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你为什么必须被感动

已有 3952 次阅读 2016-9-5 15:51 |个人分类:历史在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当历史远去

国民党抗战的某些历史细节,由于两岸的分治、当事人的殉难与故去,变得混乱不堪,这里有一个例子。日本侵华之前,依据技术竞赛,曾推出最优秀的飞行员,所谓的“四大天王”,其中的三人均在1937年9月后一年的时间内被我空军消灭,而被击落负伤的山下七郎大尉的最终去向成谜。甚至由于有日本人以及所谓的旅日、知日学者的加入,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一、山下七郎死在何处

1937年的9月26日,山下鬼子被我空军击落,其最终去向或死法有三种说法,其一是被俘后,死于日军的空袭;其二是山下鬼子狡猾大大地,在关押改造中,收集情报、逃跑被捉回,后被判处死刑枪决;其三是山下鬼子再婚,为破译日军密码工作。最终,生于1907年的山下去了西北兰州做了数学教师。

三种说法来自于以下材料:

1)第一种来自于《中国的天空-中国空中抗日实录》,何君等多人编译,2004年于《现代兵器》以连载的形式发表,2009年由凤凰出版社出版。这其中的很大的一部分看上去是翻译自如下日本人、1981年版本的书。山下鬼子部分见《实录之 (8)》。

2)日本人中山雅洋,1981年也是以连载的方式发表《中国的天空》,后出版,2007年以上下两册再版。

日本著名的漫画家宫崎骏的《九州上空的中国空军》以此书为蓝本。中山雅洋在2007年版本上册258页中提到:1981年委托新中国空军的朋友打听到山下鬼子的下落,在兰州做了数学教师(注日语俺不懂凭借百度猜的,原文是“1981年に筆者が北京で新中国空軍の関係者に山下大尉のその後を誰か知らないか尋ねたときも情報はまつたくなくて、上記蘭州の噂を聞いたのみであつた。”,其上文提到兰州学校的数学老师)。这是第三种说法。

3)第二种说法来自国民党的“官二代”何邦立2015年纪念抗战胜利70年出版的书《笕桥精神-空军抗日战争初期血泪史》之十“日本四大天王伏歼记”。

其中2)和3)和国民党空军“四大天王”罗英德1987年回忆录有关《戰場以外之記憶》。文中罗详细回顾了与山下鬼子的交往,1948年与其分手之际,罗还赠诗一首。就是在这篇文章里,罗澄清了山下不是1) 中所言被“四大天王”之首高志航击落的,而是罗击落的,并且为了让山下匿名留下为我方工作,罗“修改”了其日志,并且官方宣布山下死亡。另外文章《兩岸史話-日寇飛行員山下七郎反正記在读了罗的1987年回忆录后,进一步查阅了当年审讯报告,为罗的说法做了补充。这个审讯报告在2015年8.13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展出。此文末,作者畅想了多少年以后罗、山下的后人终有一见,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嗯,写到这,俺突然明白了,山下七郎你不是山下家的第七个儿子,你是欠俺们中国人七条命呀,所以你就有了N多种死法。

二、萨苏《书场》的进一步演义

山下七郎之死的最终迷雾,被旅日、知日的中国人萨苏戳破。萨的各种故事帮助俺在海外打工期间,度过了那漫漫长夜,特别是他自小生活在中科院大院,听大人们说的那些中科院数学家的故事,是辣么地引人入胜。好,中山雅洋委托别人找到了山下七郎数学教师的身份后,这还是不过瘾,萨在其后又做了发展,以下摘自其2015年11月的博客

老萨脱口秀《萨书场》首播:日本王牌飞行员的生死之谜

『但这并不是故事的收尾。我怎么会插到这个故事里面去呢,是因为2005的时候,我在日本一家华文媒体做副总编,跟我们的作者有一个聚会,有一位叫斋藤的作者问我,你在兰州有熟人吗?我想到兰州找一个人,你跟我一块去吧。我问什么人,他说就是日本“四大天王”之一的山下七郎。

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山下七郎还活着这件事情,我说他不是战争中就死了吗?他说没有,在1999年的时候,有一个日本记者到兰州还采访到了山下七郎。我特别吃惊,他难道还一直活在兰州吗?我就追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这样吧,樱花开的时候,你跟我一块到兰州去采访山下七郎,我知道他住在哪儿。我说那太好了。

后来,他陆续给我发来一些文档,都是关于当年山下七郎的资料。他很不愿意接受采访,甚至根本就不承认自己是日本人,但是那个日本记者最后还是通过不知道什么关系找到了他,把他认出来了。山下七郎最后说了日语,而且讲述了这些年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这个记者偏巧问了一个我特别关心的问题:当时的日本人思想都是很顽固的,山下七郎怎么会轻易地转到中国这边来?

