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科学交流团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sc70 武大

博文

聚光灯下的预印本:创建最佳实践,建立信任

已有 2616 次阅读 2021-1-15 11:22 |个人分类:科学交流|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引用本文请注明出处

作者:Oya Y. Rieger      译者:刘蓁      校译:罗婷

来源:

https://sr.ithaka.org/publications/preprints-in-the-spotlight/



预印本是什么?

什么是预印本?预印服务应接受和分发哪些类型的内容?这些是预印本论坛上常年讨论的主题。在提交的论文中,约有50-70%最终通过同行评审并正式发表。快速浏览各种预印本所支持的内容类型后,会发现一长串结果,包括预印本、电子印本、后印本、会议论文、工作论文、报告、白皮书、作者接受存档的手稿(author accepted manuscripts, AAM)、终版论文(versions of record,VoR)、文献综述、书籍章节,甚至幻灯片。例如,F1000 Research支持一系列研究文章、软件、海报和演讲幻灯片。但是,正如Jessica Polka所言,尽管大家都想对预印本有个一致的定义,但重点应该放在“在什么背景下以及在何种程度上我可以相信这篇文章?”其他人则认为正确把握术语至关重要,它暗示了该如何交流研究并建立信任。例如,《经济学人》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将开放获取与预印本相结合,并建议自然科学领域应使用预印本来代替期刊,忽略了预印本未经同行评审这一事实。

许多预印本都是预出版的。在某些领域,这被视为一种好处。例如,在经济学中,工作论文的功能与已出版的论文截然不同。在其他领域,一旦出版,终版论文将取代预印本。预印本服务通常永久保留预印本,在某些情况下,提供对后续终版论文的链接,但是,如果论文从未正式发表过,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学术厨房的创始人兼RedLink首席执行官Kent Anderson对以下情况表示担忧,即那些经过评审却可能由于存在缺陷或误导性而无法出版的预印本仍然可获得。

关键问题是如何指出这些论文还未完全完成,尚未经过同行评审,也没有根据同行科学家和编辑的评论或建议进行改进。这些论文,尤其是那些对公共健康和安全有影响的内容,必须经过谨慎地筛查。预印本服务器上发布的论文良莠不齐,期刊和会议论文亦是如此。但是,这样的结果仍然会促进学术交流和进步。


关于预印本价值的争论

尽管采用率在不断提高,但对于预印本服务是否以及如何改善学术交流生态的担忧仍在继续。例如,Kent Anderson一直在表达自己的担忧,担心预印本服务会为已经高度分化的发行系统增加废弃或有缺陷的作品。最令他担忧的是公众依赖预印本的潜在风险,即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些作品尚未经过审查程序,可能并不可靠。他的担忧非常迫切,因为预印本正在普及,研究人员和公众都在广泛使用它们。

社交媒体已成为预印本的主要传播渠道之一,这加剧了人们对于尚未通过同行评审的研究被广泛传播的风险的担忧。一项对bioRxiv上预印本的分析发现,当与特定社区尽早共享研究成果时,无论期刊的声望或引文影响如何,它们都能迅速产生重大影响。与经过同行评审并在期刊上发表的版本相比,基于社区的预印本加上社交媒体的推广吸引了更多的读者和在线提及。

 

新兴商业模式

预印本市场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是,通过新的商业模式,预印本与研究工作流程的各个阶段获得紧密整合。市场上涌现出一些有价值的模式,它们有望在财务上更为持久和可扩展。例如,ChemRxiv建立在五个最大的化学科学学会的合作关系之上,而APSA Preprints是美国政治科学协会(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Association,APSA)和剑桥大学出版社创办的合资企业。

