满了,只好到离火车站约20分钟车程的翠湖附近找了一家旅馆。昆明是一座旅游城市,翠湖附近的街道很整洁,道路两旁植满了绿树,给人很安静的感觉。海内外的游客一般都会选择这里作为前往丽江、大理以及香格里拉等热门景点的中转站。安顿下来,随便在路边小摊买了点东西填了填肚子,就准备去机场接那两位外国伙计了。歪打正着的是,离这家旅馆不远处就是到陵水机场大巴的始发点。又过了两个小时,天蒙蒙黑的时候,我们已经迎来了LV。晚上我们找了个烧烤摊,随便吃了点烧烤和粉面。因为LV接下来要在中国待半个月左右,所以要适应用筷子,当然,如果可以很熟练使用筷子,也算是来中国转一圈的一个留念吧。晚上和林哥聊了聊长江的事,顺便也看了他近期获得的一批白云母年龄数据,效果很好,有很大的信息量,这使得我们对接下来的工作充满了信心。他也问了我文章投稿的事,我说已经送审了,他说那就是好事。 

隔天很早就赶到了昆明火车站,为了节省时间,我们特意在以杂乱差著称的火车站附近小吃摊过得早,的确名不虚传。因为LV是用护照号预定的火车票,所以必须带着护照到火车站窗口去换取。整个售票厅挤满了人,我们找了个长队排上,也不清楚什么时候轮到。因为有两个老外,周边的乘客还有些好奇,有人说老外可以到一个指定的窗口,不需要在这里排队。我们将信将疑,怕去了那个窗口,又丢了现在的位置。于是留下我接着排队,林哥带着LV去了指定窗口。效果果然很好,大概一刻钟后便取到了车票,社会主义对外国友人还是蛮照顾的。

候了半个小时,去元谋的列车便已经开始检票了。这趟车终点站是成都,因为成昆线主要在河谷中穿梭,而元谋刚好位于金沙江南岸的元谋盆地-龙川江谷地中,因此也算是成昆线在云南境内除昆明外稍微大点的车站吧。过了元谋,成昆线沿金沙江河谷穿行至攀枝花,而后顺安宁河河谷至石棉。这两段,接下来的半月我们都要一一体验,这是后话。

LV在火车上还是很招人注意,周围的乘客开始打听他们是哪个国家的?L是意大利人,V是荷兰人。有个小伙子很兴奋的说,他一直都是荷兰队的球迷,求合影。于是V便笑眯眯地挺直腰板,和自己国家队的粉丝拍了张照片。大家热闹了一会儿,便散回到各自的座位了。比起动车或高铁,除了春运极端的高峰期比较难熬外,TK字头的火车还是比较有意思。乘客一般都会互相聊聊各自,玩玩扑克牌,有时候坐了十个小时的火车,都有点要拜把子认兄弟的冲动。我每次从邯郸坐火车到武汉,经过长江大桥时,都会对刚认识的朋友说,这就是长江,那边是汉口,这边是武昌。这些人一般都是从河北南下广东,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宽阔的江面,总是有些激动,虽然夜里并没有平时壮阔。

在滇北高原穿梭了两个小时后,便抵达了元谋站。接近元谋的那一段基本是在龙川江河谷中行进,两岸出露有厚层的红色砂岩,地质图上显示是下始新统。火车站离元谋城还有3公里。我们坐着一辆摩的,开进了元谋城,开始了接下来一周的野外工作。


图片

图片

图片




http://wap.sciencenet.cn/blog-763052-907356.html


1 戴德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7 15: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