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南口旧战场觅踪

已有 2506 次阅读 2012-5-2 23:5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昨天是五一节,我到南口去了一趟。

   南口是北京北面的战略要地,1926年,冯玉祥将军统帅的国民军曾在这里设阵地防御张作霖、吴佩孚、张宗昌、闫锡山等各派军阀的联合进攻。父亲当时在冯玉祥将军的卫队旅学兵团当学兵,随所在部队参加了南口防御战。我到南口去,是想要到这旧战场寻觅父亲的足迹。

   1967年五一,我第一次到南口,曾在火车站附近访得有关南口战役的一座纪念物——南口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我记得那塔格局不大,青石砌成,似是六面,样式仿密檐式佛塔,高度大约有八到十米左右。塔上密密麻麻地刻着阵亡将士的名字,其余细节记不清了。 2005年初夏,我又到南口,塔已寻觅不见,询之父老,得知在文革中被拆毁,残石送到南口机车车辆厂内作建筑材料。

   我这次再到南口,有两个起因,一是上个月回郑州看望母亲,谈起父亲当年在南口作战的事。母亲说,你知道吗?你爸爸差一点战死在南口啊,只因为他救营长下阵地,才得生还。我说,听父亲说过,所救的是他们营附。母亲与父亲上个世纪40年代初结婚,到现在有七十年了。我听父亲讲这事儿,在大约五十年前,所以记得比母亲清楚些。

   记得父亲对我说,南口战役时,张作霖有日本人提供的军事装备,炮火很猛烈,国民军难以抵挡。父亲说,当时他们营附受了重伤,必需马上救治,但敌人火力很猛烈,无法将伤员抬下阵地。父亲说,他找了个麻袋,将营附放在上面,带着三个弟兄,每人拉着一个麻袋角,匍匐着将营附拖下阵地。父亲说,当时战斗激烈,旅长亲自上阵督战。营附感谢父亲的救命之恩,向旅长求情说,这几个弟兄跟我多年了,让他们送我到绥远去吧(冯军当时的后方在绥远)。听父亲说,南口战役惨烈空前,他们旅几乎全部战死,由于送营附到后方,父亲才得以从战场生还。  

   听父亲说,冯玉祥将军的卫队旅有两个团,一个是手枪团,一个是学兵团。今天想来,卫队旅上第一线抵抗,说明当时冯部支撑确有困难了。

   我这次到南口的第二个起因是受到《彭雪枫传》的影响。上个月,我回到家乡,参观彭雪枫纪念馆时,蒙馆方赠送《彭雪枫传》(当代中国出版社,2007年第二版)一册,书中提到这次战役说,1926年,彭雪枫正在冯玉祥部所设南苑军官子弟学校(育德中学)读书,1926年3月28日,学校奉命撤退到绥远特别区。彭“在南口下车后,发现南口已‘挖遍壕堑,蜿蜓盘曲,犹如蜘蛛之网’”(19页,据书中的注释,这是彭发表在《国闻周报》卷五中的《塞上琐记》中的记载)。该书还说,同年8月15日南口失守(20页),如此,可以推算父亲当时在南口作战的大致时间。

 

   这次到南口机车车辆厂,又没能得到纪念塔残石线索,但注意观察了当地的山势地形,下午顺便到居庸关去了一趟,有些发现,也算不虚此行。

 

父亲姚丹村1926年随冯玉祥部国民军撤退到绥远后

时年十八岁·摄于张家口新鼎照相馆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566275.html

上一篇:游了金华的两个洞
下一篇:访居庸关明代儒学遗址

6 陈学雷 吕喆 唐常杰 孟津 孙宝玺 dunkelbla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3: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