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力
到底什么是本科毕设 II
2022-5-11 18:10
阅读:2345

上一篇博文提到了“本科毕设”以及“本科论文”,后者就是前一个的“输出”。在一些本科生小的院系,本科毕设,这些任务,可能并不“臭名昭著”,例如在数学、物理系,往往老师们都没有机会带本科毕设,数学、物理院系因为要为全校开大课,老师人很多,而以数学为专业的学生又很少;而在工科院系,简直就是“灾难”,例如平均要求每个老师带4个本科生做他们的毕设。

我本人的教育当然是在中国的大学里完成,没有到过企业,只是大学毕业,国家分配,有一段微不足道的时间在国家的研究所,接触过“研制”地震记录仪的那些人,自己完全是“坐而论道者”,走上这条路,一方面是自己的浅薄,例如自己感觉哪些硬件设备和工程设计,在当时的80年代,没觉得需要很大学问的人来做,是技术工种,技术员就可以做;另一方面,我在西电受的教育,个人感觉“电子工程”专业就是我做不好的无聊的“搭积木”,而我的天性却在如何制造哪些积木,why those elemental blockes work? 所以真是奇迹,在80年代初期,居然有机会,一个电子工程系的本科生,到技术物理系选了一门“固体物理学”的课,是有学分的。

一个本科生选择未来之路时,的确需要有人提出建议,但是不幸的事,我并不是这样一个合适的人。我的天性体现在很多时候,是对别人的事情有兴趣,在人生走下坡路时,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当然存在像丘成桐那样的人,除了数学还是数学,前两天在CCTV1说,他自己不看好有一天人工智能会取代专业的主持人撒贝宁,这显然过于自我。

这就决定了,我这样的人在大学的存在,我对于毕设的所作所为,如果有学生选和我做毕设,完全是为了成全哪些本科生完成学业,帮助他们得到那么一个证书,这真是个人的悲剧,与“初心”相违。

好吧,说说我听到看到的本科毕设在国外大学,它到底是什么角色。

在澳大利亚,我曾住过的国立大学ANU的学生宿舍 Fenner Hall 的隔壁(才引起注意,以此为名的 Frank Fenner 是澳洲著名的科学家),是一位ANU的数学系做 final year project 也就是 senior thesis 的学生,他告诉我他这是为了追求 honor degree 荣誉学士学位,用现在的说法,是"3+1" 的方式,三年学士学位以后为得到荣誉学士学位需要额外的一年做“荣誉”论文,见百度,不是所有本科生都要做,都有资格做。我记得我在的那所学校,在毕业典礼那一天,有专门的教室里展示这些论文,荣誉满满。

美国的大学也是大体如此,不仅有门槛有已经完成的学分累计资格要求,为了得到这个荣誉学位,要额外的时间,需要选一些为此准备的先期有学分的课程,要写 proposal 得到系特别的委员会同意批准,才有资格做毕业论文。学生的选题完全可能来自学生自己,例如题目来自于大学学习之惑,等等。也可能申请进入教授的实验室,参与实验室的课题。网上看到哈佛大学这样一个示例

Electrical Engineering Senior thesis examples:

Built a power conversion circuit to drive a >500 V load for in flight system using a small form factor lithium ion battery.

学生们往往是带着问题找合适的 advisor 老师,学生们的 proposal 完全可能给他们带来 scholarship 以支持他们的课题实现和研究。而中国的大学基本上绝大多数不是这样,基本上是老师为学生找题目。

好吧,这些都是我的个人体验和网上看来的。那么这些 senior thesis 到底有什么用?用 “senior thesis” 在我的 Macbook 里搜索,会找到很多 pdf ,其中Mindell的一本书这样说

As a student of literature I wrote my senior thesis on Thomas Pynchon’s Gravity’s Rainbow, a book that shaped my perspective on technology. It lurks in the background here.

百度翻译中文大意:

作为一名文学专业的学生,我写了一篇关于托马斯·品钦(Thomas Pynchon)的《引力彩虹》(Gravity’s Rainbow)的毕业论文,这本书塑造了我对技术的看法。它潜伏在这里的背景中。

费曼的 senior thesis 题目是当时MIT的物理系主任 John Slater 给他的,结果发表在物理评论上,是那个时期完成的两篇文章之一;见 Mehra 写的费曼传记 the beat of a different drum 不同的鼓声。以及杨振宁所受之于吴大猷的 senior thesis 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

本科的毕业论文(在美国也称为大论文 longer essay)有些是必须的,例如如志村五郎说的当时普林斯顿数学系。它的本意是为那些有成为学者意愿的学生设计的,是学生主动的;它是 option,显然绝大多数专业不是全部学生都要做,有些学校要求,有些学位必做,它反映大学时期学生们成就的顶峰 capstone,是西方大学为培养学生“解析分析能力”的关键一步,是一些学生为成为学者所必须经历的学术训练。由此而来以及上面三个例子,senior thesis 是成功的。

看了上文,马上要退休的我,是一位受欢迎的指导本科毕设的老师吗?我自己认为不是,我没有一个场所像哈佛那样为工科学生提供设计电路的平台,这也不是我所长。我所做的只是对得起那份工资,只是为那些“水深火热”的老师们,尽我微薄之力,撤掉一点点“木材、燃料”罢了。这就是所说的老师和学生们的共赢,bullshit! 

此文写到这里,形如鸡肋,完全是个人一时的感受,也没有“权威性”,相信过后这一时的感想,一种心情,也会随风而去,还是写到这里吧。好吧,要到楼下社区做最近几乎天天必做的核酸,我命由天不由我!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谢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1338078.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