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纪晴
如何保障学术自由?
2022-5-22 12:03
阅读:1771

如何保障学术自由?

 

现如今,学术自由的重要性已尽人皆知,成为普遍共识。然而,什么是学术自由、怎么做才算学术自由、如何保障学术自由,则众说纷纭,没有共识。因为大家对“学术自由”本身没有共识,显然如何保障学术自由就成为一句空话。因此,尽管大家都说需要学术自由,但实际上学术自由却依然缺乏。

有的人认为,学术自由就是想搞什么研究就搞什么研究,想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任何人不得干涉。也就是说,学术无禁区。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在少数,许多人犯了错误,甚至犯了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比如,国内许多搞基因工程的人,想怎么转基因就怎么转基因,完全把国家转基因安全相关法律法规当一纸空文,导致了许多非法转基因物种进入生态系统,严重影响了我国正常的育种工作,也造成了潜在的生态安全风险。有的人,甚至违反国际禁令和中国有关法律,进行有违伦理和法律的人体实验,最后锒铛入狱。显然,学术自由并不能无法无天,学术研究必须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进行。

有的人则认为,不能打着学术自由的旗号搞伪科学,学术自由必须遵守现有学术规范,不能违背现有公认的权威理论。在此前提下,学术研究才享有自由。也就是说,学术有规范。这种观点比较复杂,不能一概而论。有的人说,近代和古代学术往往都不规范,是否必须禁止或取缔他们搞学术研究?显然,禁止不规范的学术研究似乎也是不妥的。人们是否有进行 不规范研究的权利?非官方学术机构的民间科学爱好者有没有进行学术研究的权利?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这种权利的确是不能被剥夺的。然而,不规范的学术,甚至是伪科学,的确又对学术的发展起到不良作用,至少是无益于推动学术的发展。比如,有的人公然违反能量守恒定律搞永动机研究,要不要支持?公认的权威理论要不要坚持?如果不坚持已有的公认权威理论,每个人都自创一套自己的理论,显然学术就会乱套,谈何发展?但是,如果把已有的权威理论当做神圣不可侵犯的真理,任何人不得挑战,学术就没有创新,又谈何发展?

可见,人们对学术自由的理解还存在许多误区。由于人们普遍对学术自由存在错误认知,因此在现实中如何保障学术自由就必然存在各种问题。比如,许多人受到“学术无禁区”观点的影响,无视或放松法律法规的要求,放任假借学术研究的名义进行违法犯罪的活动。而有关部门对其违法行为进行管制,也会被认为是对学术自由的打压。比如,有些人假借学术研究的名义为日本清华战争罪行翻案,否定南京大屠杀,而如果对其进行批判,就会遭来“压制学术自由”的批评。而有些人受到“学术有规范”观点的影响,则打着学术规范的旗号,压制学术争议、学术批评。比如,在物理学领域,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以及现代量子力学理论被认为是权威理论,主流学术期刊对于任何质疑和批评这些权威理论的文章采取封杀措施,不但不给发表,连审稿的机会都不给。甚至在网络平台上,质疑这些权威理论的文章也会遭到删除,或者给文章打上“没有可靠信息来源”之类的标记,有的网站甚至还封杀作者的账号。

“学术规范”的旗号的确显得“政治正确”,以学术规范的名义对挑战权威理论的行为进行压制和封杀就显得理直气壮。然而,人们忘记了,“学术自由”最初含义,就有要有挑战学术权威的自由。如果没有挑战学术权威的自由,也就根本无所谓“学术自由”了。

学术是否需要规范?当然需要规范。但问题是,什么是正确的学术规范,而不是谁说了算的学术规范。美国就非常喜欢讲“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而这个“规则”当然是美国制定的规则,对美国有利的规则,是美国说了算的规则。只要规则对美国不利了,它就会修改规则,推出新的规则。规则是否重要?当然重要。大家是否要遵守规则?当然要遵守规则。这是毫无疑问的,显然就成为了“政治正确”。然而,一切罪恶都假汝之名而生。显然,我们对美国的质疑并非是否定规则秩序,而是质疑它是否符合正确的规则,即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同样的,对于“学术规范”也是如此,没人会否定学术规范,大家关注的是学术规范的具体内容是否正确。

