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出版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encepress 中国最大的综合性科技出版机构之一,科学家的出版社!

博文

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 | 认识神秘的地球“第三极”

已有 1218 次阅读 2019-11-28 16:48 |个人分类:《中国科学》论文|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无标题.png

(图源:网络)

这里气候极为干旱, 却分布着大大小小1500多个湖泊, 并且是众多大江大河的发源地; 


这里高海拔, 强光照, 却有着众多自然保护区, 其中包括羌塘、可可西里和三江源自然保护区;


因为这里, 地球南、北纬30°附近的“副热带荒漠区”有了例外, 中国的北纬30°变成了绿洲, 包括山水秀丽的湖南、湖北和富庶浪漫的江南水乡;


这里几乎囊括了全球海拔8000米以上的所有山峰, 有110多座山峰海拔超过7350米, 拥有世界上最多、最壮丽的雪山。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就在这里;


这里祖祖辈辈生活着的人对大自然有着深深的敬畏。山山皆“神山”, 具有人格、神格的双重属性和保护天下苍生的功能。每年都有大批信徒一路叩着长头朝拜;

……


这里是哪里?

这里就是青藏高原!


无标题2.png

(图源:网络)


今天的青藏高原

是许多人心目中的圣洁天堂

有人为了虔诚的信仰

有人为了壮美的风光

有人为了珍稀的动植物

有人为了独特的民俗……

没有来过这里的人, 会念叨:一生必须去一次西藏

来过这里的人, 从此便对它念念不忘

但没几个人能真正了解这里!



青藏高原是全球海拔最高、规模最大、时代最新的陆-陆碰撞造山带。几十个百万年以来高原隆升、喜马拉雅山系崛起是地球演化史上最为壮观的构造事件之一。青藏高原平均海拔超过4000m, 被誉为地球“第三极”, 并与地球南极和北极并列。从十九世纪中叶西方探险家到青藏高原的地质旅行, 到20世纪30年代在藏南地区的地质考察, 再至21世纪多学科的系统综合研究, 已近两个世纪。从最初西方主导,到今天中国引领,青藏科考的历程留下了中国科学家不断奋斗的足迹,更见证了中国这条东方巨龙从沉睡到苏醒的历史。

为了揭开这片土地的神秘面纱, 《中国科学:地球科学》特别约请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所滕吉文院士和清华大学杨顶辉教授等共同撰写评述文章“青藏高原深部地球物理探测70年”, 收录于《中国科学:地球科学》2019年第10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专辑” 。该文为我们梳理了70年来青藏高原深部地球物理研究的发展历程和探测取得的成果, 并展示了现今青藏高原的地球物理场特征, 还归纳了研究中的争议性问题。


无标题3.png


作为地球第三极, 青藏高原的形成演化不仅塑造了东亚地形地貌和新生代构造格局, 而且对全球气候和生态系统产生了深刻影响。青藏高原地球物理和动力学研究是一个巨型复杂系统工程, 尽管取得了诸多重要研究进展, 但同时也存在很多重大争议, 从而要求我们对发生在高原内部与周边的诸多地球科学事件, 不能孤立地看待、认识和理解, 必须作为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的有机链条系统地集成分析研究。只有通过综合地球物理观测(重、磁、震、电等)、模型-数据双驱动的智能化联合成像, 并与动力学模拟、地质观察相结合等等, 才能解决科学问题的争论, 获得逼近于青藏高原真实演化过程的认识。青藏高原地球物理学研究在地球系统科学理论创新和高原可持续协调发展等方面大有可为。以重要地球科学问题为导向, 并结合矿产资源开发、自然灾害防治、生态环境保护等国家重大需求, 开展方法研究、理论创新及仪器设备研发, 在关键区域组织实施综合地球物理探测, 可望促进青藏高原地学研究的创新与突破。




欢迎免费下载阅读该评述:

滕吉文, 杨顶辉, 田小波, 徐涛, 陈赟, 白志明, 梁晓峰, 张晰, 吴晶, 刘有山. 2019. 青藏高原深部地球物理探测70年. 中国科学: 地球科学, 49(10): 1546–1564

 

相关阅读

《中国科学:地球科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专辑

地球真的要流浪吗?——中国科幻电影元年 VS 中国空间物理70年

近70年来中国自然地理与生存环境基础研究的重要进展与展望


wlogo1.pn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28739-1207939.html

上一篇:前沿科技:器官芯片
下一篇:口腔颌面影像技术与诊断:曲面体层影像的垂直体层域

1 罗祥存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8 17: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