这件事情斋藤给我讲了之后,我就期待着4月份能跟他一起去。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还没到樱花开放的季节,斋藤给我打电话,说不用去了,山下七郎已经去世了。所以后来我一直没有去成兰州,不知道山下七郎后来的命运到底是怎么样。只是知道,根据斋藤的说法,那时他已经是一个退休的中学教师了。甚至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山下七郎是真死还是假死。最后一次说他已经去世,包括斋藤告诉我他死了,也许斋藤就知道他没死,他恐怕是不愿意跟日本有任何的联系,所以才最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当时山下七郎如果还活着,应该超过90岁了。也许你会说,90多岁,他的死亡是很正常的。但是我这个时候想起那句话,就是麦克·阿瑟当年讲的一句话:“老兵永远不会死,他们只会悄然消失。”』

注意俺非常佩服老萨的脱口秀,这一秀引来无数美女们的眼泪呀。萨苏这里知道1981版的中山雅洋的那本书,见其博文中的插图。以上1)提及的中文文献翻译了这个版本的很多内容。无论是根据1)和2)中2007年版的书,俺目前还未见到中山雅洋提到萨苏所说的内容,日文对俺来说是另外一种版本的中文,它太难了。“山下七郎之死”成了哥德巴赫猜想,其中许多人像大业余数学家费马那样在历史的这本天书中,写道“我对此有绝妙的想法,但此页边太窄写不下了”。就这样山下七郎死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最终死在何处。

问山下七郎到底死在哪里,这里的用意是为了铺垫“我的学生们都战死了”来自哪里,都太艰难了。

三、“我的学生们都战死了”之出处

长话短说,“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轮到我这个老师上去了”出自或转述于萨苏。在北京青年频道的那段视频里,萨苏说:

『空军飞行员后来我们查到了,怎么查到他的? 因为我们当时这个空战在中国空军的空战没有记录,我们最后查到一个事情。那一天成都机场到底有没有起飞几架飞机?结果发现成都机场那一天只起飞了一架飞机,这架飞机不是中国空军作战部队的,也就是说日军的情报非常准,中国空军的作战飞机确实全被打光了,那么这架飞机是哪来的?这架飞机是在成都中国空军中央航校的飞机,航校的教练机,因为它是教练机,所以它比较落后,那么驾驶教练机上天的是谁?是一个姓李的飞行教官,就查他当时到底怎么起飞的,结果到他家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去世了,家里人去查,家里人说他从来没有跟我们说过有过这一次空战,但是既然如此,就查他的日记,结果查到他这一天日记,他也没讲这次空战,日记里只有一句话:“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该我这个老师上去了。”后来我们突然能体会到他当时的那种心情,他不是那种有的人报有我是空中武士,我上去去亮相,我漂亮一下,不是这种潇洒的那样上去的,他不知道带着多深的悲痛和伤感上去的,你知道前面5次空战中,那么多的飞行员被打了下来,死在了成都,这些人是什么人呢?这些人全都是他的学生,所以他才会说这句话:“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该我这个老师上去了。”所以他上去是替这些学生报仇的,是跟着这些学生一块死的,来拼命的,(好勇敢呢)。如果我们说来讲这个故事,可能我们不会相信,只有我们拿到这个镜头时候,我们才知道历史上真正发生了这个事。』

在那段视频热播被质疑后,萨苏终究是萨苏,说错了算他白说,他马上出来做了如下澄清,不像咱们哪些副教授、副研究员们,实验错了也不能算白做。

4)而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萨苏时,他对"孤胆英雄李教官"的说法做了修正。他称,他确实看过李教官的日记,而关于该孤胆英雄是李教官的判断只是基于日记中"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该我这个老师上去了"的内容进行的推测,"其实李教官的家人并未承认过父亲曾有过这次经历。"  

