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利中
不谈理想的日本社会
2021-12-3 09:14
阅读:4183

不谈理想的日本社

   二十年前刚来日本时,儿子去日本的公立幼儿园的大班上了两个月,接着就是幼儿园的毕业典礼。孩子们的毕业纪念册里,有一个栏目是“梦”,日语里的梦相当于我们的理想,而日语里的“理想”二字,一般是作形容词用的。

   在梦的栏目里,我儿子和另一个同时来日本的中国孩子,都写了三个汉字“科学家”。而其他孩子的梦简直令我们费解:花匠、面包师、美容师、玩具王……那时,我们觉得日本孩子怎么如此缺乏理想呢?

   中国留学生参加各种活动时的发言,总会说要做中日友好的使者、桥梁之类的内容。记得那部记录中国留学在日本的电视剧,有一集,来自中国北京的小学生,站在日本小学全校师生面前,讲中日友好的意义,讲自己要成为中日友好的桥梁……的情景。

   每每那时,总会引来日本人连声不断地感慨:“好厉害!好厉害啊!”一种佩服不已的口气。其实,今天想来,他们为什么感慨,是因为他们觉得太不可思议。对了,日语中“不思议”,一般属贬义词。他们崇尚的是不显山露水,最怕“鹤立鸡群”与众不同。

   日本人精神世界极其独立,正如他们死也不愿给别人添麻烦一样,对来自别人的强势也非常排斥。他们的梦多半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没有我们那种“小小年纪,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程式化思维。幼儿园的孩子,心中可不就是吃和玩嘛!

   在这里呆久了,就会发现我们的思维与他们太有距离了。我们的人生对名誉、地位、金钱、成功……有太多太多的设计、希冀,为父母、为家人,包括国家背负着太多的期望。不管我们是否真心实意,但我们的语言在他们看来都是豪言壮语,远离生活现实。

   日本人平日聊天,忌讳谈政治、宗教。工作以外,多专心于自己的兴趣爱好。登山、旅游、钓鱼、剑道……各种各样俱乐部活动,虽是他们的业余爱好,但做起来绝对专业化。代表日本国家参加国际体育大赛的选手,没有国家花钱培养的,都是他们自己爱好而已。

   洁身自好的日本人,在工作上团结协作,在精神世界越来越自我化。告别终身雇佣制,短期工作挣钱,有了钱就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没钱了,再找工作挣钱。这样的年轻人也来越多,他们反对战争,“一个国家如果叫国民去送死,那这个国家首先就该死”就是这些人的心声。生命在他们的意识中最高,没有什么可以高过生命的所谓大局。

   至于,日本社会中的极端民族主义者,被称为“右翼团体”的人,在普通人的眼里,等同极端宗教,属于非常人的行列。当然,那也可以理解为他们的个人爱好,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他们的声音,往往给政府制造麻烦,使政府工作陷入被动之中。

   不谈理想的日本社会,也许让我们觉得自私、狭隘、顽固……但这就是日本的现实,他们的人生是自我的人生,不背负国家与家族的使命。

民主社会,的确不是最高效的社会,但的确是最能规避极端危险的社会。

红叶随笔 20160227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宁利中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50818-1314936.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5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