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一寸河山一寸血-昂昂溪苏军烈士陵园及苏军烈士遇难始末

已有 3179 次阅读 2012-9-15 16:55 |个人分类:说给祖辈|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苏军烈士陵园, 齐市昂昂溪区

我爷爷奶奶家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昂昂溪区,小时候,每次去爷爷家,都路过火车站站前的苏军烈士陵园,有时还要进去看看。记得那时问过大人,好像没人能告诉我这些苏联红军因为什么战死的,只是被告诉是为了争夺昂昂溪车站,和日本鬼子打战战死的。因为有苏军的飞行员,当时还认为发生空战。今天,网上搜索,才知道这个历史真相。再一次纪念烈士们!


 
 苏军烈士陵园,是为纪念1945年8月苏联红军在解放我国东北与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战斗中牺牲的烈士而建。

               
  
这里的苏军烈士陵园,是经省市区高度重视,民政部门于2002年开始投资100万元修缮改造后的。占地面积7320平方米,现在看到的是欧式大门共有2个,四周栅栏380延长米。走进园内,是1200平方米草坪、3000平方米步道砖,1000延长米路边石,扩花草小铁艺900延长米,安装路灯7盏,地面灯20盏,地喷头100个,种植各种树上千株。
出现在眼前巍峨耸立的是12米高的烈士雕塑,比扩建前高出4米。基座四周为苏联红军解放东北战斗之浮雕。塔身西面雕苏联国徽,镌俄中两国文字碑文:“为从日本帝国主义压迫下解放东北的苏军死难英雄永垂不朽!1945年8月15日”,塔身东面,雕苏联国徽,镌中俄两国文字碑文:“中国人民要永久的纪念从日本帝国主义枷锁下解放东北人民而牺牲的苏联人民!1949年8月15日建立”。塔顶矗立一头戴钢盔,身佩冲锋枪,高举军旗跨步前进之苏军战士塑象。建有苏军烈士墓圹共16座。南北两侧各有大墓圹1座,北侧有小墓圹1座,此外南侧还有墓圹6座,北侧为7座。墓圹中均立有书写烈士英名标志。这里安葬苏军烈士126名,其中空军飞行员大尉果列聂夫、上尉罗索马欣遇难于1946年1月30日。另124名烈士,均英勇牺牲于1945年9月25日在龙江县哈巴岗子村申地房子、江西三家子(现属泰来县托力河乡)歼击垂死挣扎的日寇的战役中。这些烈士中,有大尉穆结滨以下军官司13人,上士苏关尼果夫以下战士111名。
1945年8月8日,苏联政府正式对日宣战,苏联红军出兵东北,日本关东军遭到沉重打击,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就在日本天皇已经宣布投降后的第一天,几名溃逃到嫩江左岸原龙江县西三家子村的日本兵,把携带的两支大枪和三百发子弹卖给村民。但他们得钱后只交出枪支,拒绝把子弹交给村民,双方发生冲突。泅水逃掉的两名日本兵,十多天后,勾引来从内蒙王爷溃退下来的二、三百名全副武装的日本关东军残部。这伙不肯放下武器的日军,在负隅顽抗的军国主义分子率领下,于9月24日,(农历八月十九日)突然包围了江西三家子村,对全村和平居民施行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他们把全村男女老少赶到一个大院,两个日本兵架起一个村民,由另一个日本兵用刺刀残忍地杀死。全村除一二人幸免于难,被杀害者80余人。日寇血洗江西三家子村后,又过江到对岸申地房子村,把全村9户,70多名村民几乎悉数杀害。
次日,9月25日天快放亮时,一辆追击这股日本残敌的苏联红军铁甲车,驶至江西西三家子村外。他们发现该屯已被日寇洗劫,暴徒们又蹿到对岸申地房子村进行血腥屠杀,这时正在一条沟里休息。苏联红军官兵立即用无线电与上级联系,请求支援渡江设备,同时向日军开炮轰击。
最先受命到达申地房子村的,是由四辆卡车运送的一连苏联红军官兵。双方接触后,有约30名日军伪装投降。放松了戒备的苏军在一条堤坝上开动汽车准备返回。在庄稼地里隐蔽的多数日寇突然向苏军开火。苏军牺牲惨重。这次战斗牺牲的124名苏联红军,多半于当时殉难。
当天,驻扎在昂昂溪、富拉尔基、大兴站的苏联红军闻讯赶到,对日寇三面包抄;由朱家坎(今龙江县城)还开来了水陆两用坦克过江参战。英勇的苏联红军与负隅顽抗的日寇进行了激烈战斗,在白刃战中有的苏联红军枪上没有刺刀就用枪把子抡,有的甚至甩掉了枪,跟日寇摔在一起。这股血洗西三家子、申地房子两村的日本关东军残部,在苏联红军国际主义义愤的打击下,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124名英勇的苏联红军官兵,为了中苏两国共同的反法西斯事业,为了从日本帝主义铁蹄下解放我国东北,光荣地牺牲在中国的土地上。
  
