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捷登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djaden

博文

疫情中佩戴口罩小调查

已有 2604 次阅读 2021-3-10 14:44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持续一年多的COVID-19疫情已搅动了整个世界,美国尤甚。疫情以来,尽管在每百万人口的感染和死亡数上稍微保留点颜面,但是在每天新确诊人数和死亡数上,美国坐头把交椅当之无愧,截止2021年2月4日,总病例数和死亡数分别超过2727万和46万。究其原因太复杂,很难归咎于某个人或部门,但也可以归咎于每个人和部门,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每个人和部门都是问题的制造者。雪崩之前,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本文以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地区公共交通上的乘客口罩佩戴情况从侧面反应一个普遍的社会问题。须指出的是,这不是一项严谨的科学研究,仅是一个即兴的小调查而已。

丹佛地区有运行于区内和区间的巴士和轻轨(RTD),每个工作日平均运送35万人次。自2020年3月5日科州出现首例感染者后,疫情急剧恶化,加之非必需人员(如大学的行政人员)的居家办公,RTD乘客数也随之聚减。为安全起见(如为保护巴士司机,乘客需从后门上车),4月初至6月底共三个月内所有RTD服务免费。7月1号重新收费后至今,每个工作日乘客不超过12万人次。尽管乘坐公共交通是一个危险因素,但未见有关乘坐RTD而感染病毒的官方报道。科州总人口约584万,截止2021年2月4日,科州总病例数和死亡数分别达40万和0.56万。

调查方法:

调查RTD的R线轻轨一段20英里(32公里)路程,耗时约50分钟。R线一般拉2个车厢(图1,有时3个),车厢内座位安排分两种,分别有大约44或56个座位,以44个座位的车型为主(图1)。每个车厢内前后各有2个残疾人轮椅预留空间及一个自行车停放处。疫情期间,一个车厢限制30人。R线轻轨的特点是乘客少(因为仅运行于丹佛地区的周边城市),但乘客杂乱(因经过地区大医院和Aurora市中心)。车站内及车厢内均有乘客须佩戴口罩的文字和语音提示。

本人分2个调查时间段,一是2020年7月中下旬,处于第二波疫情期,二是2021年1月下旬至2月初,为第三波疫情的缓解期。调查当天单程或往返了解R线轻轨上乘客的口罩佩戴情况,以人头计数。由于座位的位置限制,不能看清所有乘客的口罩佩戴情况,以看到的为准,看不清的不予计数。因为一个人的佩戴是动态的,可能一会戴,一会儿把口罩拉下来,露出口鼻,以第一眼看到的时间点使用情况作记录。口罩没有严格的定义,任何遮挡物都算,如医用口罩、自制口罩、头巾或围脖等,印象中未看到过有人佩戴N95的。

 

结果与讨论:

过去一年美国大致出现三波大的疫情,分别发生在2020年4月、7月和11月,一次比一次严重,将峰值推高。作为其中一员,科州未能幸免,与全国步调一致,有相似的疫情波动。据www.worldometers.info/coronavirus/信息,科州一天内出现最多新病例发生在2020年11月13日,达6439人;全国一天内出现新病例最多的发生在2021年1月8号,超过30.8万人。轻轨上口罩调查结果见图2,包括当天计入的乘客数及其中未佩戴口罩的百分比。比较起见,当日州的新诊断感染人数一并提供,以示疫情的严重程度。从图2中看出,每次观察到的乘客数并不多,个位数或不超过30。一是本线路的乘客本来就有限,疫情发生后更少;二是非高峰时间调查;三是漏掉一定比例的。因为不是一个严谨的调查,没有刻意去确证车厢内每个乘客的口罩使用情况,重点观察身边的个人。尽管如此,相信收集的数据大致能够以点概面,折射一定的事实。

