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良
风浪立江豚(古今诗词咏江豚续两百五十)
2021-12-1 17:44
阅读:2015

前一篇《吹浪拜江豚(古今诗词咏江豚续两百四十九)》介绍明代林俊《瞿塘峡》“抗衡支铁柱,吹浪拜江豚”,以为似可为古代长江上游有江豚分布之例证。孤证不立。今再介绍两首——

斯文.jpg

【宋】程公许《连日驻白帝城怀古感事阅陆放翁诗集追和其韵》:益以搤为国,前后辟两门。剑栈径偪侧,峡江浪崩犇。盘礴六十州,奠位西南坤。天险岂轻设,参旗宁易扪。我行当严冬,岸沙髙涨痕。绝壁走猱玃,深潭伏鼍鼋。东逝注沧海,西来非一源。相传石笋三,下接灔滪根。长怀草庐公,受遗龙准孙。志节局不展,德义深可尊。矧伊跃马壮,得与同日论。形势今犹昔,世故难为言。抚事重感慨,遐瞻莽尘昏。空余瀼西东,未泯冰雪䰟。腊残春意动,清波跃河豚挝鼓趣下峡,渚宫同一尊。

程公许(?-1251),字季与,一字希颖,号沧州。叙州宣化(今四川宜宾西北)人。南宋嘉定进士。历官著作郎、起居郎,数论劾史嵩之。后迁中书舍人,进礼部侍郎,又论劾郑清之。屡遭排挤,官终权刑部尚书。有文才,今存《沧州尘缶编》。

白帝城,位于重庆奉节县。

诗中“河豚”,我以为即是江豚。【明】陆深《春日杂兴》二十七首,其十七:花傍高楼半掩扉,河豚风起钓鱼矶。沙鸥似解闲人意,时向蒹葭深处飞。【清】李心锐《皖城晚眺》两首其二:凭将云水洗尘埃,纵目城头亦快哉,三峡江声流月去,六朝山色上楼来。河豚吸雨翻风浪,沙鸟忘机傍钓台。此夕放怀空阔地,渔歌劝酒不停杯。“清波跃河豚”“河豚风起钓鱼矶”“河豚吸雨翻风浪”中的“河豚”,当指江豚,而非俗称“河豚”或“河鲀”的鲀科鱼类。

2.jpg

王树枬《南征杂诗七十二首》其四十九:曲峦成寿字,僻县似乡村。万家忽为变,千山俄已喧。阴崖泣山鬼,风浪立江豚。几阵潇潇雨,朝来没岸痕。(诗后注:长寿遇风,泊舟夜雨。)

前一首诗后注“晓发重庆”,后一首诗后注“晓发长寿”。

作者沿长江乘流东下,前一首诗注明“晓发重庆”,即是早晨从重庆开船;本首诗后注“长寿遇风,泊舟夜雨。”即是当晚停泊长寿;后一首诗后注“晓发长寿”,应是翌日清晨风停,船继续向东。

长寿位于重庆东部。唐代武德二年(619),置乐温县,隶属涪州。“因其地常温,禾稼早熟,民乐之”,故定名为乐温县。元末明玉珍及其子明升踞蜀十年(1361-1371),建立政权,国号夏,都重庆。明玉珍将乐温县改名长寿县。今为重庆市长寿区。

宜昌以上为长江上游,以下至江西湖口为长江中游。重庆距宜昌水路约650公里,奉节距宜昌水路约200公里;出奉节,入夔门,即进瞿塘峡,瞿塘峡长约8公里。如此说来,宋代、明代奉节有江豚分布,清代重庆有江豚分布。当然,这仅是从古代诗词中找到的例证,若能在地方志中找到相关例证,那就更为确认了。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晓良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08326-1314710.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3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