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小鸥
江豚诗、白鱀豚邮票及我的救人历史
2021-10-16 12:29
阅读:1137

       张晓良博友“古今诗词咏江豚”系列博文,截止目前,已经二百三十八篇了,用迟菲博友的话来说,挺有情怀的!这些博文,我只要看到,都点赞一下。一赞晓良先生的敬业与情怀,二赞关乎我的专业(古代文学)。第三赞出于当年对白鱀豚的关注。

       1980年,中国邮政发行了一套两枚《白鱀豚》邮票,一枚是60分的,一枚8分。同时还发行了小本票。这套邮票得到广大集邮朋友的喜爱,价格虽不如辛酉猴票一路飚升,但也长期保持高位不跌。刚才我上网查了一下,小本票不到一元的面值,市价已经300元了。究其原因,除了邮票设计的精美外,还体现了人们对这种水生动物的关爱与惋惜。看到晓良先生的博文,我把对白鱀豚的感情移到了江豚身上。

     白鱀豚可爱的身影已经多年不见了。现在,人们对自然和环境的态度已经有很大的变化。听说若干年前,有四只海豚在福建莆田市秀屿区平海镇上林村附近海域遇险,受伤的一只得到当地村民欧某等人救助。这件事反映了救助者的良善,也是整个社会进步的一个缩影。听说欧某三十年前还曾冒死救人,可见救助海豚之事不是偶然发生的。 

    说到这里,我想起自己年轻时的救人经历。1969年,我在郑州国棉六厂当工人。夏日的一天晚上,我和同事赵国保一起到郑州火电厂的一个游泳池游泳。说是游泳池,其实是该厂利用发电余热(火力发电要用水对机器降温)修的一个大水池子,斗形,四面斜坡,不安全。我与国保游累了,坐在边上休息。附近有三四个男性和一个女孩,一位男子是成年人,其他如我等是小青年。男人们坐在岸上,女孩抱着一个篮球胆在水里漂,因为是晚上,看不出女孩的年龄,大约十六七岁吧。在月光下,忽然发现水面只剩下篮球胆,女孩不见踪影。我意识到伊可能沉到水里了。冲动的我,不顾自己水性并不出色,扎过去快速游到附近水域,幸运地潜到女孩的背后,把她托出水面,游到了岸边。女孩回到自己人的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国保对我说,也不说声谢谢?我笑了笑,说,咱们走吧。

     在这个救助事件中,因为我与被救者的相对位置好,没有发生危险。几天后的一次救人,差点要了我的命。那是一个白天,一个不会游泳的小青年滑到了深水里。扑腾几下没了。我又一次冲动,一个猛子下去,游到他的身边,这次运气可没那么好了,恰恰在他的对面!他一下子揪住我不放,好不容易挣脱。喝了好几口水,挣扎着回到岸边。围观者见我的狼狈样,得了教训,十几个人手拉手成人链,(最头上的一个叫王新生,个子高大,开封人,国棉六厂的炊事员,后来因为经济问题受到过严重处分,那是另一个话题),把溺水者拉了出来。

    我年轻时好事,发生过多起救人差点丢命的事。有机会写一篇博文说一下。附带说说:现在不会再做这种事了,想起来还后怕,虽然已经过去数十年了。你想,别的不说,我如果丢了小命,钟爱我的母亲怎么生活下去?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姚小鸥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531888-130817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25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