              
  
1949年8月15日,昂昂溪苏军烈士纪念塔落成立际,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机关、苏联侨民、人民团体代表及昂昂溪各界群众5000等人参加典礼。当时的省政府主席于毅夫、市委书记丁秀等11人主祭,并率各单位代表敬献花圈。省中苏友好协会副会长富振声宣读祭文,省委书记张启龙讲了话。
1987年2月24日,齐齐哈尔市人民政府决定:“苏军烈士纪念碑”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齐市革命纪念地。
目前,庄严肃穆,环境清幽的苏军烈士陵园立成为我省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节日,纪念日,政府、群众团体和青少年均到此致敬献花,登临凭吊,缅怀为解放东北而牺牲的苏军烈士。特别是我区道北火车站成为远东国际贸易口岸后,这里将是我区今后建设俄罗斯风情一条街的亮点。俄罗斯驻我国沈阳理事馆副理事索维多夫曾来此,对苏军烈士陵园的修缮非常满意,表示今后通过这个桥梁纽带多沟通、常联系。进一步促进两国友好往来。 

下面是另外一个版本:日军在中国最后的屠杀:发生于日本投降一个月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在东京湾“密苏里”号上举行了日本正式投降签字仪式,但是有部分日本军人并没有停止作战,所以1945年8月15日,只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标志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到底哪一天停止的,仍然是有争议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次大规模战斗发生在黑龙江省虎林县的虎头要塞,虎头要塞一直到1945年8月26日才被苏军攻克。而黑龙江省的东宁要塞被攻克时间则迟至1945年8月28日。对虎头、东宁两个要塞的战斗,已经有过许多报道,并认为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斗终点。其实,战斗并没有就此结束,1945年9月25日在齐齐哈尔南一个叫申地房子的小村子,苏联红军与日本军队又发生了一次战斗,这次战斗,可以说是目前所知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次战斗。
昂昂溪火车站后面有一片树林,树林中矗立着一座纪念碑。这片树林就是苏联红军烈士陵园,这碑就是为申地房子战斗牺牲的苏联红军而树立的。昂昂溪苏联红军烈士陵园是中国安葬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红军最多的陵园。
昂昂溪南嫩江西岸有个村庄叫蒙古三家子屯,当时属景星县头站区(现属内蒙古自治区札赉特旗)。日本宣布投降后,一天,几个日本兵闯进了三家子屯,他们声称没有饭吃了,要用两支步枪和三百发子弹换些钱。村民给了他们钱后,日本兵却只交出了枪,说什么也不给子弹。于是,双方发生了冲突。冲突中,几个日本兵被打死,两个日本兵逃走了。这两个日本兵正好遇上了从王爷庙(内蒙古乌兰浩特)来的近四百个没有完全解除武装的鬼子兵。于是,日本鬼子对三家子屯和隔江相望的申地房子,开始了灭绝人性的大屠杀。两个村子共有160多人被杀,三家子屯仅有三人存命,申地房子仅存二人。
三家子屯的幸存者陶永富老人说:那天是阴历八月十九日下午3点多钟,鬼子害怕开枪暴露目标,从头到尾杀了83人,就开了一枪,剩下的全是用刀。
与三家子屯隔嫩江相对的是申地房子(现属黑龙江省泰来县,又称申家窑)。前几天,也有日本兵到这个屯子要吃的东西,老百姓没有给,并拒绝他们进村。鬼子记下了仇,血洗三家子屯后,他们就过了江,对申地房子也开始了大屠杀。麻荣春是申地房子屠杀的幸存者,他说,农历八月十九日的晚上,听说三家子屯让日本鬼子血洗了,他们全村人准备天一亮就跑。没想到,后半夜,忽然听屯子乱了起来,从窗户一看,外面全是日本兵。
