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风雪中额滴神呀

已有 2153 次阅读 2012-12-19 16:26 |个人分类:说给女儿|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历史可以重复

已满一个月了,最近我一直为学开车而疯狂着。对整整八年没有再开过车的我,学会开车、掌握技巧如各种科目考试,仍然非常具有挑战性。说我会开车,按照某位教练的说法就是:我只会开车瞎跑,至于具体技术细节吗,还得从头再来。

          
                   当年额的二手车,到我手里已开了16万,我开了两年。
 
驾校的培训内容分为三个科目。
 
科目一是法培,整整三天,从早8点到傍晚5点。这么长时间上课,让我讲课,我能顶下来,但让我听课,也只有睡觉了。其本上是老师一开讲,我就开睡,课间一休息,再醒过来。老师姓韩,讲的真是好,我睡的也香甜。尽管这一辈子参加考试无数,但也只有这一次,参加了计算机法规考试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发挥失常。考前做了三次模考,二次100分,一次97分,待最后真考是94分。为什么如此,我找到的原因是 :1 旁边有一女士,考试之初,老是不停地叫,计算机这不行了,怎么选答案呢等等。这对我真是干扰,直接的损失是从来没有在判断题上失分的我,先错了两道题;2 错着错着,豁然间发现,这答案的顺序怎么和书上、和题库上次序不同。于是,真正注意起来,一边数着做错的题目数,一边完成了科目一的考试。还好,错的不是太多(最多不能错过10个)。

 
科目一的考试才让我体会到,什么叫考试,什么叫备考。如果人生重新来过,我一定也会清华、北大、中科大。年轻的时候,我的记忆力尚好,一定是学习方法的毛病。
 
科目二是练桩和场内路考。由于选择了速成班,科目二的训练是每次从下午1点到晚8点,总共6次。参加这速成班真是累呀,从心理上和体力上。对教练们是又恨又敬佩,这敬佩来自于有许多技巧要向他们学习,这恨是来自于文化上的陋习。
 
半梦半醒中通过了科目二的桩考。
 
集训后的第一天就要考科目二了,此前的教练送我两个字:听话;还告诉我,再练下去,一定我俩有一个会疯掉。考前的日子太累。为怀念同事,还特意去了一趟哈尔滨,那里真冷,一出屋,就凉透。因此前后换了鞋子,集训那一天,忘记换鞋,鞋子空、大,感觉不到离合,于是腿抽筋,移库还撞了前杆,加上睡眠也不够,也就没有成功地完成一次倒桩、移库等训练,因此心理留下阴影。
 
第二天,太累,睡了总共加起不到三个小时,睡梦中贴线、出库、入库,起初的一切,非常顺利。待这最后的倒库,看好了六根红白相见的杆,首先要左前杆、右后杆,左前窗三点一线,豁然间,这下雪的阴霾天突然间想起了一声断喝,额滴神呀,猛然一看,我的位置怎么是在前中杆和左前杆之间,困惑中,一定是把杆或者位置看错,于是拜神。

        
                                   风雪中耸立着额滴神呀

接着梦游般,10公分、10公分的左移,最后终于入库。听到了计算机告诉我,10分钟内,你已经通过了考试,大梦初醒,于是应急。结束梦游后,至今还恍恍惚惚之间,也不知道错在那里。
 
昨天教研室年末聚餐,从外面进入餐厅,悲催地发现,由于室内相对较亮,眼前白茫茫一片,于是有所醒悟,可能是最近缺少维生素A的缘故,或者眼睛的调节能力下降了。

       
           现在一看到杆,无论什么杆,就头晕眼花,此为驾校大巴里的杆。

人老了,苟活着吧,不以筋骨为能,战场还是留给年轻人。此为白日一梦,流水帐记过。嗯,没什么了不起,从头再来。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644309.html

上一篇:第八个是铜像
下一篇:徐志摩之最后的早餐

5 蒋德明 陆俊茜 武夷山 陈安 陈桂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30 17: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