近年来,所有的大型出版商都对预印本进行了大量投资。第一个且是最具戏剧性的是Elsevier收购社会科学研究网(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SSRN),自收购以来,其特定领域的研究网络持续发展;后来又收购bepress,它的仓储服务Digital Commons代表机构客户管理了很多预印本。Research Square2018年与Springer Nature合作,提供预印本服务并将之与期刊出版相整合,最近开始接受多学科的预印本提交。Research Square是预印本服务整合至期刊出版流程的一个示例,可帮助提高预印本的采用率和知名度。F1000 Research20201Taylor&Francis收购,通过编辑检查、开放数据支持和邀请开放同行评审将预印本的优势和快速发表的能力结合在一起,用以支持各个学科领域中的开放研究。该平台直接为惠康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爱尔兰卫生研究委员会等研究资助者和机构以及包括Emerald Publishing在内的其他学术出版商提供服务。2019Wiley启动了Under Review服务,在作者提交论文给加入该服务的期刊时,“简化研究的早期共享,开放同行评审流程。”它旨在提交论文的同时无缝提供预印本。出版商正致力于通过一套重要策略把预印本整合到他们的业务中。

出版商已经获得了许多独立的供应者,但仍然不断在其他方面做出努力。2019年,科学在线图书馆(Scientific Electronic Library Online, SciELO)(最初在巴西成立,现已扩展到16个国家)和Public Knowledge Project(PKP)宣布了一项新的合作,即构建与Open Journal System(OJS)和其他包括SciELO网络期刊在内的出版系统完全互操作的预印本服务器系统。这项合作证明了支持学术交流多样性的重要性,并促进了多语言系统的开发,以增强符合各学科编辑实践的开源软件系统的可持续性和承载能力。20202月,PKP发布了“Open Preprint Systems” Beta版,旨在跨越文化和语言差异,满足预印本在开放科学中日益增长的作用。

 

预印本作为一流的研究成果

早期有人担心期刊可能会拒绝先前以预印本形式发表的文章。这种情况正在迅速改变。许多的主要出版商本身就参与了预印本业务,其中绝大多数都允许作者在将论文提交到他们旗下的期刊之前发布预印本。

其他几个迹象表明资助者正在认可预印本。例如,惠康信托基金会和盖茨基金会承认将期刊上正式发表之前的预印本作为研究成果,NIH鼓励研究人员使用诸如预印本之类的阶段性产品来加快传播速度并提高工作的严谨性。在发表的基础设施方面,Crossref现在允许为预印本分配DOI,并与之后的发表信息相关联,并且ORCID支持预印本作为“作品类型”被添加,便于作者在学术记录中证明他们的预印本。

“谷歌学术”为所有学科的预印本编制索引,并使之在谷歌和“谷歌学术”上可检索。最近的另一个里程碑事件是,medRxiv成为“谷歌学术”主页上有关新冠肺炎的文章的直接链接之一,同被列入的还有JAMA、Nature、Science、Elsevier、 OxfordWiley等出版商。

随着服务和平台的激增,有关预印本的讨论已从其挑战和收益转移到了关于必要标准和最佳实践的社区对话,以建立具有透明政策的、可靠的、可互操作的预印本服务。同样重要的是通过支持多种语言和视障读者的功能来保持可访问性和平等性。同时,还需要更加重视发展中国家的学者如何使用和支持预印本。另一个未解决的问题是由一些预印本服务(通常由志愿研究人员组成)形成的质量控制网络,以及负责过滤提交内容的专家组成员的多样性。

 

用户体验

尽早、尽快传播仍然是共享预印本的主要动机。鉴于同行评审平均需要大约四个月的时间,因此发表论文的早期版本可以使同行了解正在进行的作品并增加读者群。这种快速传播的推动力之一是提交的门槛较低。当学者上传论文时,大多数预印本平台需要最少的元数据,从而使该过程变得相当容易和快捷。这是一把双刃剑,因为这种做法可提高易用性,但同时限制了依赖丰富元数据的过程,例如版本信息的一致记录。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预印本有助于公平竞争。提交或阅读预印本无需花费任何费用。对于许多无法负担订阅费用的机构或国家的学者而言,这尤其重要。此外,预印本还可以传播传统期刊历史上未涵盖的学术研究内容,包括负面结果、基准、常规数据、初步发现、方法和协议以及简短的项目报告。

