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任家蕊老师

已有 3275 次阅读 2012-9-7 07:24 |个人分类:我的回忆|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苏州, 小学, 教师节, 任家蕊, 同里

在小学生开学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的小学岁月。可能是相隔时间太久,抑或记性太差,小学的事情只留下不多的片段,连大多数老师的姓氏都记不得了。可是,有一位老师却清清楚楚地记得,她就是任家蕊老师。

1951年入苏州市景德路第一小学读书。那所学校在我家往西约50米的雍熙寺弄里,离我家最多不过百米,上学也不必穿马路。我的几位哥哥、姐姐也都在那所小学学习。任家蕊老师解放前就在那里任教,每天上下班都从我家门口路过,所以,她与家母见面也相互打招呼,可能比家母还略年长一二岁。

任老师是吴江同里人。吴江虽然自古就是苏州的属县,最近又成了苏州市区的一部分,但是口音还是有较大的差别,本地人一听就能够听出来。在我三年级的时候,任老师做了我的班主任老师。不知道是否因为我太小(上三年级的时候我才刚刚过六周岁),任老师对我很照顾,有一次竟然领我到她家里去玩。我记得她家里有一个长天井,放在天井里的笼子中养着一对小白兔。我不知道她有几个孩子,但是那次只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姐姐。

有一次,学校要到街上宣传什么东西,大概是爱国卫生之类的,任老师让我在市中心察院场的大喇叭边上唱一支歌。小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中讲话总是很紧张的,可是唱歌就好多了。我也就唱了,心里很高兴。

很遗憾,四年级的时候,换了一个班主任。五年级我留级了,一方面可能是年龄太小,另一方面,我虽然其他功课都很好,却不会做作文,作文不及格(那时候成绩单上作文成绩单列)。留级之后,一直到读大学,我学习再也没有困难过,似乎随随便便就能够得一个优或良,不过作文总归不大行,没有文采,最多能够达意而已。等到六年级时,任老师又成了我们的班主任。

一般地说,那时候的学生都不大知道老师的名字,只是记一个姓,小孩子称大人的名字是不礼貌的。不过,任老师在我们的成绩报告单上的印章印得特别清楚,而且是三个正楷字,所以我们记得她的名字。

小学毕业之后,就很少再见到任老师了。只是在街上偶尔遇到,打个招呼罢了。

我上大学之后,有一次母亲遇到任老师,任老师问起我的情况。当得知我在北京读书,是中国科技大学,她很高兴。

后来,文化大革命了。母亲告诉我,任老师受苦了,她被说成是地主婆。与学校的庞莲珍校长等一起到景德路扫地(实际上是羞辱她们),还要求平时穿着钉着地主婆字样的的衣服。那时,任老师在路上见了熟人也不打招呼,低着头走过去。我一直以为苏州人文质彬彬,谁知道文化革命中对于教师的迫害和侮辱也是如此凶残,人性同样是如此的丑恶。

70年代初,我回家的时候,在察院场口邮电局附近遇到了任老师。她比过去更瘦,头发花白了。她问我在哪里工作,我告诉她在东北,抚顺煤矿的中学教书。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后来,我知道景德路第一小学已经合并到马医科小学了,平江区教育局在那里办了一个招待所。母亲告诉我,任老师成了招待所管事的。

景德路拆迁,老家消失了,母亲也搬到了“城外”。原来熟悉的人们都匆匆地各奔东西,除了特别亲近的之外,几乎都不知道彼此的情况。

任老师现在应该近百岁了,希望她仍然健康。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612874-609974.html

上一篇:从我的两次弄虚作假说起
下一篇:被妖魔化的化学

4 翟自洋 左宋林 叶威源 陆俊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6 15: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