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jnwys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djnwys

博文

梅奇尼科夫(2):最有声望的学生博尔代(Jules Bordet):一个交叉学科的倡议者免疫学奠基人 精选

已有 3862 次阅读 2021-7-4 17:1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朱尔·博尔代Jules Bordet鼓舞人心的格言:“每一门科学都能为我们的研究提供的最大服务之一,就是邀请我们作为引子,把它留给它的邻居。”

18世纪末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1749-1823)发现的疫苗是免疫系统存在的第一个证据,一个多世纪后,随着保罗埃利希Paul Ehrlich(1854-1915)、梅奇尼科夫Metchnikoff(1845-1916)、埃米尔冯贝林Behring(1854-1917)和朱尔斯博尔德Jules Bordet(1870-1961)等的开创性工作,免疫学作为一门科学才出现。其中两位免疫学的奠基者都曾在巴黎巴斯德研究所工作,这就是梅奇尼科夫Metchnikoff和朱尔斯博尔德Jules Bordet。

Jules Bordet加入了Metchnikoff的实验室(图1),他研究了梅奇尼科维奇弧菌在免疫豚鼠中连续传代后毒力增加的机制。他从这些实验中得出的结论,毒力的增加与毒性的降低和趋化性的降低是连续的。这项研究于1892年发表在巴斯德研究所的年鉴上。Jules Bordet也发表了支持吞噬作用的研究,并确定在体外很容易观察到吞噬作用,有力地支持了Metchnikoff吞噬细胞的研究工作。期间,他开发了一种通过血清诊断微生物的方法--梅毒诊断测试,被称为Bordet-Wassermann测试。

fimmu-10-02114-g0001 (1).jpg

                            图1 Jules Bordet在Elie Metchnikoff的实验室

在Metchnikoff的实验室,Metchnikoff支持Jules Bordet进行独立研究,足见Metchnikoff的气度与胸襟。在Metchnikoff支持下,Jules Bordet开发了一个独立的研究路线,最终取得了一个开创性的证明,即杀死细菌取决于抗原、抗体和补体之间的相互作用。梅奇尼科夫很快就认识到Jules Bordet贡献的重要性,他在1894年布达佩斯国际会议的报告中专门提到了Jules Bordet这项工作。正是在同一时期,Jules Bordet破译了致敏红细胞凝集和溶解的基本机制。

Jules Bordet是Metchnikoff最有声望的学生, Bordet对Metchnikoff的感激也是溢于言表,他在发表的一篇关于体液免疫的论文中写道:“我们将不得不多次引用Metchnikoff先生的工作,他的经验和宝贵建议对与他共事的人大有裨益。愿我们敬爱的师父在此接受我们的谢意。”

1920年10月28日,Jules Bordet因其与免疫有关的发现,即他在补体系统方面的工作,被授予1919年诺贝尔奖。他解释了用细菌免疫的动物获得的免疫血清的溶血活性的机制,以及抗红细胞免疫血清的溶血能力。但他也是一位杰出的细菌学家,从事噬菌体研究,发现了百日咳的致病细菌,即百日咳杆菌。

基于抗原、抗体和补体之间的相互作用的证明,Jules Bordet把免疫学比作一门处于化学、生理学和微生物学交叉点的科学,提出了一个整体的观点。因此,Jules Bordet建议学术机构必须打破条条框框,“每一门科学都能为我们的研究提供的最大服务之一,就是邀请我们作为引子,把它留给它的邻居。” 鼓舞人心的格言至今鼓舞人心(图2)。

fimmu-10-02114-g0002.jpg

                      Figure 2 Group photo of the 1895 Technical Microbie Course of Institut Pasteur. First on the left, third raw: J. Bordet; 

                                 Fifth and sixth from the left, first raw, seated: E. Metchnikoff and E. Roux. J. Danysz is standing just in front of J. Bordet.

成功地接受了多个科学或艺术学科的杰出人士通常都有资格成为博学者。Jules Bordet确实被公认为是一位伟大的博学免疫学家。

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跨学科的方法将免疫学研究的结果转化为医学的进步。在精准医学时代,系统生物学方法将需要将分子信号通路的深入表征与形成免疫应答的遗传、表观遗传和环境因素的知识结合起来。新的临床试验设计需要仔细的伦理考虑,以及创新的监管途径和经济方案,对于使免疫疗法和疫苗变得容易获得和负担得起同样重要。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对免疫学有全面认识的博学科学家。


主要参考文献

Pathog Dis. (2018) 76:fty019.

J Med Biogr. (2010) 18:88–98.

Nat Rev Immunol. (2017) 17:341–3. 

Genes Immun. (2019) 20:344–56. 

Microbes Infect  2016 Oct;18(10):577-594

Front Immunol 2019 Sep 11;10:2114.

Ahmed W. The Polymath: Unlocking the Power of Human Versatility. Hoboken, NJ: John Wiley & Sons ed; (2019).

J Med Biogr. (2009) 17:217–24.

J R Soc Promot Health. (2002) 122:233–7.

《传染病学史》札记:诺贝尔奖与免疫学历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254560.html

霍乱弧菌、动物血清和补体的发现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79293-1253710.html

梅奇尼科夫(Metchnikff)(1):细胞免疫学的开始与现代免疫学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26326-1293775.html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26326-1294035.html

上一篇:梅奇尼科夫(Metchnikff)(1):细胞免疫学的开始与现代免疫学
下一篇:梅奇尼科夫(3):免疫学基础—学派之争及细胞和体液免疫的艰难融合之路

2 黄永义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03: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