随着对透明、公正和快速评审的日益重视,一些预印本服务正在试用批注或评论功能,以允许读者提供反馈。例如,大多数医学和生物医学预印本都具有注释功能。但是早期研究发现这种评论和注释功能较少被使用,这引发了有关此类技术在促进有价值的在线讨论方面的可供性问题。例如,2018年的一项研究根据9项服务的样本在9000多篇论文中仅确定了135项假设是有关注释的。从技术角度来看,当前有一系列支持开放评审的应用程序。然而,有趣且“棘手的”部分更多在涉及人的因素的科学社会学领域,尤其是那些开放评审中与声誉、公平、权力动态、偏见、文明以及参与者资格相关的因素。这些问题不是无法克服的,但是它们需要仔细制定政策、程序和工作流,以确保为开放评审和注释提供可信赖和有用的环境。一项arXiv用户研究收到了3.6万份回复,结果显示,用户在面对任何可能发生的更改时都一致要求保持谨慎,并警告不要将arXiv转变为“社交媒体”风格的平台。

作为一个建设与宣传预印本意识的组织,ASAPbio发挥着重要的门户作用。例如,他们最近发布了与生命科学、生物医学和临床研究相关的预印本服务器的政策与实践目录,比较了50种预印本平台的范围、所有权、索引编制和存储。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接受调查的期刊中有39%没有明确提供有关是否可以发布预印本的信息,大约75%的期刊缺乏关于预印本引用的确定政策。研究人员特别是处在学术生涯早期的研究人员,将受益于拥有清楚的关于预印本实践的期刊政策。


展望未来

预印本已然在此,我们应做好准备见证它被更多地采用。随着学术界对预印本的价值和风险的理解不断深入,许多问题都将从中受益。

例如,尽管我们已经看到预印本在不同学科中被使用,但是基于科学的领域仍然是更被人们所接受的部分,并且一定程度上因此而受到了更多的审查。专注于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的预印本有哪些机会、障碍和未解决的问题?

如前所述,另一个未解决的问题是,尚无任何成熟的模式可以确保预印本服务的财务稳定性。与其他通过论文处理费用或提供增值服务来收回成本的出版类型不同,预印本服务的主要前提是它们支持对学术成果不受限制的、开放的、免费的传播。尽管有些人考虑在免费使用预印本的基础上提供付费的增值服务,但是很难找到一种变现预印本的方法去创建可靠且系统的收入来源。目前出版商主导的、将预印本整合到其出版工作流程中的模式,作为早期阶段的研究,也将需要解决如何为额外工作提供资金的问题。

学术记录的概念正在扩大。理解想法如何演变为知识至关重要。如今愈发强调共享从最初调研阶段到最后传播阶段的各种产出,但要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将出版生态系统中的不同节点互连起来。在这个生态系统中,预印本、经过同行评审的文章、支持的数据和代码以及相关的注释、修改都可以被来自不同领域的众多研究人员发现和理解。知易行难,因为学术交流的基础设施需要完善的政策、实践和工作流程,而这些都需要时间进行调整。这种调整需要包括研究人员、出版商、技术供应商、标准开发人员和出资者在内的诸多利益相关者的配合。

正如Ithaka S + R的深入研究所表明的,学科和子领域社区继续分享学术交流实践,但并非所有学科都适合预印本。毫无疑问,预印本已经获得了初步成功,我们应该期待这一领域的进一步发展。但是,我们需要留意,因为技术可能会带来负面或预期外的后果,影响我们创建、验证、共享和存档知识的方式。我们必须考虑上游的可持续性要求,记住我们现在正在试验和创造的服务具有至关重要的长期意义。

最终,决定预印本未来的因素是不同社区的接受程度以及学术企业支持另一种促进交流和创意分享的模式的能力。开放获取并不能完全消除费用和访问的限制,但会将之取缔并重新配置,这得益于学术交流中关键利益相关者的努力。鉴于跨学科和多机构合作的趋势,也许有关预印本未来的元问题之一是,最终将如何协调那些针对特定研究社区单独采取的尝试之举,避免分散的预印本生态。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21339-1267318.html

上一篇:充分利用虚拟活动:作为供应商的出版商
下一篇:当学术记录突破传统论文的范畴时,出版商还能保持有力控制吗?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8 00: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