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出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odl 西安交通大学期刊中心赵大良:不求改变现实,但求面向未来,未来给我带来愉悦,也许会给现实带来希望!

博文

考察茶马古道

已有 3615 次阅读 2015-8-16 17:02 |个人分类:社会生活|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千万不要感觉我是在玩。今天跟老婆开玩笑,他在家里工作是玩,我在这玩是工作。10号大雨,11号抢险工程还没结束,村民的工资也没着落,其中还要损失统计补偿,扶贫项目上报,其中有两位老人过世,昨晚这位还涉及医疗纠纷,你说与我村有什么关系?一切涉及稳定的事都要负责,何况是村民的事。昨天加班落实小学并校,扩建幼儿园,同时整理古村路申报材料。这个茶马古道,就是为项目去采集素材。村官难当呀,什么双休日。不过,我忙忙碌之中也要记录一下,我想,这样一年后的扶贫生活一定不会虚妄。

考察茶马古道

20150815
  我来乌邑村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乌邑村境内有一条茶马古道。由于村里的事务繁忙,还没有人陪我游览。前些天,我与王副一起从菖蒲塘回来,走在乌邑到小热塘的路上,聊起脚下的这条路叫“善州小道”,东边还有一条茶马古道。我说:哪一天抽空我要去茶马古道看一看。王副警告我:你一个人不要去,不安全,那条路上有野兽。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一听到不安全,我就打消了独自探“险”的念头。
  我知道,我的安全涉及到许多人,不仅仅是我和我的家庭,而且涉及到当地政府和我学校的领导。不管我的级别多么低,总是名单在中组部备案的,不出事没有人过问我这个芝麻官,万一一出事就可能牵扯到多个人。领导要求我,不要单独外出。可按我的级别,既不能配司机、也不给我配秘书,我要结伴出行只能是搭别人的顺风车。来到施甸以后,我就放弃了原来“游遍施甸”“游遍保山”之类的“奢望”。
  中午,吃饭时我说:我愿意被利用,能够被利用说明自己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吃完饭,李副镇长就提出:赵老师,你中午不休息行不行?与我一起到茶马古道走一趟,为古村落项目拍几张照片。我本来就有探访古道的愿望,现在正好有机会,何乐而不为,我便痛快地答应了。
  茶马古道北起下同邑自然村南边的卧铺脚,经二台坡、卧坡头、小水井、申家铺、申家铺头、酱油塘、风洞(叫花子岩房)、三块石到罗家桥。民间流传“申家的铺,罗家的路,三块石上靠得住。”据说路是罗家修的,而沿途最大的店铺是申家的。
  关于罗家修路,当地还流传这样一个传说。说是有一天,三个身穿白纱轻衣的男子来到罗家借宿,罗家上下对来客十分热情,照顾的周到细微。突然有一天,三位男子向罗家提出了一个请求,说是:他们有一位朋友,本来要来与他们会合,可是走到山下乌邑村英村桥处脚受伤了,想麻烦主家帮忙接一下。罗家主人没说二话,就安排马匹,并亲自下山迎接。结果到了桥边,没有见到有受伤的人,却有人说:
受人之托,有一匹货物要交给罗家。罗家主人接过货物后发现,是满满几袋子的银元。罗家为了感谢三位白衣男子,就修了这条茶马古道,以方便来往的客商和行人。
  古道上人员聚集的地方是小水井。据说,现在那口泉水井还在。过往的马队都要在此停留,补充给养,饮马歇脚。古道上最知名的商铺就是申家铺,现在还存留了一间青瓦房,其旁边有一间小庙。说起那间小庙,也有一个传说。话说有一个好人,从保山方向过来,走到施甸北边的松林寨就发现南方山上有一宝物闪闪发光,随即就一路追随亮光来到这座小庙跟前,发现发光的是庙里一尊漆金的香炉。于是,在香炉前留下两行字:金漆里,银漆里,金子就在漆漆里。人们闻听附近有金子,纷纷在方圆七里之内挖掘,谁知皆无所获。大家甚是疑惑,说这是骗人的。后来,经高人指点大家才幡然醒悟:金子不在别处,就在这漆金的香炉里,此联并非指真的金子,而是让人们“多在香炉里焚香拜佛”,漆漆的香炉才是金子。
  过了申家铺再往上走是风洞,就是一处天然的石洞,因常有叫花子在此夜宿,所以当地人俗称此洞为“叫花子岩房”。风洞过后就快到终点罗家桥了,而在罗家桥这边还有一座庙,庙前有三块石头。据说来往的客商都要在此石头上坐一坐、此歇歇脚,坐在石头上不仅解乏,而且能袪病。可惜,这三块石和罗家桥,以及罗家大院、申家大院都淹没在三块石水库之下了。因为水库移民,更因为“文革”,罗家和申家的后人也都已移居他乡。据说,罗家是当地的大户,申家是秀才门第,有关罗申两家的故事也许还有许多,只是我们无从知晓了。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跋涉,终于走出了丛林古道,来到三块石水库所在地的村子蒋家寨村委会。
古道悠然在,山林寂寞深。
沿途寻旧迹,逆水望新云。
茶马铜铃远,罗申故事真。
辉煌难再现,幽谷有来人。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1721-913526.html

上一篇:话说地方话
下一篇:纠纷排解实录
收藏 IP: 112.113.146.*| 热度|

7 杨正瓴 郭向云 王家冰 武夷山 梁洁 戴德昌 张红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7 2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