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元
沉痛悼念滕藤兄去世
2023-9-7 14:44
阅读:7926

        沉痛悼念滕藤兄逝世



上周获悉滕藤兄因病去世。 享年93岁。

滕藤解放后长期任教于清华大学, 改革开放前,曾任清华大学化工系党总支记,团委书记,教授等职务。 1978年改革开放后,出任过清华大学副校长,人民日报总编辑,中宣部副部长, 中国科学院副院长, 中国科技大学校长, 国家教委副主任,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等职务。担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副主席。 参加了萃取法提取核燃料钚的工艺和化学研究,该项研究成果于1978年获全国科学大会奖。

照片是1949年解放军入北京城时滕藤欢呼的照片(约20岁左右)

滕藤.jpg

我与滕藤相识于1944年, 当时我还是一个不到4岁的幼童, 由于日军攻打並占领了贵州独山(这是日军在华的最后一战,距离贵阳大概只有300多公里)。29军奉命去收复独山, 汤恩伯的部队也向贵州进驻, 家父负责这2支部队的所有汽油供应,不能离开贵阳, 家母携我和襁褓之中的弟弟到重庆住到滕藤父母家中,我还记得是小龙坎的虎头岩,当时滕藤已上中学, 我与他並无交集, 只是记得叫他小哥哥(我叫他父亲为大哥哥)。次年抗战胜利, 我们回到上海, 与他们一家也无来往, 只是听家父说滕藤非常聪明, 11岁就能把唐诗300首全部背下来, 解放前, 滕藤考大学, 清华, 交大, 圣约翰大学全部考上, 而选读了交大, 后又转学去清华。

解放后家父赴北京任职, 1950年作为中央各部民主党派代表出席北京政协会议, 滕藤作为青年团代表也出席此次会议,与家父不期而遇。 一周后滕藤的父母到我家中来看望我父母, 笑着说,滕藤问“姨夫怎么在国民党做官, 到了共产党也做官” 我母亲也告诉他们, 家父回来后告诉家母,“你知道滕藤是共产党吗”, 大家一笑而过。此后大家各自忙自己的工作, 并无交集。

1979年后, 滕藤父母忽来上海我家中看望家父母。 我看到滕滕的母亲非常苍老, 讲话全是哑的, 讲到她在特殊年代的遭遇(她是清华幼儿园园长), 讲到滕藤被蒯集团把屁股全打烂的情景。

1980年去美国, 1985年后与滕藤来往较多, 他来美时, 在我家中住过, 他夫人胡慧林也是知名学者, 是王竹溪的研究生, 北大物理教研室的的党支部书记。 也来过我美国的家中。

滕藤自中国社科院退休后,仍然关心国家大事, 只是后来眼疾视力下降而不得不在家休养, 10年多前我去他家看望他时, 视力已下降到0.1以下, 几乎看不清人物了。


祝滕藤兄一路走好。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王大元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42008-1401814.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