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良
袜楦视作传家宝
2021-11-26 20:53
阅读:1452

10岁的儿子偶然从抽屉中翻出一个不认识的东西,“爸爸,这个东西象个木头脚,是干什么用的?”我一看,原来是个袜楦,也叫补袜板。一块脚掌形的木板上钉着两块木头,楦头形似脚尖,另一头形似脚跟,中间连着一根木条。套上一只袜子,就好像穿在脚上一样。袜子容易破的地方就是脚尖和脚跟,因为不是平面而不容易补好,可套上补袜板,就能补得匀称合脚。

这个补袜板是父亲留给我的。父亲是个军人,从1949年起穿了30年的军装,先后任西南军区空军司令部作战处、武汉军区空军司令部作战处、武汉军区司令部作战部任参谋。1978年父亲去世时,我已高中毕业下放农村当了一年的知识青年。我和父亲相处的时间很有限,从小学起定期写信向父亲报告学习成绩就成了父子间最主要的联系。

遗产分有形的,无形的;有贵重的,有一般的。父亲给我留下了遗产,有形的就是这个补袜板,无形的是在补袜板上体现出来的勤俭、细致、吃苦、平常心;虽然很一般,我却很看重这个补袜板。

父亲很注意培养我的独立生活能力。上初中时,洗蚊帐、被单这些大件就承包给我了,当时尚无洗衣机,父亲将被单、蚊帐放在大木盆中,倒入水和肥皂粉,我便赤着脚进去踩着、翻动着。洗完之后父亲的表扬也是精神的而非物质的。缝被子和补袜子也是这时期教会了我。后来,我带着补袜板当了一年半的知青,又在军营里度过了三年。直至我也做了父亲,还用补袜板给儿子补过袜子哩。不过儿子的袜子太小,不能整只套在补袜板上,我便先补脚尖,再将破损的脚跟套在楦头上补好。儿子穿着打补丁的袜子,依然高高兴兴地玩耍,倒是儿子的外婆看见后,在感叹女婿节俭之余,掏钱给外孙一下子买了好几双袜子。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我现在已不怎么用补袜板了,但由于父亲的影响,我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依然保持着勤俭、细致、吃苦的习惯,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以上作于1998年)

补袜板.jpg

补袜板

2008年4月4日清明节作:时逢清明更思亲,一别卅年父子情。袜楦视作传家宝,谨记庭训平常心。(父亲去世已30年)

父亲长期在部队,回家时,尽量给我们做些好吃的。记得他拿手的有:蒸甜肉——3寸见方一块带皮猪肉,2寸多厚的膘,带少许瘦肉,纵横切成比小手指略细柱状,不切断,下面肉皮连着,放入碗中肉皮朝上加冰糖蒸,熟后另拿一碗倒扣过来,肉皮在下,吃时拿筷子一条一条夹着吃,端的是入口即化。八宝饭——糯米、蜜饯(冬瓜糖、青橄榄等)、红枣(拿刀转着切成小条,剔除枣核)、白糖、猪油等,恐不宜消化,叮嘱我们不要贪多。炒青菜——少许菜油下锅,放入姜末炒出香味,青菜帮先炒,青菜叶后放,起锅前加一小勺猪油,那叫一个香!醋溜包菜——包菜用手掰成小块,花椒几粒与盐同炒,放进木臼磨碎备用,起锅前勾点芡。

父亲若活到今天就95岁了,惜52岁早逝。我1959年生,听外祖母说过,父亲那个级别的军官每天有一个馒头的供应,父亲不舍得吃,拿回家掰碎用水泡软后给我吃。

2.jpg

父亲抱着童年的我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张晓良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708326-131403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