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良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ngxiaoliang

博文

陈丕显笔下的水生所(水生所所史拾零十八)

已有 5429 次阅读 2016-6-14 06:15 |个人分类:科研院所史料|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陈丕显,文革前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文革后复出,1977年7月任湖北省委第二书记1978年8月至1982年10月任湖北省委第一书记,后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撰写有多卷回忆录,其中《历史的转折在湖北》第十三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第47节“政治上信任依靠”有如下文字:

   推倒“两个估计”,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首先是要在政治上信任依靠知识分子。?
   “文化大革命”中,林彪、“四人帮”把知识分子当成打击和专政对象,捏造罪名,制造了许多冤、假、错案。有的人虽未正式立案,但也被他们强加许多诬蔑不实之词,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白专典型”、“修正主义苗子”等大帽子。这些都是我们在落实知识分子政策中首先应加以解决的问题。凡属假案、冤案必须予以平反,坚决纠正,公开恢复名誉;能够工作而没有工作的,安排适当的工作。对过去历次运动中遗留下来的积案,则按照党的政策进行复查,作出实事求是的结论。?
   坐落在东湖之滨、珞咖山下的中国科学院湖北水生生物研究所,是解放初期从上海迁来武汉的,是国际鱼类学研究的一个中心。这里,矗立着亚洲最大的淡水鱼类标本室,收藏有20多万号标本,有全国各地鱼类800多种,还有世界20多个国家的鱼类500多种。门类之齐全,连大英博物馆的格林伍德教授参观后都惊叹不已。这些标本是我国著名生物学家伍献文同志及其他科学工作者的心血结晶。伍献文同志在1932年获巴黎大学科学博士学位,解放前曾任中央研究院院士,是我国鱼类学和水生生物学的奠基人之一,造诣很深,卓有贡献。“文革”中,“四人帮”制造了“伪中央研究院中统特务集团”案件,株连到湖北水生所,该所的伍献文、王家楫、饶钦止、倪达书、黎尚豪等老科学家都被诬为“特务”,而且一些解放后参加工作的青年科技工作者和党的领导干部也被说成是新发展的“特务分子”。当时,一个仅有300多人的水生所,被隔离审查的16人,涉及特嫌的达100多人,其中副研究员朱宁生同志在隔离审查中被逼含冤而死。1970年上半年,水生所在驻所军宣队的领导下,通过内查外调,大胆否定了这个假案,解除了对一些同志的隔离审查,召开了平反大会。1973年院党委通过复查,对审查对象安排了工作,一些老专家分别担任了所、室领导职务,对朱宁生同志的家属按规定给予抚恤。但是,“四人帮”在湖北的余党竟乘1974年“批林批孔”、1975年和1976年“反击右倾翻案风”之机,先后把水生所作为“复辟典型”,使水生所“特务集团”冤案平反昭雪工作中存在着的遗留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粉碎“四人帮”以后,水生所党委进一步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和干部政策,把彻底为“特务集团”冤案的昭雪平反当做一件大事来抓。他们通过召开株连人员座谈会和个别谈心,反复征求意见,对1973年所作的结论,再一次作了认真复查。全所因“特务集团”冤案受到株连的人,都恢复了原来的职务和职称。伍献文同志还被选为全国政协常委、省政协副主席。后来,该所还为含冤而死的朱宁生同志举行追悼会,表彰他生前为水生生物研究工作所作的贡献。1978424日上午,全省召开科学大会前夕,我和省委副书记王群、省科委主任易鹏、副主任简文等同志,走访了时年78岁的伍献文同志和水生所的科学家们。他们兴奋地对我说:由伍老组织合著的《中国鲤科鱼类志》上下卷出版后,日本学者正在翻译成日文,欧美的许多鱼类专家也来信建议出版英译本。我们听了都很高兴,大家很自然地谈起了湖北的渔业生产情况。我说,湖北过去围垦了许多湖泊,对水产有影响。今后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再围垦要经过省委研究。除此,还要研究如何大力发展我省水产事业,解决人民吃鱼的问题。我说,发展养鱼是一项重要的科研事业,水生所要和水产局一起研究,搞好协作,为发展我省淡水养殖事业共同努力。他们听了,均表赞同。

陈丕显(左)与伍献文(右)在水生所

1955-1957年在长江中游开展“梁子湖鱼类生态调查”,前排左一朱宁生

附识一:陈丕显笔下“中国科学院湖北水生生物研究所”。水生生物研究所的前身是成立于1930年的中央研究院自然历史博物馆,馆址南京。1934年自然历史博物馆改名为动植物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成立后,于1950年将原中央研究院动物所的主体、植物研究所的部分研究人员以及北平研究院动物研究所的部分研究人员合并组建为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所址上海,下设太湖淡水生物研究室,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1954年9月水生所及太湖淡水生物研究室迁往湖北武汉,1970年下放湖北省,改称湖北省水生生物研究所,1978年回归中国科学院直属建制。

附识二:朱宁生,1942年毕业于西南联大生物系。

附识三:今年是文革爆发五十周年,阅读多首“文革五十周年祭”诗词。杨启宇《文革五十周年祭》:城头几换杏黄旗,文革依然敏感词。五十年光如掣电,九千岁事尚存疑。坏人变老痴人长,公理难伸婆理亏。私祭每倾忧国泪,泪枯且赋怆怀诗。廖国华《和启宇文革五十周年祭》:一,一刧神州景未殊,馀灰空沃众山芜。乾纲独断同僚畏,专政推行异类诛。谋定阴阳凭惯技,冤沉江海付虚无。怕从真相知根本,往事勾陈只许粗。二,捱过当日痛难陈,已逝流光忆尚新。黑五类中充现反,老三篇外读封神。自污大谎马非马,队列稍违人整人。跪舔饶他乌有辈,何多花柳六朝春。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08326-984436.html

上一篇:怀念105岁程冰心老人
下一篇:独角鲸长牙何所用?

13 武夷山 朱晓刚 史晓雷 尤明庆 杨正瓴 谢平 倪乐意 徐旭东 邵鹏 李颖业 科苑往事 bridgeneer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2 08: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