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浙昆
风格兄弟,你还好吗? 精选
2021-2-8 17:00
阅读:6910


《墨脱植物学考察追记》(后称《追记》)这本小书出版后,我最想让墨脱的乡亲们读到这本小书。遗憾的是1993年的墨脱,墨脱不通邮,不通电话,和外界的联系主要靠电报。离开墨脱后,我和乡亲们的联系就断。每当有人提起墨脱,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去墨脱的乡亲们,墨脱一直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2018年完成西藏南木林的考察,我选择乘车从拉萨乘车返回云南。途径八一镇的时候,我选择在嘎隆拉大酒店住宿。吸引我的不是酒店的设施,而是酒店的名字,更关键的是酒店门前,有一个墨脱县驻八一办事处的牌子。晚上在酒店吃饭的时候,听到隔壁桌子的几位女士的谈话,知道他们是墨脱的老师。我想过去搭讪,又觉得太过于唐突就做罢了。

一天我突然在朋友圏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中,一对夫妇在翻看《追记》虽然岁月在他们的脸上留下了痕迹,我还是一眼就是认出这是风格夫妇。看罢照片我非常惊诧,忙问同事照片是那里来的,同事回答,照片是杨斌提供的。杨斌是版纳园的一位青年同事,我连忙打电话给杨斌询问缘由。杨斌说,他正在墨脱采集树萝卜标本,照片中的人物就是风格夫妇。

风格是墨脱希让村的门巴族乡亲,民兵队长。在我们的墨脱植物考察中,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在我的《追记》中多次记述过他,他陪同我们开展了希让村周边,更巴拉山和德阳沟的考察。考察中,他有一把随身不离的门巴砍刀,他带领我们在河滩上湿滑的石头阵上跳跃,在德阳沟的茫茫林海中穿行,爬上30-40米高的大树,为我们采集标本,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也为我们顺利完成考察任务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希让考察的时候,我们就住在他家中。他的太太每天为我们做饭,招呼我们喝酒。离开墨脱,我们便和风格断了联系,风格兄弟一直是我想念的门巴族乡亲。在写作《追记》的时候,我常想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风格兄弟。所以看到杨斌的照片,我格外激动,向杨斌打听风格的情况,随即问杨斌要了风格的电话。

有了风格的电话,我迫不及待地打了过去。电话一接通,我问你是风格吗?他说我是,很快风格也从电话中听出了我的声音,问我:“你是周老师吧”。我们在电话里嘘寒问暖,聊了好一阵子。然而,但是隔着电话聊天,还是有一种陌生感。墨脱有了网络,风格也微信了,通过他儿子的帮助,我们成了微信好友。

接着我又问杨斌要了一些他拍摄的风格的照片。照片中的风格虽说在脸上留下了岁月的沧桑,但腰板仍旧挺直,那把门巴砍刀依旧随身不离。29年前他就有5个孩子,现在是儿孙绕膝。也就是通过这次通话,我才知道,风格原来叫白马次仁,他的夫人叫做德吉。

我离开墨脱后的29年,墨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公里通到希让村,原来从背崩乡走到希让村要整整一天的时间。政府为每户希让村的门巴族乡亲建起了新房。从照片上看风格家的新房是一栋漂亮的二层小楼,有8个房间。他们一家暂时居住在一个过渡性的住房中,风格告诉我,他们马上就要搬到新房居住。

我原来最担心的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墨脱的青山绿水会受到影响,从照片上,墨脱的水仍旧那么清,山仍就那么绿。

时光荏苒如白马过隙29年转眼即逝,我仍然在想念这墨脱的乡亲们,风格兄弟,我今年会来看你。

我希望能够联系上更多墨脱的乡亲们。

1-2.jpeg

图1. 风格夫妇在看《追记》

图2. 29年前的风格夫妇

2.jpeg

图3. 母亲在给儿子讲述着当年的故事



4.jpeg

图4. 门巴砍刀仍就不离身的风格兄弟


5.jpeg

图5. 杨斌(右1)等人和风格在一起

3.jpeg

图6. 风格一家和《追记》

7.jpeg

图7. 希望小姑娘今后成为植物学家

6.jpeg

图8. 风格兄弟和他的新房子

文中照片除图2外,均由杨斌提供,在此鸣谢。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周浙昆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2727-127129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8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7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