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dc1947 交流思想 交流文化

博文

几率、几何及其他 精选

已有 4610 次阅读 2021-8-14 08:25 |个人分类:汉语言|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几率、几何及其他

几字只有两画,是汉字中笔画最少的字之一。在日常用语和科学术语中的应用很多,但是很多人对这个非常简单的字却缺乏了解。例如,我们从初中就学习几何学,为什么称几何?几率,为什么用这个几字?本文就说这个几字。

几,本义是古人席地而坐时借以依靠的木制矮小的“桌子”(这里用桌子是用现代的物件来解释古代的物件)。古人是席地而坐的,具体的姿势是双膝着地,两脚的脚背朝下,臀部放脚跟之上。身边放一个“几”,身体和胳膊可以靠一下,以免过于疲劳。如《孟子公孙丑下》说:“有欲为王留行者,坐而言。不应,隐几而卧(有个想替齐王挽留孟子的人来看孟子,端坐着与孟子说话。孟子不理他,伏在几案上装睡)。现在我们还有炕几,似乎与之有一点类似。

后来的香几是放香的,茶几是放茶的,形制与古代的几都不相同,但都还是“小桌子”,却不再矮,因为人们不再席地而坐。后世如我们还看得见的明清家具和几十年前仍然还用的老式家具,茶几一般是人坐在椅子上放茶杯所用,都是很高的了。而现在的大多数茶几配合沙发,是西式的家具,可以很大却又矮了一点。

与几字相关的字有凳、凭、凥等。凳,不管是方凳、圆凳、长凳,都是坐人的。凭,本义是靠在几上,引申为凭借、依靠等,如岳飞的词句“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凥,现在写为居。

以几为音符的字有肌,麂等。肌是肉;麂是鹿类的动物。

上面所说的几,是自古就有的一个字,音ji1,阴平声。

现在我们所用的几,除了上面所说的自古就有的几(指“矮小的桌子”)之外,还是幾字的简化字。也就是说,过去,几与幾是两个不同的字,现在幾被简化成了几。两个字就合而为一了。

幾是什么意思呢?

几(幾)的本义是细微、隐微,特指事情的孕育、萌动。如《易系辞上》有这样的话:“夫易,圣人之所以极深而研几也”。极深研几就是深入地穷究到事物开始发生时的隐微之处。

隐微可引申为先兆、预兆。如《易系辞下》这样说:“幾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故君子见幾而作,不俟终日。(几是事物运动的先兆,是吉凶的最初显示。故而君子看到“几”就要有所动作,决不等到第二天)”。

在这个意义上的幾,后来往往被写为機(如今简化为机)。所以文中所说的“见几而作”,后来被人写为“见机而作”。那句话中又产生了一些现在常用的词语如“先机”、“见机行事”等。

再举一个例子,《周易·系辞下》中说:“幾事不密则害成(隐微的事情如果不慎密就会不成功)”。同样,在这个意义上的幾,后来被写为機(机)。现在还常常用到的词“机密”,就出自这句话。

幾,又解为危险。《说文解字》:“幾,微也,殆也。”《尔雅释名》:“幾,危也”。例如《诗·大雅瞻卬》有诗句:“天之降罔,维其幾矣(天降下大网,真是危险啊)”。这个幾(几),后世也被写成了機(机),故而现在有词“危机”。

几(幾)有细微,隐微的本义,引申到小的时间段,时期。例如《诗小雅·楚茨》有诗句:“卜尔百福,如几如式(赐予你种种福气,在恰当的时机,还合乎法度)”。又如《左传·定公元年》有这样的记载:“子家子不见叔孙,易几而哭。(鲁国的子家子不想会见叔孙成子,便换个时间哭)”。又如《后汉书·臧宫传论》有这样的话:“斯诚雄心尚武之几(这真是雄心尚武的时机)”。这里的几(幾)后来也常常写为機(机)。许多现代常用词汇“时机”、“机会”、“乘机”、“契机”等就出于这里。

几(幾)由预兆、危机等义可引申出事务。《尚书皋陶谟》说:“兢兢业业,一日二日万几”。汉代以来,“万几”两个字连用,成为词,指国家政务,也写作万機(万机)。后世这个词为帝王专用,只有帝王才能够“日理万机”。当然如今也开放了,不为帝王所专用。

上面举了这么多例子,都是为了说明我们现代的很多由机字组成的词如先机、机密、危机、时机、机会、机遇、机要、契机、转机、勃勃生机、见机行事等,其实都来自于几(幾),都是“假借”来的。

而机(機)字的本义是古代弩上的发动机关,相当于如今枪上的扳机。《说文解字》:“主发谓之機(控制发射的就是機)”。《周易系辞上》:“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枢是门上的转轴。上面这句话的意思是:言和行,就象门轴或弩机一样,一旦发动,就决定了人的荣辱。

