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假如流水能回头

已有 2049 次阅读 2020-12-16 11:41 |个人分类:关于天才|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这两天看到博文:钱学森给吴仲华的报奖成果做鉴定

俺当时评论道:这说明钱学森不是合适的评阅人,大同行。王虹宇老师回复到:钱总是一直鄙视这种基于数值的计算吧,倒也不算不合适。

在我去google吴的1950在NACA的报告后,更加坚定不移地认为俺的观点是合适的,有依据的。

Wu, C.-H., 1952. A General Theory of Three-Dimensional Flow in Subsonic and Supersonic Turbomachines of Axial-, Radial-, and Mixed-Flow Types. NACA Report TN-2604, NASA, Cleveland.

这篇文章迄今还在被引用,已经是774次了

Screen Shot 2020-12-16 at 11.06.36 AM.png

吴仲华的(可能是求解上文某个方程的数值计算)工作最终获得了二等奖,先前的投票表决是三等奖,后来有了组织方面的干预;见“中科院科学奖励制度的建立与首次评奖”。

那么为什么钱学森没有建议一等奖呢?原因真的或许是王老师给出的答案:钱总是一直鄙视这种基于数值的计算(可能王老师读了钱的许多信件和讲话而得出结论)。不过俺觉得还不止于此,应该换一种更“合适”的说法。这就是学院派和企业阵营的分歧。钱作为CIT的冠名教授,他追求的是宽泛的、解析的 (gengeral, analytic) 、数学上美丽的结果;将“能全面地领导燃气轮机的发展”的工作“列为技术科学研究之最高成就”,这就是学术界的“道”。而吴的工作与方法则来自于解决实际问题的需求,他之所以取得当时的结果,没有达到钱眼里的“最高要求”,也是实际问题所限。

例如俺最近的工作就是一个合适的例子,现在还在应用的霍曼转移(地月、地火转移轨道)最优性的解析证明,以及空间飞行器的拦截问题。前者一旦提出 formulate 合适的数学问题,可以给出严格的解析证明,而后者在尽可能解析以后(给出变分条件),它的诸多性质也只好求助于数值技术了。

俺从根本上认为,一个未说出口的原因或许是问题的难度。学院派理所当然地强调,解决“人所不能”的问题才彰显一个人的“学术品质”(这或许包括像俺在霍曼转移工作那样,指出“你们都错了”)。很多时候的第一在于“闻所未闻、前所未做”,第一个“吃螃蟹”那些人,需要的是机遇和勇气,而不在于他们的天赋。张三能第一个吃螃蟹,往往李四有了机遇,也是敢于第一个吃螃蟹。所谓天赋就是无论别人怎么努力,包括去吃“狗屎”,也达不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学术品质”,按照数学家哈尔莫斯的说法,它包括“天赋”和“学术训练”;有“吃狗屎”的勇气,显然是后天的磨练,否则是狗就不是人了。天赋大概包括自己找到机遇的能力,而不是“老天爷”给“机遇”;抓住机遇的能力,后天的训练可以达到。学术给予了一个人展现“天赋”的战场;而你的战利品帮助人们,鉴别你的天赋。

吴仲华的工作,还在被引用和使用;依据文献的引用,俺猜测(而且故意这样说)它是作为一种方法的。(这一点,专业人士应该反驳,如果俺说的不对)

HFDT is a Siemens standard through flow analysis code that computes the performance of the multistage compressor as an axisymmetric model. HFDT is essentially a two-dimensional computational fluid dynamics code based on the streamline curvature method, as reported by Wu [22]. 

这一段英文来自于英国的一篇文章,它的发表时间是 9 December 2020,[22]就是吴的1950年的报告。显然,吴的工作还在支撑工业界的技术,它基于吴报告的方法。既然加了定冠词,那么它指的不是唯一的方法,而是特指吴贡献的方法,而不像"the sun, the earth"。

科学研究的成果(或者俺再加上“方法”)是要“过时”的,如韦伯在《以学术为志业》中所言。钱学森作为学院派的代表,他追求的是一劳永逸,直白地说,是永恒的东西,是不“过时”的成果和方法。如果他还活着,在看了俺的今后不会被过时的霍曼转移最优性证明以后,一定会非常高兴地修改他1950-60年代的讲义“星际航行概论”相应部分。

唉,俺写博文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坚定不移地吹牛,特别是被降为“四级教授”以后。

那些比较对社会的直接的,包括政治上、经济上贡献的地方,不是展现一个人“天赋”的好场所,而国际数学上的奖项,包括很少的一部分诺奖,能够衡量天赋。天赋是人之初,反映了一个人的 originality。 

假入流水能回头,那一年的中科院一等奖,非吴莫属。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1262716.html

上一篇:请问如何使用Zoom
下一篇:每一个天才都是孤独地翻山越岭

23 杨正瓴 刁承泰 尤明庆 李毅伟 鲍海飞 李学宽 郑永军 徐耀 刘全慧 王安良 刘钢 信忠保 宁利中 黄河宁 段法兵 武夷山 李东风 晏成和 周忠浩 李楠 顾金亮 郁志勇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8-5 05: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