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清晨给研究生改论文,有话要说...... 精选

已有 8568 次阅读 2021-5-9 08:56 |个人分类:科研论文|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清晨五点多,我醒后怎么也睡不着,惦记着昨晚收到的两位研究生的稿件。于是,我忍着摔伤尚未完全康复的不适感,坐在阳台电脑前改稿。

改着改着,不免“火大”。

从“发现”到成稿、发表的距离

近年,学界和媒体总是说要破除“唯论文”。诚然,不同学科研究的难易程度和研究周期不一样,成果展现形式也不尽相同。但对于基础科研来说,是不是你说你发现一个东西,就成了“成果”呢?

国外那些写“如何撰写科研论文”书籍的作者总是说,如果一个研究工作没有发表,无论你吹得多么厉害,都等同于没有做过。他们还说,评价研究生不是看他多么幽默风趣、实验技能有多强。最终,评价研究生看的还是发表的论文。

那么,从“发现一个东西”到最终能达到论文发表的要求,究竟有多大的距离?

做催化研究,人们合成出几个催化剂,测测活性,很快就能甄别出“高性能”催化剂。做了几种简单的表征,研究生也能够在中期考核中“蒙混过关”了。但要发表高质量的论文,就需要研究催化性能为什么好,这往往需要依靠原位红外光谱、X射线近边吸收、DFT计算、原位电镜。这就需要投入大量时间。这就是“吹牛”说得到了好的催化效果和开展深入研究的区别。

但是否只要开展深入研究就行了呢?往往,从获得“全套”结果到成稿,再到修改到能够发表的程度,有很大的距离,也考验着研究生以及导师的水平和耐心、严谨程度。

写论文不是简单的看图说话,而需要深入的分析和讨论。

它不是仅仅“深入分析讨论”就行的,还需要遵循一定的写作方法和约定俗成的规范。

比如说,你在绪论部分一开头说什么课题的研究引起广泛兴趣,然后引用文献1-5。其中,文献1和2是综述,文献3-5是三条“随机”的文献。并非完全不可以这样,但这样妥当吗?

再比如,你连续引用5篇文献(21-25),但这5篇文献的排列并非按照发表的先后顺序,而是随机排列的,这妥当吗?

让学生一遍一遍地修改论文

刚成为研究生导师时,我还不是教授。当时我对“保”学生正常毕业非常在意,学生写的初稿我都会仔仔细细修改,WORD文档中“一片红”,有些内容甚至是我写的。

但近来,各种工作上的事情纷至沓来,没有太多时间坐下来完整地修改学生论文。而且3个月前摔伤了。我就采用“打发”战术——每次收到学生稿件,先花一个小时快速修改,用批注告诉学生这个地方不行,那个地方不好。然后把文档发给学生,让他们自己去改。这样,学生就会花好几天去修改,我不会太操劳。等学生改好后,我继续采用这样的“切香肠”战术,一篇文章改十几遍才投稿。

没时间马上修改时,我还会把论文送到查重系统,然后把查重报告发给学生,让他们自己去修改。用我的话说,我要让他们知道“天高地厚”,而不是马上改完后就去参加自选实习。

有时候,我对学生说:针对文章中说的这个现象,如果能查阅文献,找到文献支持,那会效果更好。

但学生说:别人从来没有做过这个的。

我怒了:不去查文献、找支持,就不能发表!

我找出审稿系统里编辑给别人的拒稿信。每个审稿人(包括我)都提出一大堆意见。

如果在导师这儿没有很好的修改,到审稿人手里会被批得体无完肤!”我有感而发。

说出这句话,我没有嘲笑别人的意思。做科研、写论文本来就是“试错”的过程。投不中某个杂志,也不丢脸。但是如果研究生和导师如果能够事先仔细研究透彻,把一些问题考虑到,把论文写得更好,那效果就会更好。

经受查重和论文审稿的“洗礼”

有些人在媒体上对查重颇有微词,说查重是形式主义,会催促学生把论文改得乱七八糟、不堪卒读;查重浪费时间;应该时间花在科研上,而不是查重上。

但问题是,查重和根据查重结果改论文,究竟花多少时间?和学生做实验、实习、找工作的时间相比,查重和根据查重结果改论文的时间,是不是很少?

我喜欢查重。

几年前,我曾经把学生的论文投给国内外的期刊。结果,论文被直接枪毙,编辑说重复率超标了。我感到真是丑大了。

有人说,导师应该能鉴别出学生哪些话是抄来的。

但我认为不是这么一回事。导师又不是人工智能。他最多说“你论文里下了一个定义,但这个定义显然不是你发明的”或者“你写的绪论和前面一个研究生的绪论类似”。

后来,课题组每篇论文都进行查重,而且还在学生初稿、修改稿、终稿等阶段查几遍。

论文审稿也很重要。拿到审稿意见,根据审稿意见进行修改,就像是有一种“仪式感”。通过这个过程,能提高论文的水平,也让学生经受了“洗礼”,让他们感受到“先抑后扬”的“人生三重境”。

劲往一处使,促成论文的完成

我对学生的要求是: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同时搞两篇论文,也不要这篇文章还没有搞好,就想着做别的实验。

“有东西吃的话,就把它吃好、吃饱、吃透!”我一直这么对学生说。

这称为“步步为营”战术。

此前,有学生同时搞两篇论文,我很生气:“我就是要前面那个东西!”

在指导学生的过程中,我明白:学生没有导师的指导不行。

有的课题组学生很“独立”,自己能写论文,还用导师的账号和密码投稿。这虽然提高了独立能力,但缺乏系统性、规范化的培养。

导师的指导,不仅仅体现在科研方向、实验操作方面,还体现在科研战术(就像排球教练那样)、做事方法方面,当然还体现在指导学生写论文、改论文方面。

“一回生,二回熟”,学生经过老师改论文的指导,以后写新的论文稿,就会好些。



http://wap.sciencenet.cn/blog-71964-1285653.html

上一篇:就业大战打响,研究生该焦虑还是轻飘飘?
下一篇:为《中国研究生》写稿

54 武夷山 胡大伟 栗茂腾 陈晨 王德华 郁志勇 陈新平 刘立 邵宇飞 邝宏达 周忠浩 吴斌 高德华 张士宏 罗方雪 梁洪泽 刘通 罗娜 郭战胜 卜令泽 周向军 范会勇 李剑超 窦博 徐树良 彭友松 信忠保 杜学领 庞峰 刘波 张红光 肖文戈 王启云 赫荣乔 白禹 黄永义 吴晓敏 秦承志 李宏翰 褚海亮 孟佳 郑永军 周阿洋 鲍海飞 夏炎 陆仲绩 刘继为 武祥 郭峰 杨顺华 郑强 陈白杨 王林平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24 06: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