5)但萨苏前日接受采访时,对于那位孤胆英雄就是李姓教官的说法,没有了做节目时的笃定。他对记者表示,他确实看过李教官的日记,而关于该孤胆英雄是李教官的判断,只是基于日记中的内容进行的推测,但“其实李教官的家人并未承认过父亲曾有过这次经历”。   他坦言这一推断“可能有些武断”,但他表示,无论英雄是姓李还是姓赖或其他,都是了不起的人。  

2015年台湾何邦立在其书《笕桥精神-空军抗日战争初期血泪史》中之十说了同样的、那件发生在1940年7月间的成都轰炸,但未提时间地点。他借用了中山雅洋之口:

『中山雅洋非常好奇这个英雄到底是谁?(注俺还没发现中山书中提到此事)查找资料后发现,他是中国空军航校的一位教官。日本人的情报非常准确,轰炸成都时,已经知道中国空军战斗部队没有飞机了。这名教官驾着自己的教练机起飞迎战。他在回忆录写了当时的情景,他没有写自己飞上天怎么与日军纠缠,但他留下了一句话:“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轮到我这个老师上去了。”这悲壮的一句话,让我们知道了抗日战争时,中国人用什么样的思想应战。

毕业于国军医学院的何,并未说谁查找资料发现的,基本上与萨苏最早的始于2013年的说法一致,可以认为何是转述,以下是2013年萨苏的原文

『我非常好奇这个中国英雄到底是谁?查找资料后发现,他是中国空军航校的教官。日本人的情报非常准确,轰炸成都的时候,中国的空军战斗部队真的已经没有飞机了。这名教官驾着自己的教练机起飞迎战。他在回忆录中写了当时的事情。他没有写自己飞上天怎么与日军纠缠,只希望自己能够侥幸生还。他还有一句话:“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该我这个老师上去了。”这一句话让我们知道了抗日战争时候的中国人是什么样的。』

由此只能判定,正是萨苏说了或转述了这句话。

四、1940年史沫特莱的愿望

美国记者史沫特莱1940曾在陪都重庆。1940年6月,她在《中国的战歌》中写道:

“When I first arrived, as many as twenty-four Chinese fighter planes were going up to challenge the bombers, but as the days passed there were fewer and fewer of these. Once I saw one solitary Chinese fighter turn and go after a formation of bombers coming up river. At such a moment, I longed for the ability to write just one deathless poem to that little plane. ”

2015年,台湾的何邦立在其书中之十提到了这件事,有如下翻译:

『刚到重庆,有多达二十四架的中国飞机升空拦截那里来袭的轰炸机,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中国战机的数目越来越少。有一次,我看见单独一架中国飞机追逐一群溯江而上的轰炸机。在那样一种时刻,我曾希望有能力为那一架小小的飞机,写下一首不朽的诗歌。』

一架孤独的小飞机势单力孤,逆流而上,引来了记者多少感慨呀,同时它也是国民党空军多少年来致力于要寻找的英雄,这英雄如萨苏所说:

单枪匹马,如常山赵子龙,白马银枪,七进七出,杀入曹阵,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般,哪一个不为之动容。

这权当就是史沫特莱看到的,萨苏为我们找到的

这就是英雄主义,这英雄目前还是没有找到,正如萨苏澄清时所言:“在寻找这场战争历史的道路上,经常会有坎坷,也时而会出现谬误和遗憾,但这种中国人坚忍不拔的精神,使我们不能自拔。”这个俺认可。

五、结语

“我的学生都战死了,现在轮到我这个老师上去了”,究竟这句话是萨苏最终陷于“情深深、雨蒙蒙”,附会了一段美好故事,还是李向阳或者赖逊岩教官真的有这段日记,这或许都不重要,它都是为了圆梦,为中华民国空军,为美国记者史沫特莱,70多年以后,正是萨苏为那小小的飞机写下一首不朽的诗篇,充实了我们的爱国情怀,感动得我们热泪盈眶。

对于师生关系,这句话的现实意义是,当学生们最终研究做不下去的时候,该轮到我这个老师上去了,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愿望呀!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69170-1001037.html

上一篇:我的学生都战死了
下一篇:猥琐的教师

13 郑小康 孙平 宁利中 李天成 张能立 魏焱明 李楠 雷蕴奇 刘全慧 wangbin6087 forumkx xlianggg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29 05: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