据事件亲历者86岁的王郁文老人回忆,当时王郁文的父亲去申家窑请医生,可是一去不返。已经听说日本人洗了申家窑,王郁文去申家窑找父亲,途中遇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身上已经中了数刀。申家窑一点儿声音也没有,鸡也不叫,狗也不叫。王郁文进屯一看,到处是死人,一座大房子里,死人堆得有一米多高。王老先生回忆,他父亲遇难的时间是农历八月十九日,当时正在收割高粱。
三家子屯幸免于难的陶永富带着伤去邻屯找人救助。这时天已经亮了,远远看见有一队铁甲车开过来,他认出了这是苏联红军,就摘下帽子摇晃。红军将他扶上车,给他包扎,并问了屯子的情况。原来,这股日军是拒不缴械的死硬分子,这些红军正是追剿他们的,听到了一声枪响就向这个方向追来了。陶永富为红军领路到了嫩江边,这时日本强盗已经血洗了申地房子,苏联红军从望远镜里能看到这些鬼子,有的正抽烟,有的在擦刀,有的在休息。苏联红军官兵立即用无线电与上级联系,请求支援渡江设备,同时向日军开炮轰击。
中午,四辆卡车运送的一连苏联红军官兵,从西边朱家坎(今龙江县城)方向开来。红军开始渡江向嫩江对岸发起进攻。一阵炮击后,有约30名日军伪装投降。放松了戒备的苏军坦克开路,步兵跟着前进。行进至申地房子屯前大道时,忽然,大队日本鬼子忽的一下子从一道小土壕后面蹿了出来。原来,这些日本兵的子弹已经不多了,又害怕枪声暴露目标,他们是想等红军靠近了用刺刀展开白刃战。日本兵嗷嗷怪叫着,端着刺刀冲了上来,苏联红军猝不及防,重武器用不上,只能与日本兵肉搏。许多红军用的是冲锋枪,没有上刺刀,只能用枪托拼杀,有的就跟日本兵滚在一起。战斗十分惨烈。
不久大兴、富拉尔基、昂昂溪的红军援军赶到,将日本兵团团包围,才将这批日本兵消灭。此战,歼敌300多人,战斗中有二十几个日本兵冲出了包围圈,向东逃走,后来在泰康被消灭。
据陶永富、麻荣春、王郁文的回忆,申地房子战斗的时间应该是农历八月二十日,也就是公历的9月25日,这时距日本宣布投降已经一个多月,距9月2日日本投降签字也已经有20多天了,比苏军攻克东宁要塞的8月28日晚了将近一个月。
这次战斗,符·伊·茂林结滨、伊·斯尼卡诺夫、格·亚·耶先果夫、布·格斯克俩诺夫在内的少尉级以上军官13名,上士以下士兵111名,共124名苏联红军英勇牺牲,血染中国大地。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后献出生命的一批反法西斯战士。
为了纪念这次战斗,纪念这些为世界和平献出生命的苏联红军战士,1949年8月15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机关、苏联侨民、人民团体代表及昂昂溪各界群众5000多人对这些牺牲的苏联红军举行公祭,省政府主席于毅夫、市委书记丁秀等11人主祭。
苏联红军与日本军人的申地房子战斗,从战斗形式看,是由苏军的追击、日军溃逃演变成的日军伏击苏军攻击战。从规模上看,双方死伤共达500人,在整个远东战役中,日军损失约67.7万人,其中死亡8.3万人,投降59.4万人;苏军伤亡3.2万人,且多为非战斗伤亡,这次苏军一次损失124人,日军损失300多人,已经达到战斗规模,而且是规模不小的战斗。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中国战场是从江桥抗战开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次战斗也应该认定发生在齐齐哈尔。更为巧合的是,申地房子战斗距离江桥战役主战场大兴不过十几公里。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613066.html

上一篇:文人是靠不住的
下一篇:做了14年亡国奴的东北人

2 虞忠衡 白图格吉扎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8-2 1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