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MK

博文

父辈们的那些事儿

已有 3124 次阅读 2012-4-3 01:39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南阳, 河南省, 新浪网, 纪委书记

      在《父亲在红军的的任职》一文中,我提到一位父亲的老部下,文革后想落实一下政策,找到他的一个老乡,也是1928年一同入党的老战友,这位是“三十年代的河南省委书记(文革后在我们省任纪委书记或副书记之类,他失意时,到我家,我曾扶他过马路,直送到河南医学院其女儿处,当时他很表感谢。这里隐其名)是他的老乡,没有帮他解决什么问题。”

      博文上传后,网友桐川先生留言说:

    “这个人是不是仝中玉?根据资料,仝中玉(1908~ 1994),字杰三,曾用名钟渝,河南唐河县人。早年造反时,曾任中共南阳中心县委书记、鄂豫边区工作委员会书记、河南省委书记。1949年起,历任中共南阳地委宣传部长,陈留地委组织部长、河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局长。 1957年划为右派,1962年平反,任河南省农委副主任。1977年冬,出任河南省政协副秘书长。1978年调任中共河南省委纪律检查委员会筹备组负责人。”

    看到留言后,我又在网上搜了一下,在百度百科上看到仝伯伯的简历,其中有些是我所不了解的。除了1957年曾被打成右派以外,简历对他还有以下介绍:“1938年1月,仝中玉参加中共长江局训练班学习。5月,调任中共鄂豫边区组织部长,不久赴延安,于1939年春进马列学院学习。是年冬在中共中央组织部和南方委员会任干事和秘书。1941年任中央党务研究室秘书。1944年11月,随河南军区部队回到河南,先后任河南三区专员、河南军区组织部长和豫南地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

     留言及简历,让我心中有所不安。虽然在前述博文中我没有对他进行明显地指责,但读过文章的朋友能够看出其中的倾向。因为各种原因,我对仝伯伯是有意见的。但我从来没有听到父亲生前对他有任何议论,况且他解放后身居高位,能够与父亲有所来往,也不能说完全不念老乡和战友的情分。

     近年来,我渐渐知道地下党出身的干部在解放后所过的日子。比起沙文汉等人来说,仝伯伯的命运还是算好的,这可能与他在三十年代末就到延安工作有关。我们河南的党组织,在整风中被打与“红旗党”,一些主要领导人到解放后才被允许过组织生活。我的母校郑州大学原副校长郭晓棠先生就是“红旗党”事件受害者其中之一(郭氏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参见http://bbs.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47476&do=blog&id=357187)这些历史对大众来说可能是如烟往事了,但对当事人(绝大多数已不在世)及其家属,对于关心国家命运的人来说,不能轻易忘怀吧?

附言:

   仝伯伯与我父亲都是1908年出生,都是南阳人,他比我父亲晚一年入党,他的早期党内职务是中共“南阳中心县委书记”,博文中误记为“唐河中心县委书记”,承桐川先生指出。这是匆忙中的笔误,而不是知识缺乏造成的。文章就不改了,保留一段我自己的心路历程吧。

   另,前一段,看到有网友说,高华教授去世了,科学网上竟没有一篇纪念的文章。因为高氏的著作中对“红旗党”有研究,所以写这篇博文时,我想起他来。一个人,像高华教授这样,著作本身就是对自己的很好纪念吧。

 



http://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554759.html

上一篇:父亲在红军中的任职
下一篇:我的第二次考研

1 吕新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5: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