机关(如机关枪、暗道机关、机关布景等)这个词,最早也是从这个意义上来的。至于“行政机关”,则是抽象意义上的引申了。

弩上的发动机关,做得很巧妙,所以有词“机巧”。机敏、机智、机灵等词由此而生。

现在所用的机械以及一切机器的名称以及与之有关的词,都来源于此。而由机(機)的本义引申出来的这些词语中的机与几就不能通假了。

几率是一个从西方翻译过来的词,英语是probability,probably是可能、大概、或许的意思,probability 最初翻译成或然率。数学家现在都说概率,这门学科也称为概率论。一些物理学家好像喜欢用几率这个词,像量子力学的书籍中,一般都用几率、几率密度这些术语。

这个词,过去有人写成幾率,也有人写成機率。在简化的过程中,幾简化为几,機简化为机,但是由于这里的機本来就是幾的假借,所以人们就索性直接用几率了。网上有人说这与被废除的第二批简化字有关,这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几率的写法,在文革前1960年前后的大学教科书中就大都这样写了。那时候书上的字还是简化字与一部分繁体字混杂的(更早的书我家里没有找到)。而第二批简化字则是文革开始及以后的事情了。

在我国权威的辞书《辞海》上这样解释:“几(幾)率,即‘概率’”。也说明几率这个词,严格地说,并不是“機率”的简化,而是“幾率”的简化。

几(幾)的一种引申是接近、差不多,现在还有常用词“几乎”。如《礼记乐记》中说:“知乐则几于礼矣(懂得音乐就接近于懂得礼了)”。又如贾谊《论积贮疏》说:“汉之为汉,几四十年矣(汉朝以汉的名称立国,差不多四十年了)”。柳宗元《捕蛇者说》中蒋氏说他自己“几死者数矣(好几次几乎要死了)”。

在上面所有的这些意义下的几,都读作阴平声,ji1。

几还有另一个读音,读上声,ji3。在这种读音时,往往表示询问一个数量,相当于多少。如,问有几个人?书面语的问话中还常用词“几许”、“几何”等。

某些方言如吴方言口语中也常常用“几何”或“几许”。如:“这袋米有几何分量(这袋米有多重)?”吴方言中“几何”或“几许”音都近jiho,讹为“几化”,人们写作“几化”。章太炎的《新方言》说:“几何曰几许,音如几化”。几化还表示多,重叠为几几化化,强调许多、许许多多。

在现代汉语普通话中,用几字问数量,往往估计这个数量不大,一般只有个位数。而在古汉语中,则没有这个限制。在现代的某些方言中,继承古汉语,也没有这个限制。这一点,在现在的语言交流中,有时候会产生一些误会。例如,在吴方言中,询问别人年龄,可以说“你几岁?”客气一点,也可以说“你几化年纪?”但是在普通话中,询问一个成年人的年龄说“你几岁”就简直是侮辱他一样。

现代汉语中几也表示一个不定的很小的数。如拿几本书,走几步路。

几何是古人询问多少的用语。但是,现在却是一门数学分支学科的名称。英语的几何学是geometry。这是明代徐光启的翻译。geo与明代汉语特别是徐光启的母方言吴方言“几何”的读音几乎一样。而几何学中也有很多数量的概念。

前人音译术语,好用这种在汉语也似乎也“讲得通”的词语,如幽默,逻辑等。从这个意义上看,他们的翻译真是非常讲究,非常巧妙。

现在有些字中间有“几”的组分,但实际上本来并不是几,而是其他笔画的变化。下面略举几例。

冗,音rong3,本义闲散,引申为多余,杂乱。最早的写法是宝盖头下面一个儿,宝盖头表示屋顶,儿表示人,《说文解字》说“人在屋下,无田事”,会意闲散,多余。

亢,音kang4,这是一个完整的象形字,像人的颈部,咽喉。引申为高,如高亢,不卑不亢。又引申为极,很,如亢奋,亢旱(极度干旱)。以亢做偏旁的字有航、杭、吭、抗、坑、炕、沆等。

殳,音shu1,本义是古代的用竹或木做出的长兵器,无刃,仪仗队所执,用以隔离闲人。底下的“又”是手,上部就是那个兵器的样子,最早的写法并不是本文上面介绍的几。以殳为偏旁的字颇多,如投,疫、设、毀、股、殿、般、役、毅等。

船、铅、沿字的右侧,过去的写法是㕣,上面并不是几。㕣,音yan3,本义是山间的泥沼地,后来写作兗,山东兗州,现在写作兖州了。

总之,从古人造字的结构来说,真正以几为组分的字现在还用的并不多,主要就是本文一开始就举出的凳、凭、凥、麂、肌、机等。




http://wap.sciencenet.cn/blog-612874-1299687.html

上一篇:怎样对付“紧张”?
下一篇:从电动自行车夏季起火事故频发说起

19 郑永军 张晓良 刘良桂 武夷山 孙冰 尤明庆 李宏翰 王安良 周忠浩 杨立坚 李学宽 黄永义 闻宝联 刘浔江 程林 陆仲绩 吴国林 童调生 苏德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03: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