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从寡妇再嫁说到杰奎琳-肯尼迪

已有 5906 次阅读 2008-6-14 20:41 |个人分类:人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昨天我从一个敏感词过滤问题谈到了规则遵守的问题,有论及中国著名政治家夫人不再嫁事的,这个确实是很悲惨的事情,即使这些女人跟着老公享受了很奢华的生活,而且在寡居后依然很奢华,但是这个并不能消除她们是规则下的牺牲品,而这样的牺牲是以违反规则而符合潜规则的形式出现的。
  
  谈到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著名的寡妇杰奎琳-肯尼迪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再嫁给欧纳西斯之后有没有改掉肯尼迪,所以还是以杰奎琳-肯尼迪这个更著名的代称。
  
  如果一个中国女人不断遇到不幸的事情,比如老公死掉,再嫁后新家庭也有了灾难,我们往往会说她是个灾星,扫帚星,象S.H.E唱的最著名的那首歌里的话一样,“You are my 扫帚 Star”,呵呵,Super和扫帚在读音上还是很近似的。
  
  中国人对待这样的女人采取的是弃之、离之、鄙视之的基本态度,这个不需要多说,每个中国人都是清楚的很,而且一举就是一堆活生生的例子,在很多的西方外国(不尽然),这样的女人要幸运多了,大家非但不会鄙视,还会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她:“真不幸,嫁了好几个丈夫全死了。”
  
  杰奎琳-肯尼迪嫁给那位著名的希腊船王欧纳西斯之后,欧纳西斯的儿子就因为飞机失事的缘故丢了一条富贵命,我看以《杰奎琳-肯尼迪传》为名的电影的时候,知道人已经受伤(还没确认死亡)后杰奎琳立刻对老公说,“我认识伦敦的一位外科医生,可以到他那里医治。”镜头一转就是欧纳西斯那张悲伤过度而有些愤怒的脸,然后就是斥责杰奎琳的冷静,说她知道了这样悲哀的消息而无动于衷,真是无情无义。
  
  在电影里,这位希腊船王是过于按照自己民族的习俗去要求杰奎琳了,希腊和中国情况有点类似,对于感情要求要强烈得多,也要广泛得多,所谓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了,但是杰奎琳却是个典型的西方人,所以让她跟着船王一起悲哀的要求就有点过了。而且,你娶这样的女人只应该只给她快乐,让她在买东西的时候说“记在欧纳西斯的帐上”,不能要求她对你付出什么,有时候想,你娶她的同时难道不就是娶来了一个著名的寡妇吗?她为你带来了虚荣(有点象我们国人的心理),而这也就是她为你付出的东西了。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获得更多东西的想法都是绝对错的——西方人很重要的一个生活观是让自己高兴,至于别人,那是另外的事情,或者至多是第二位的事情。实际上,我们仔细看杰奎琳在肯尼迪去世时的表现就可以发现,她把丈夫的死作为了自己第二次幸福的开始,虽然说这样的话显得尖刻,但是这样才是对活着的人有意义的事情,我想,至少在西方,并没有人因此而谴责杰奎琳。
  
  而我们在很多时候不是先从理性的规则开始,而是先考虑对亲人和朋友的影响是不是好,然后才会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考虑让自己过得幸福一点,这就很容易让人觉得头上总有围绕着无数的大山,每时每刻都会有不同的山头压在自己的顶上。
  
  我们应该学习杰奎琳吗?我们学得了她吗?这真是一个问题。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9096.html

上一篇:阿拉法特先生的斗争哲学之外
下一篇:中国学者在科研上的合作:要经费还是要和合作?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9 10: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