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大鹏
“泡利的嘲讽”可以休矣!
2022-6-15 00:34
阅读:1195

“泡利的嘲讽”可以休矣!


  在纷纷纪念杰出的实验物理学家吴健雄先生110周年诞辰之际,杨振宁先生专门发了一篇言简意赅的短文:

杨振宁论吴健雄_20220531212000.jpg 


过去听说过当初吴健雄要做Co60β衰变是否镜像对称实验的时候是有些压力的,看了杨先生的追忆才知道,何止是一般的压力,原来还有泡利、费曼、布拉格等一众大腕儿的冷嘲热讽!乍一看这话感觉有点震惊,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足为怪。百多年来,哪一个开先河的真正做出历史性贡献的科学实验是一帆风顺完成的?有几个一开始就被一致看好,然后在一片支持甚至喝彩声中付诸实施的?更有哪个起初没有遭遇过不同程度的非议、抨击甚至冷嘲热讽?

这是个很独特的现象,应该赋予它一个专属名称,那就按杨振宁先生回忆当初大物理学家泡利对吴健雄实验的态度,权且把它叫做泡利的嘲讽”吧

印象中有不少事例,程度不同的类似于泡利的嘲讽,不过想写清楚得去查资料,一时不方便,现在只举出时间上较近的两个例子。一个是丁肇中先生说的:我的大多数实验,受到很多人反对,理由有两方面,一是实验没有物理意义,二是实验极困难,不可能成功;再一个是王贻芳院士说的:在美国,像我这样的研究人员,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按照我自己的思路做实验,更是没有可能。这两位现今高能物理学界举足轻重的大师级人物是吴健雄之后两个辈分的科学家,几十年过去了,他们还在发出这样的感慨,足可见泡利嘲讽的影响真所谓源远流长

如果有研究科学史的专家能就此专题写一篇全面记述和评论的文章那是最好了,因为这不仅可以作为罗曼史让克服重重困难、顶着种种压力最终取得成功的当事人得到安慰,而且更重要的是作为警示录,让曾经的被嘲讽者、如今有了资本可以嘲讽他人的大腕儿们,不至于好了伤疤忘了痛,反过来为后来者设置障碍、制造困难。

在基础科学追求原始性创新、颠覆性创新的道路上,泡利的嘲讽绝对是一块绊脚石!它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虽然不可能完全杜绝,但是必须引起有关学术领导机构和科学家们的关切,早日形成普遍的道德共识甚至建立必要的问责机制,最大限度地避免这种阻碍科学发展的行为反复发生。这是很严肃的一件事,不可以当成戏谈。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钱大鹏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48126-134301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6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8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