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青
2015年夏,东北乡村行(二)
2015-8-8 23:16
阅读:3367

2011年夏,自南向北一路乡下行,发现玉米地旁的行道树、农田防护林一路出现枯枝落叶、半死不活状态,走到黑河时,发现玉米品种与之前调研地点的一样都是先玉系列种子时,才突然想明白可能是转基因玉米种植带来的问题。这也是在李小文临终前博客上留下的无解对话。

2015年夏,又一路北行,发现该问题在一些地方得到了缓解,特意让学生们留意了这个现象与玉米品种之间的关系,有些地方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在萎缩,有些地方没有显著萎缩。没有显著萎缩的地方现在用的转基因玉米品种叫德美亚1号或2号。与2011年不同的是,2011年农民并不知道自己种植的是转基因玉米品种,而2015年夏访谈到的农民都知道自己种的是转基因玉米品种。

农民的转基因玉米品种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也是我一直没有想明白的地方,因为,地方种子站推广的多是杂交品种,如克山*号,黑河*号。2015年夏,这回在完成我自己的数据获取后,多花了时间跟农民们聊天,得到以下一些信息:

1地方农民的转基因玉米品种是从当地国营农场来的;

2很多地方农户有主观意愿掩饰玉米品种的转基因性质;

3有些农户包括一些村干部,已经拒绝继续种植转基因玉米品种,据这些农户反应:他们用他们种植的转基因玉米德美亚1号或德美亚2号作为饲料喂猪,近4年来出现母猪流产无法生育,即使有生育的,小猪崽子也养不活的现象,这是他们自己说自己不再种植转基因玉米的直接原因;

4由于3的原因,当地农户不吃自己种植的转基因玉米,转基因玉米德美亚1号和2号只作为商品粮卖给国家;他们自己种植些杂交玉米品种供自己食用,不作为商品粮进行买卖。

可悲的是,像黑龙江省呼玛县这样偏僻的地方,德美亚1号和2号这种转基因玉米品种,自2014年开始也被种植,尽管当地从官员到民众有很多人对家乡土地种植转基因玉米可能造成的土壤污染、基因漂移带来的物种污染等伤感和担忧,但挣钱的野蛮冲动导致无人能阻止这种变化,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地任其扩张。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田青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7786-91163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2
推荐人: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