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文明之光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ww1380 这里是21世纪的精神家园,不但播种着梦想,也在耕耘着希望。

博文

旧作重温:“道”“器”之辩——即时论坛 ——现代人的精神恐慌

已有 2675 次阅读 2014-1-7 21:42 |个人分类:各抒己见(Airing Our views)|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图书馆学, 工业文明, 道器之辩, 精神恐慌, 价值反思

旧作重温:“道”“器”之辩——即时论坛

——现代人的精神恐慌、工业文明的历史反思与图书馆学理论的未来发展

 

杨文祥

 

题记:翻阅旧作,发现一篇三年前的旧作值得重温,现将格式与字体稍作调整,在尽可能保持原状的情况之下,在科学网上重新发布。  

 

现代人的精神恐慌、工业文明的历史反思与图书馆学理论的未来发展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474749&PostID=25016408 

作者:pww1380  2010-07-05 23:15 星期一 晴

 

海燕的《有些恐惧》一文引发了几则有思考价值的评论。略加整理,记录如下,以便于同行、同学、同好一阅: 

评论人:pww1380 评论日期:2010-7-4 12:39

评论内容:

现代人的精神恐慌、工业文明的历史反思与图书馆学理论的未来发展 


恐惧源于对自己所置身其中的现实环境的缺乏了解和把握。正如我们误入一片一望无边杳无人迹的荒漠或一个古木参天遮云蔽日的原始森林,无法辨认方向,找不到路在何方时的恐慌。如果我们有一个准确的罗盘在手,又对所置身其中的大漠或是森林的面积、方位、地形地貌等地理知识有足够的了解,这种莫名的恐惧自然就烟消云散。 

我们当代人的恐惧源于新旧文明形态的转型。我们所曾熟悉和遵循的人文价值和社会规范在这一转型过程中不断被解构,不断消解。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迅速膨胀的文化荒漠和精神真空。正是这一精神真空和文化荒漠把我们置于没有方向找不到道路的无比恐慌之中。 

工业文明的辉煌成就在于人类对自然和物质世界把握能力的空前提升。而这一历史成就建立在实用主义哲学思想和以数学科学为基础的科学技术体系为代表的工具理性的基础之上。于是,在下意识中,工业文明的历史辉煌也就建立在对人的个性、人的价值和人的尊严的漠视的基础之上。这样,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失衡不但是工业文明的历史必然,而且是当今世界国际社会的社会现实 

文化和人类文明是以价值为核心、为目的,以科学技术为工具为手段的。当现代科学技术的列车呼啸着把人类从工业文明推送到信息文明这一新型历史文明形态的时候,人们才猛然发现,人类对信息文明的价值理性准备严重不足,我们面对的是一片杂草丛生的价值荒原和精神真空 

于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恐慌价值理性准备不足的整体性恐慌便弥漫在当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当今世界深刻影响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各种热点和难点社会问题,诸如人心浮躁、极端思潮与恐怖主义活动、社会稳定等,几乎都不过是这种整体性文明恐慌的具体表现和局部表现形式。海燕所感受到的有些恐惧恐怕也是如此。 

而当前图书馆学研究所出现的技术主义倾向正是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失衡的基本表现形式之一。 

在这种貌似高深莫测的数学分析中,为了适应工具理性的有限性,每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类个体都被抽象为一个个毫无生命气息的数学符号。在这里,孔圣人与江洋大盗的区别不见了,爱因斯坦与一个弱智儿童的区别也不再重要。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能够得出能够适应信息时代个性化信息需要的科学结论 

历史将证明,当人类的人的个性、人的价值和人的发展不再是科学研究的价值取向,科学研究的价值追求固化在科学手段自身的时候,科学也就必然走向自己的反面——不再是科学,沦为一种名之为科学的智力游戏。 

这样,在图书馆学的危机中,我们就不难发现图书馆学研究的未来方向 

图书馆作为人类文明的历史载体和社会信息机制,以图书馆实践为研究对象的图书馆学的学术责任就应该是全面把握人类文明的历史发展方向,从文化价值理性和科学工具理性两个方面反映和发展人类文明。而解决当前图书馆学研究中的文化价值理性与科学工具理性失衡问题,就应该是人类文明由工业文明走向信息文明的转型时期图书馆学理论研究的基本任务之一 


评论人:shy4079 评论日期:2010-7-5 14:04

评论内容: 

道与器的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人们忽略了。仅仅追逐于技术和应用层面的东西,弱化理论上的指导,已经造成了很多人的迷茫。

 

评论人:yolyo 评论日期:2010-7-5 9:43

评论内容: 

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注重“道”(价值理性)的研究,西方培根的一句话“知识就是力量”,造就了“器”(工具理性)的疯狂成长。短时间内经济和技术的激增,看似好事,实则自掘坟墓。“科学”、“知识”相对于“思想”、“智慧”还是低层面的东西,如果充分夸大低层次的“器”,忽略“道”的指导,其路向将越走越偏。西方图书馆学一直注重“技术”层面的研究,国内前一阵网络上也有过“技术酒徒”与“人文烟鬼”的争论。图书馆学在整个社会中只是一个方面,是循着西方的脚步继续前进,还是有自己的发展路向,需要当代的图书馆人深思熟虑。

 

评论人:pww1380 评论日期:2010-7-5 22:49

评论内容: 

上面两位评论人的意见很好。我们图书馆人作为人类智慧资源的守护人具有智慧资源的资源优势和智慧资源天然的理性优势 

具有这两大优势的群体,理应对人类智慧的发展方向具有导航和指向的历史作用。如果我们不能主动地把握人类智慧的发展方向,只是一味被动地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就不但无法履行自己的天职——历史使命,连对自身的命运和发展方向也将丧失理性的把握。 

如此,我们除了自惭形秽,还有何面目以“人类文明的记忆”、“知识圣殿的守门人”和“人类智慧资源的守护人”的形象在世人面前出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96942-756917.html

上一篇:冬日秋思忆旧
下一篇:《信息资源价值论》学术思想诠释之三十——13.理论要点34-36

2 尤明庆 钟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7 07: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