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陈安博士 御风而行,把酒邀月,穷极宇宙,留意身边

博文

应急成为常态,风险就在身边……

已有 3234 次阅读 2020-12-1 12:27 |个人分类:专论—应急管理|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道德经》临近结语的时候(第八十章)是这样一段话:“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人复结绳而用之。至治之极。甘美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很多人看到的是老子眼中国家治理的要义,我看到的是实施风险规避的做法。

  “脱离接触”是减少风险的重要因素,与人如此,与动物植物们也如此,频繁的接触必然会带来很大的风险,毕竟,在将有益于双方的事物上互通有无的同时,那些自身所带的风险因素也会通过同样的渠道跑到对方身上去了。

  最简单的生活方式就是风险最少的选择,这个在理论上确实是没有问题。实际上,艾滋病是从其他灵长类动物传到人类身上的,不管是2003年的冠状病毒还是2020年的冠状病毒,也都是从其他动物(蝙蝠到果子狸,蝙蝠到穿山甲)传染给人类的。所以,脱离接触的确是很重要的减轻风险的方式。

  但是,到了新千年的21世纪,真的给你打造一个没有网络没有现实接触的世界,你愿意吗?

  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了顺利度完一生然后死去?恐怕每个人的答案都不是这一个。所以,即便必然会冒一定的风险,我们也还是愿意更深入和广泛地去认识这个世界,利用这个世界,从某种程度上改造这个世界。看看外面的风景,而不是为了担心会遇到沿途的风险就“不远徙”,这才是现代人类的追求。

  那么,风险还在,怎么办?中国还有句老话叫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不需要一定想尽千方百计去回避和风险的接触,而是掌握风险的基本规律之后尽量消除风险存在的环境,即便无法完全消除风险本身,也要有防控风险或者应对风险的能力,这才是人间正道。

  从远古到今天,人与人、人与世界的接触多了很多,应该说,遭遇风险的机会多了很多,但是人类的平均寿命长度是延长的态势,尤其是近代,增幅令人吃惊。但是,今天的风险种类远多于程度远胜于以前,为什么预期寿命还长了呢?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医疗能力强大了很多。以前遇到鼠疫,我们只有隔离一招可用,现在则有了疫苗有了治疗的药物,即便发现几例鼠疫也不会让它铺散开来,而是迅速在密切接触人群中接种疫苗,将出现症状的病例急速隔离并开始医治,自然不会再造成如中世纪那般不可估量的人财损失。

  所以,提升能力,而非回避风险,是今天的人类更应该做的事情。

1.jpg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后,这四十多年的发展在全世界范围内从古至今都算是比较快的,发展的同时风险自然也就接踵而至,比如1998年的长江洪水和2020年全国性的洪涝灾害;2003年的SARS之后,2020年的COVID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中国乃至全世界;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在全国布局建设以来到今天里程已经达到了全世界第一位(分别是13.65万公里和2.9万公里),高速公路和铁路上出现的事故自然也会随之增加,但是,这些风险我们都在想办法去规避和应对,即便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无法避免,也要在事件出现以后第一时间去应急,尽量减少人财物的损失。

  经济发展带来风险的同时也会带来人的焦虑感,总觉得似乎赶不上外界世界的变化,所以我们也会看到不断出现这样的呼吁:“脚步再慢些吧,让灵魂赶上来。”但实际情况是,如果经济发展得不够,人的焦虑只是没有完整地呈现出来而已,并不是消失了。正如我们天天可以看到很多自媒体在贩卖焦虑,仿佛人人内心都不平静似的,但这其实只是一种假象,生活富足的人在精神上自动追加了追求,这些新需求都是在经济富足的前提下“溢”出来的。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那个充分利用国民的欲望而发展了齐国经济,增强了齐国国力,从而使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第一个霸主的管仲更了解人类的基本需求,尽管这样会带来“仓廪不实”、“衣食不足”所没有的风险,但是也值得去做。


  现代的学者如乌尔里希-贝克等注意到了现代技术带来的社会风险,技术的异化甚至会带来毁灭性的风险,对于无时无刻不在的风险社会提出了种种的预警和提示,这些都是存在的。但是,这并不是要提供回到“小国寡民”时代的建议,而是提醒人类要加强风险管控应对机制的设计,使这些风险以更小的概率出现,而且即便出现,人类也有办法去应对它。

  还记得一个关于风险控制的“小”机制的设计,那就是切纸机,操作者一开始使用的时候是极其小心的,但是随着逐渐熟悉,就放松了内心的敬畏,终于会有一次将手随着纸张放到了切刀之下,尽管这样的事件出现的次数不多,还是带来了伤害的后果,设计新机制来应对这类风险就势在必然,最后的设计是切纸的那一刻如果双手不同时操作,刀就不会切下去,这就是所谓的“本质安全”设计。

  机制虽小,用处却大。核武器的发射事实上里面也用到了这种机制,那就是操作者必须是两人相隔十米开外进行操作,才能最后把核武器发射出去。如果操作平台相隔很近,即便要求有四个按钮要求两人同时,一个人手脚并用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一定要有这个距离。尽管这样做也无法限制两个疯子同时行动的可能,但此时的风险我们还是降低了很多,我们赌的就是两个专业级的人士同时发疯的可能性不大。

  这些就都是风险管理机制的设计之所以有用和重要的方面了。

  风险无处不在,无人不遇,无时不现,但是在我们对于周边环境、设备进行了相应的机制设计之后,还是有希望降低到最小的。我们未来要理解风险就在身边这一现实,并在应急能力,应急效率方面继续提升,按照常态应急的思维处理未来必然会来的突发事件。

3.jpg

本文为《公关危机与应急管理领导干部读本》一书的结语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3483-1260637.html

上一篇:应急管理者应该具备的八大能力
下一篇:多角色的才子苏青————《岁月如歌话人生》读后

3 周忠浩 孙颉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6 21: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