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绍兴:狡猾的师爷以及绝对不狡猾的他和她

已有 3218 次阅读 2008-6-14 08:29 |个人分类:论游—走遍中国

  本文原题目为《绍兴印象片段
  
  在转过一条小街来到一个大牌坊前的时候,我怔住了,思路立刻回到了鲁迅先生《药》的年代,牌坊上的大字是“古轩亭口”,思路清晰之后,就想起那些凄凉的句子:
  “太阳也出来了;在他面前,显出一条大道,直到他家中,后面也照见丁字街头破匾上‘古□亭口’这四个黯淡的金字。”
  我总是困惑于这个广泛地生产绍兴师爷的地方出了这么两个古怪的但是却对近代中国产生了巨大影响的人物,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鲁迅先生,女的则是鉴湖女侠秋瑾。从地域人物特色这个角度上说,他们是不应该由绍兴这个地方走出来的,不过造化总是会这样吧,在过于极端之后,就会偶然地拨乱反正一回,使得在眼镜片后一片狡猾的眼神中出现这两截铮铮铁骨,然后一发而成为绍兴人的骄傲。
  等我从古轩亭口后面那些卖袜子手套的小摊里走出来的时候继续前行,逛过一些商业街再转头回来,才发现正是在这个丁字街口的对面,秋瑾女侠的白色塑像立在那里,后面是孙文的题字:“巾帼英雄”。就想起很久以前买过的一个小册子,名字就叫《秋瑾》,是降价书,大概才几分钱吧,里面主要就是她的英雄事迹,在英雄辈出的年代里,她仍然是一个非常突出的形象,不仅是因为她离开自己的官僚丈夫远赴日本参加革命,还因为此后在革命过程中的一往无前的气概,那本不属于她的名句“秋风秋雨愁杀人”就被人紧紧和她联系在一起,乃至误以为是她写的句子了。
  看塑像的时候才知道女侠其实是个柔弱的女子,典型的学生打扮,裙角飞扬,绝对不是《鹿鼎记》里“十足真金”那样的粗犷女侠形象,我们的鉴湖女侠眼神里是无穷坚定的决心,只是我不能知道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在这里看市场中人潮汹汹,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触,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再次大声呼喊自己那被淹没在狡猾目光后面的曾经的精神。
  
  绍兴是一个出人物的地方,为大家熟知的还有春秋时代古越国的首都就在这里,那卧薪尝胆一剧中的最佳男主角就是在这个秀气的城市完成其霸业的,尽管他在品尝吴王粪便的眼神背后流露的仍然是狡猾的“师爷”目光。
  我爸爸在我去绍兴前一度提醒我,应该去看看文种墓,这位和后来拥着西施泛舟西湖后又在山东定陶做陶朱公的范蠡齐名的越国中兴名臣,再一次地为中国历史验证了“兔死狗烹”的文人,墓在一个背静的位置,据我爸爸说,只是个小土堆而已,但是,如果说绍兴还有可以提得起来的第三人的话,我觉得是应该把文种放进来的,因为范蠡的行事方式也过于绍兴了,反而无法成为绍兴的代表,或者说至少不能成为我认可的绍兴人的代表。
  不过文种的确切出生地也是不可细考了,有人说是湖北江陵人,只能认为是绍兴人了,《史记》中关于他的记载也多为发现大人才范蠡和协助苟践复兴的光辉事迹。范蠡对文种的评价也是非常高的,在苟践要让范蠡做总理的时候,范蠡说:“兵甲之事,种不如蠡;填抚国家,亲附百姓,蠡不如种。”于是举国政属大夫种。简单地说,范蠡的定位基本是自己做军委主席,文种做总理。
  聪明的“师爷”范蠡给文种的最后的书信是这样写的:“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子何不去?”那意思就是,越王长得象个丹顶鹤似的,你还是别和他玩了,而文种也不是笨人,就直接地称病不朝。但是,越王的怀疑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到的,直接赐剑:“子教寡人伐吴七术,寡人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在这种情况下,自杀成为他唯一的选择。
  为人们景仰和自己幸福是两个完全相反的概念,前者的代价是寂寞,是委屈,是肉身无法保全的尴尬,后者则是一生的荣耀,尽管会有后世的也许会公正些的实事求是的评说,但是对于本人来说,都是无法控制的事情了,不过人是很少会事先考虑身后事的,他所能把握的仅仅是可以通过自己的狡猾获得优越的生活或者世俗的权力。范蠡在不做官后很快治富,还沾沾自喜地自我表扬了一下子:“居家则致千金,居官则至卿相,此布衣之极也。久受尊名,不祥。”好家伙,瞧人家发愁的都是些什么事:“我这人怎么这么厉害啊,一当官能做到总理级,在家里呢就可以富得流油,这样可不好。”所以后来他开始对自己做生意的利润进行限制,不能超过10%,但是没多久,不幸又成了大富翁,称为陶朱公,自此,陶朱公就成了富人的代称了。近代的一个典型例子则是康生,除了做到副总理外,家里藏了不少名家书画,还自称自己用脚写字也比大才子郭沫若强得多,甚至他的追悼会现在看来都是十分值得夸耀的,一个人可以欺骗别人到自己生命的终结,这也是一门艺术吧。
  我却终于没有去文种的墓,尽管从导游那里知道了他的墓就在我住的绍兴宾馆的前面,但是无论如何,墓地是落寞的,我们,21世纪的我们,对待这一段尽管已经过了几千年的历史的态度,其实还是基本遵从了最初统治者的意愿。想下去的时候,我又看见苟践狡猾的笑容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29033.html

上一篇:Shopping猫和提包狗关于杀蚂蚁的对话
下一篇:阿拉法特先生的斗争哲学之外
收藏 IP: .*| 热度|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6 21: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