现在的学术规范是西方国家制定的,是学术权威制定的,是有利于西方国家学术权威的,是他们说了算的。比如,他们制定了一个药物研究的学术规范,即必须进行双盲实验。这个学术规范适用于西药的研发,然而他们却要求中药也必须服从这个规范。双盲实验有一定的合理性和科学性,但它并非是绝对正确的,还存在许多缺陷和不足。实践表明,90%的经过严格双盲实验,FDA严格认证的西药,最后都被认为是不安全的,遭到了淘汰。而现代医学提倡个性化医疗,而个性化医疗本身就构成了对双盲实验的挑战。中国传统的中医中药的思想,本质上就是个性化的精准治疗。以双盲实验作为学术规范来要求中医中药,把不符合这个规范要求就当成是伪科学的做法,显然是错误的。

我们许多国人都非常迷信西方的学术规范。我们并不否认,西方国家兴起现代科学,科学规范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弗朗西斯·培根奠定了近代科学实验的基本规范,促使科学走上快速发展的轨道。这些科学的基本规范显然是必要,实际上也正是这些科学规范成为了科学精神的核心内容。然而,大家并不清楚的是,西方现代物理学的发展,恰恰走上了违背科学精神的道路。从哥白尼、伽利略到达尔文,都表现出了敢于挑战权威、追求真理的科学精神。正是因为科学家们秉持了坚持真理、挑战权威的科学精神,科学才走上了日新月异、迅猛发展的道路。在挑战科学权威的氛围中,爱因斯坦提出相对论,挑战了牛顿的科学权威,甚至还挑战了人们的常识认知。相对论以其颠覆性的理论突破,成为了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理论,爱因斯坦也成为了新的学术权威。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自从相对论成为了权威科学理论,爱因斯坦成为了学术权威之后,就再也不能被挑战了。与其相类似的,现代量子力学理论也成为了不能再挑战的权威理论。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不能被挑战,已经成了西方控制的“学术规范”。挑战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已经成了学术禁忌:主流学术期刊全面封杀,不发表相关论文,网络平台限制发帖、贴标签,甚至删帖封号。质疑者都被贴上“民科”的标签,在学术界无立锥之地,在非学术界也抬不起头来。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诞生一百多年来,物理学基础理论研究出现了罕见的大停滞。这与物理学技术领域的蓬勃发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物理学领域这种二元分裂的现象已经成为了科学史上罕见的不正常现象。

实际上,物理学领域的这种不正常现象,恰恰就是西方控制的学术界违背原有的追求科学真理、敢于挑战权威的科学规范,建立一个违背科学精神、维护科学权威的新规范所导致的必然结果。可见,关键不在于要不要“学术规范”,而在于要什么样的“学术规范”。坚持正确的“学术规范”才能保障真正的学术自由,而固守错误的“学术规范”,只能扼杀学术自由。

什么是正确的学术规范呢?我认为,正确的学术规范首先必须符合科学精神。不符合科学精神的“学术规范”都不是正确的“学术规范”,只能说是学术权威制定的“帮规”。什么是科学精神呢?科学精神就是尊重基本事实和基本逻辑的实事求是精神。在科学精神的要求下,任何违背基本事实和基本规律的假说、理论都应该受到质疑,根本就不存在不能被质疑的权威理论和学术权威。不能被质疑和否定的只有基本事实和基本逻辑。科学理论是否正确,只能根据它是否符合基本事实和基本逻辑来判断,而不是看它是不是学术权威提出来的。

为什么要提“学术自由”呢?显然就是因为有人压制学术自由。谁能够压制学术自由呢?显然就是学术权威及其利益共同体。显然,压制学术自由,阻止人们质疑权威理论,对学术权威及其利益共同体有利,对科学创新发展不利。保障学术自由,不仅保障了公民的基本自由权利,也保障了国家的科学创新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国家需要保障学术自由。

由于学术自由的本质就是坚持科学精神,因此保障学术自由就必须大力弘扬科学精神。认清这一点,就能看穿有些人假借“学术规范”的旗号扼杀学术自由的本质。弘扬科学精神,就必须以基本事实和基本逻辑为学术标准,废除以权威理论和学术权威为标准的“学术帮规”。废除这样的“学术帮规”,学术期刊就不能因为质疑权威理论而拒稿,网络平台也不能压制对权威理论的质疑。学术的是非曲直,只能根据是否符合或违背基本事实与基本逻辑来判断。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曾纪晴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52021-1339689.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3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