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臻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ma 个人主页:http://homepage.fudan.edu.cn/zhenma/

博文

风风雨雨——论文“查重” 精选

已有 7918 次阅读 2021-4-16 07:03 |个人分类:研究生教育|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博主按:本文由本博主(马臻)原创,暂时没有在别的地方张贴或者发表。]

“老师,我能正常毕业吗?”专业学位硕士生小A“失魂落魄”地问导师冯教授(化名)。

起因,是小A的硕士论文被查出复制比高达26%,在论文送审前的紧要关头“被卡住了”。

时下,很多研究生忙不迭地修改学位论文,准备送审,“查重”成了热门话题。查重究竟有没有用?

导师的苦恼:“防不胜防”

说到查重,在上海某高校任教的冯教授神采飞扬。

近几年,修改学生的每一篇英文论文,他都“熟门熟路”地找到一家查重公司的网站,把文档自助上传,然后扫一扫微信,把60-120元费用付掉。

起因,是他曾“屡次中招”。

几年前,他把学生的几篇论文投到国内外期刊,结果接二连三地遇到直接退稿。编辑非常直白地指出:经过论文查重系统的检测,论文重复率接近30%。这使他感到非常丢脸。

当时冯教授不知道怎样才可以使用查重系统,也不知道学生的论文究竟和别人的论文重复在什么地方,就“从头到尾”把论文改了个遍,然后把被“枪毙”的论文改投到别的期刊。

最离谱的,是一个学生写了篇论文,看起来很好,冯教授和一位合作导师修改过,而且合作方还请人帮忙修改润色,因此冯教授没有诉诸于查重系统;但论文投到国外一家期刊,编辑直接退稿,还说复制比超过60%。

冯教授“痛心疾首”地自费查重,发现文稿果然东一句、西一句地来自于各个地方。

从此,无论对于他自己学生的论文,还是合作参与的论文,他都会借助查重系统,把论文查了个遍,也总是能找出问题、加以改进。

他们投出的论文也能迅速送审,再也没有人指出复制比的问题。

“花钱买个放心!”冯教授把论文查重系统推荐给他熟悉的同行以及修读他课程的研究生。

毕业论文查重被卡怎么办?要实事求是

这次,冯教授课题组的小A被“抓现行”,她很郁闷。

一年多前,冯教授就说,写硕士论文不要照搬照抄教科书里的定义和反应机理,“因为这不是你发明的”。他还说,“要多一些自己的概括,写论文时不要打开两个窗口拷贝黏贴”。

小A答应提交硕士论文前夕再上网查重,因为怕太早查重的话,硕士论文被别人卖掉。

这次,小A事先花了1000多元,在网上查重,并且把一些和别人相仿的文字修改了,扣除本人已经发表文章的复制比仅为1%。硕士论文总体复制比26%,是因为她此前在中文核心期刊发表两篇论文,她将这些文字用于自己的硕士论文。

也许有人说:“不能原封不动地把已经发表的论文当成硕士论文。”

但冯教授说:“当然没有。这本硕士论文除了这两章内容,前面还有绪论章节,后面还有另外一章实验内容以及结论与展望章节。”

“总不见得为了确保10%以下的复制比,重新往论文里‘掺沙子’吧?”冯教授愤愤不平。

论文送审被“卡住”之后,冯教授第一次看到小A的院系查重报告。

冯教授之前没有看她自费获得的查重报告,是因为他认为这是学生自己的事,他相信学生为了自己的毕业,自己会修改排除自己已经发表论文的疑似复制文字。

看了详细的查重报告,他指着其中标红的几句句子说:“不要因为你自己查了之后,发现排除你自己已经发表论文的复制比只有百分之几就轻敌。只要标红的文字,都要修改!哪怕只有一句话重复,别人一样可以说你抄袭!”

然而,小A辩解说,虽然有几句句子被标红,但并非完全和别人的文字一样的。她也记不清自己是如何产生这句句子了。

“你把这几句句子删了,也不影响你硕士论文的意思的!”冯教授觉得学生太天真了,不懂得其中的利害关系。

经过个人申诉、院系鉴定,小A的硕士论文被批准送审。当然,在送审之前,小A把排除自己已经发表论文的查重率降为接近0%。

经验、教训

回过头,冯教授对课题组下一届硕士生说:“吸取教训了吧?一方面,无论是硕士论文还是期刊论文,写作都不能人云亦云。要把那些大家都知道的东西删掉,因为你这么写别人也会这么写。关键不是低于10%复制比就行,而是一句都不能抄!另一方面,很多事情(比如自己作为第一作者发表的论文能否直接用于毕业论文)一下子还没有形成共识。本来如果小A当初发英文SCI论文,然后翻译成中文放到硕士论文里,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而对小A,冯教授也不忘开展“课题组思政”。他说:“抗压能力要强。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遇到的事情会更加复杂,甚至会被同事使绊儿。在论文查重没有通过这件事上,你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硬是把复制比降为10%以下,另一种是申诉。我支持你坚持原则。但是,你不能申诉之后,就一直坐在办公室里等待别人的发落。要主动询问已经到哪一步了、还需要做什么。”

为了替学生“申冤”,冯教授哪怕跌成骨裂了,也说愿意带着小A奔赴坐落于另一个校区的研究生院找他们领导。他事实上找了院系的研究生秘书,并打电话联系研究生院,说明了情况

小A最终获得了实事求是的评价。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1964-1282193.html

上一篇:硕士生如何选导师
下一篇:就业大战打响,研究生该焦虑还是轻飘飘?

28 王飞 张晓良 李宏翰 张红光 马鸣 杨雅辉 黄玉源 刘立 李万春 周忠浩 毛善成 杨正瓴 赵志宏 武夷山 晏成和 彭真明 杨金波 姚伟 徐耀 彭振华 黄永义 郑强 段法兵 白禹 刘世民 王启云 杨顺楷 徐长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31 15: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