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大诚
你能搞得清楚这些“加”吗? 精选
2021-5-2 08:28
阅读:2563

你能搞得清楚这些“加”吗?

加,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就知道了。含“加”这个成分的字很多,有几个字很简单,就是添上了一个偏旁,但是,这些字的读音可有一点小麻烦,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够读得对。科学网的博主绝大多数都有教书的任务,字读得不对虽然不是大事,但是现在不少人有点“死心眼”,认为读错了字就是“没有文化”,看看网上对于读错了字的大学校长的批评,真是毫不留情。所以,教师们不可不慎。

由于要说的这些字,它们的音旁都是加,所以有必要先交代一下加字的读音变迁。

加字在古代是读为近似ga的,不过大概到了宋代,北方地区就开始读成了jia。如今南方的方言中,例如吴方言、闽方言和粤方言,口语中大多数仍然读近似ga,在这些方言中 ,以加为音旁的其余字,大多数亦还是如此读音。

1. 先看一个茄字,谁都知道那是茄子的茄,音qie2。

可是在“雪茄”一词中,它读jia1。原因很简单,雪茄是英语cigar的音译,汉语普通话中没有音为ga的很简单的常用字,加、茄字的古音和南方方音都近ga,又因雪茄是烟草制品,于是,当初就把cigar翻译成雪茄,音近siga。但是在现代汉语中,古音为ga的字基本上都变成了jia。于是,现在雪茄读成了xuejia。

2. 再看一个咖,咖啡,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植物,种子可制饮料。咖啡是外语coffee的音译,这里咖音ka1。

咖的另一个读音是ga1,用于咖喱。咖喱是一种混合调料,由姜黄、胡椒、孜然、花椒等原料配制而成。咖喱的英语是curry,如果当初一开始就把咖喱像咖啡一样读成kali,那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是历史没有如果,既然大家都读成gali,那也就只能是gali了。

近年来媒体上多出现“大咖”一词。据说这里的咖为英语casting的音译,意为角色。大咖即大角色,大人物,名人。这里,咖也读为ka1。过去方言中有小角色一词,意为小人物、小孩子等,30年代文人的作品中多见,那时候却没有称为小咖。

3. 伽是一个专门用于翻译外来语(即非汉语)的字,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个字的读音多而且乱,实际上有很多矛盾之处,但是,语言只有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遵照大多数人的读法来读。

第一种读法,也是如今用的最多的,就是读为jia1。例如,人们最熟悉的物理学家伽利略(Galilei)。虽然外文的读音近ga,但是上面已经说过,普通话中没有与ga读音近似的简单的常用字,根据习惯都把ga音转为jia,所以这里的伽读jia1。同样,许多国外的人名都这样翻译,例如法国著名的天才数学家伽罗华(Galois),他是群论的创立者之一,可惜早逝,只活到21岁。又如古希腊传说中的英雄人物阿伽门农(Agamemnon),他是特洛伊战争中希腊联军方面的统帅,等等。另外,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有伽师县。

第二种读法,伽马射线中的伽,读ga1。同样,因希腊字母gamma而生成的词,都这样读,如伽马刀,伽马函数。这样的读法,也是与时俱进的,过去的字典上认为读jia1,近年来才改成了ga1。

把ga、ka等音译成伽的原因,当初是为了强调这是一个人或者与人有关。这是老派的翻译,新派的则不管这些,就直接译成加,如法国科学家庞加莱、苏联领导人加里宁等等。

上面所说ga、ka音译成伽是与人有关有着悠久的历史,最早的提倡者和实行者是古代翻译佛经与有关佛教的人物与事物。伽这个字大概就是他们造出来的。但是,读音后来却改了,这就是如今的第三种读音,qie2。

佛教的这些词汇如今常用到的不很多了。现在还常常见到的词有伽蓝,伽蓝是梵语“僧伽蓝摩”(samghrma)的简称,指僧众所住的园林,后指佛寺。过去的小说里常常有伽蓝神,据说关公死后就做了一位伽蓝神,给佛爷看家护院去了(这是中国佛教徒的说法)。这里的伽读为qie2。凡与佛教有关的伽都一般读这个音。

例如,伽陀,这是佛经上常用的一种文体,就是像诗一样的经文,便于人们讽诵和记忆,长的称诵,短的称偈。如金刚经最后的四句偈语:“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唐伯虎的号六如居士就源于此。

又如,“楞伽经”,这是大乘佛教的一部重要经典。据说是佛祖在楞伽山所说,楞伽山在如今的斯里兰卡。在苏州城西南方有一座上方山,山上有楞伽寺,寺内有楞伽塔,是苏州西南部的一个标志性建筑物。在范成大的家,石湖,能够看得见它。范成大的诗里提到的塔,不少就是指的它。有的注诗者,常常把它错注为寒山寺的塔。他们不知道,寒山寺虽然有名,但是范成大家附近,却看不见寒山寺塔,被上方山挡着呢,而范成大一出门就看见的就是楞伽塔。

又如,伽南香,就是沉香,又称奇楠香。

不过,有佛教渊源的伽字也不一定都读qie2,许多情况下也读为jia1。如,瑜伽,如今很多女士都很热衷。又如,僧伽罗,意为狮子国,即如今斯里兰卡。

实际上,翻译佛经时,伽字最早也是读ga的,只是后来在北方方言中逐渐变成了qie。很多字,在当时就有不同写法,例如,伽蓝,就又可以写成迦蓝。就像加最早读ga,后来读成jia1一样,迦后来也读成了jia1。

4. 迦字,如今就一种读音了,jia1。如释迦牟尼,那是佛号(梵语Śākyamuni)。迦太基 (英语Carthage),地中海南岸的古国,曾经与古罗马打得难解难分。迦南(英语Canaan),在《圣经》中多见,就是如今地中海东南沿岸的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一带。据说是一块“流着奶和蜜”的土地,不过如今多为干旱的沙漠。

上面这几个字,茄、咖、伽、迦等,大多是历史上的音译所用,搞得比较乱而复杂。现在的音译都比较简单而直接,往往就用加。

如果遇到这些字而实在吃不准它们的读法,怎么办?我的看法是不妨统统读作汉语拼音的ga。这样做,总出不了大错,因为原文一般不是ka就是ga,可以说是“虽不中,亦不远”。听的人,知道说的是什么,目的也就达到了。让听的人能够听懂,这是语言交流的根本目的。

汉字源远流长,用的人多,用的时间长,读法多一些是正常的现象。很多字的读法,连专家也有分歧。其实也不必完全统一。即使人们读错个吧字,大家也都应当宽容些。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冯大诚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612874-128471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9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