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振英
历史 文化137:拔麦子 割麦子 机收麦子
2022-5-28 12:20
阅读:2578

523日以后,几乎每天都能在电视上看到成群结队的联合收割机在广阔的麦田中收割小麦,每当我看到这些景象都非常高兴、激动。原因是这与我小时候收小麦的辛苦、低效的记忆反差太大了。

小时候,我们那里的小麦全是拔。原因是收了麦子,要马上种秋天收的庄稼,叫抢收抢种。拔过麦子的地里没有麦茬,好耕好种,有利于种出的庄稼秋天能多收一些。

拔麦子非常辛苦。我老家所在的河北省中部,收麦子正是在6月上半月骄阳似火的干热时间。除天热以外,地比较干,一把麦子同时拔下来是很难的,都是握紧向后方拉,使麦子一棵一棵先后拔起才能拔下来。即使这样也是很费力的。若握力不够,手还有可能被麦秆拉出血。拔麦子也很脏,因为拔下来的麦子根部带很多土,要在脚上磕多次才能把土全磕下来,弄的浑身都是土。一天下来,满身是土,浑身酸痛,直不起腰。若找日工(我们叫打短工)拔麦子,就得多给工钱,据说除管吃饭外,干一天还要付给一小斗(13)小麦的钱,那可是很贵的工钱了。若在农闲时,找个帮工一般只管吃饭就行。

1956年成立农业高级生产合作社以后,在生产队,基本上干一天都是10个工分,人们逐渐不太想干拔麦子这类很费力气又很脏的活儿了,逐渐由拔麦子改成了割麦子。至于种下的秋收作物可能小收一点,那会摊到全生产队的社员身上,也就不那么太在意了。

再说一个割麦子的小故事。我1965年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国医学科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当时叫医学仪器研究所),报到后马上就去了山东荣成县搞“四清”,与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1966年麦收,我去帮他们割麦子。一开始割,我就发现一个小伙子要展示他的割麦子速度,我就跟在他后面割。他在前面奋力割,我在后面努力追,他割到地的另一头,我也割到了。他说:“你这个城里人割麦子还不慢。”可能他只知道我是从北京来的(当时我所在北京协和医院内),不知道我除到城里上学以外,是在农村长大的。在离家到县城上中学时,村里的叔叔大爷们对我父亲说:“多好的受苦(务农)材料,你怎么要放走呢?”

对比现在机收麦子的高效、快速、省力,真是思绪万千,深感科技和社会的巨大进步。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范振英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5458-134056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6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