从图2中得知,调查时段内平均戴口罩的比例为56.7%,相应不戴的则为43.3%,每次有所波动,可能与调查的人数少也有一定的关系。那些计入不戴口罩的,要么根本没有任何遮盖物,要么有,但形同虚设,随意露出口鼻或仅装个样子,松松垮垮的围脖,有很难有防疫效果。车上佩戴口罩与否,无人监督,乘客也互不干涉。一趟轻轨配一个司机,只负责开车。查票的事由RTD警察隔三差五的上车负责,当地警察也可能不定时上车坐几站,都是两人一组,对潜在的不法分子起威慑作用,但对不戴口罩者不管不问 。

从乘客的行为举止上判断,严肃对待、正襟危坐的不多。常见乘客双脚放在对面座位上,一手拿手机,另一手随意抓住座位靠背或手扶柱,或放在窗户下框上,或躺或倚,怎么舒服怎么来,与平时无二。未见有戴一次性塑料手套乘车的。随身携带的物品如背包和食品袋,随意搁置在地板上。吃东西的,饮水的,摸口鼻更是不足为奇。有随意翻看别人留下的垃圾袋的,有躺在座位上呼呼大睡的,有听着音乐、打着节拍、摇头晃脑的。见有乘客拿车厢当健身房的,将手扶栏杆当单杠做引力向上,在地板上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的。

值得一提的是,调查期间正好发生三件标志性事件,一是2020年7月中旬科州州长签署室内及公共交通上佩戴口罩的强制令;二是2021年1月新总统上任伊始签署的有关机场及公共交通佩戴口罩的行政命令;三是国家疾控中心(CDC)发布的2021年2月1日午夜生效的公共交通上使用口罩的规定,都相当严厉,但从图2中看出,三个事件前后乘客的佩戴口罩情况并没有大的变化,可能这些所谓的行政命令或强制令,地面交通上没几个人care。本人原打算1月底不再数人头,终止调查,但看到CDC的信息,很好奇,又坚持了几天,结果仍照旧。

现实就是这样,乘客佩戴口罩与否,全在个人的认识。不戴口罩至少有三个原因,一是平头百姓缺乏自觉性,骨子里养成的舍我其谁、我行我素做派,改掉太难了;二是全然出于无知,所谓的知识和说教纯属无聊,对他们不起作用;三是行政缺乏执行力,就是没有一个具体的执行部门来管这个事,再则,鉴于上面的一和二,即使有执行部门,执行的效率也要大打折扣。

口罩的防护作用已成共识。不是说乘坐地面公共交通不戴口罩就一定会感染上病毒,但至少从一个侧面反映普通人对疫情的态度,疫情如此严重,旷日持久,在一些人眼里还是没当回事,心大的出奇,照常满不在乎,只能一声叹息了。在公共交通上尚且如此,在其它公共场所势必令人担忧,更谈不上户外口罩使用情况了,所以说感染人数多还是有科学依据的。鉴于此,过去的一年,无所谓、糊里糊涂、紧张或无奈,个中滋味,每个人只有自己体会了。

欣慰的是,轻轨上多半的乘客戴了口罩。想想疫情初期戴口罩的人遭受嘲笑甚至攻击,从抵制到当前的接受,还是凸显人们认识的进步。相比于乘坐公交社会层面,各个单位内部对防疫的执行还是比较到位的,大家都遵守规定,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如果没有这些积极的一面,每日的新增病人数更是难以想象。相信佩戴口罩等良好卫生习惯的形成加上疫苗接种人数的增加(以及一年来积累的免疫人群),把COVID-19控制在可接受水平的时间应该不会久远。

 图1. 轻轨外部与内部。

 图2. 调查乘客数、乘客佩戴口罩率及当日州新确诊病人数。

本文作者:Zili Zhai,University of Colorado Anschutz Medical Campus, Aurora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75824-1275980.html

上一篇:口罩情传天下
下一篇:临床医学数据库的建立,采用纵向还是横向数据结构?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4 05: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