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晓雷
我与徐州三块画像石的故事 精选
2020-11-22 11:14
阅读:4017

   按:徐州这几年以汉代文化历史、遗存为核心元素,打造城市旅游品牌。笔者这几年的研究涉及到徐州所藏的三块画像石,因此撰写了下文,发表了在《徐州日报》10月29日“汉风周刊”。 

笔者攻读博士学位期间的研究内容是元代王祯的《农器图谱》。这本书是我国古代农事器具的集大成者,图文并茂,遂引发了我对古代图像与机械史的兴趣,所以工作以后汉画资料成了我关注的一个领域,迄今完成的论文与徐州所藏汉画像石直接相关的有三篇,涉及到三块画像石。这三块画像石对认识、了解汉代的机械史、物质文化史有重要意义,今天就谈谈我与这三块画像石的故事。

第一块画像石名为“舂米图”(图1),现藏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二楼。这块画像石表现了汉代舂碓加工并用“扬扇”清选谷物的劳作场景。我2011年完成论文《汉代“扬扇”考辨》时,还没有看到这块原石,当时利用的是拓片资料。过去在巴蜀地区出土不少双手持扬扇劳作的明器陶俑,但学界对这种器具的命名有些混乱,有的称这种陶俑为持筛俑,还有的称之持铡刀俑,等等。从全国范围的文物资料看,能够明确证明它们是汉代(立式)扬扇俑的文物仅有三件:一件是四川彭县(现彭州)出土的一块舂碓画像砖,现藏国家博物馆;一件是山东滕县(现滕州)弘道院出土的对舂扬扇画像石,现藏山东省图书馆金石所;另一件便是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收藏的这件舂米图。从劳作场景的形象性看,徐州这块最更贴近生活,持扬扇者在躬身扇风,右侧持簸箕者正在倾倒谷物,地上谷堆的右侧还刻画了一群啄食的鸡,增添了浓浓的生活情趣。它是汉代舂碓、扬扇劳作场景的生动再现。

图1 舂米图(局部)

第二块画像石名为“胡汉交战”,现藏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二楼。表现胡汉交战的汉画像石,全国出土非常多,但这件非常难得,因为它刻画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早的钓轮(钓车)形象。2017年3月,我第一次到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参观,在二楼展厅无意中发现了这块画像石中的“钓车”形象。这块画像石是一块残石,从上至下共刻画了三部分内容,胡汉战争、车马过桥和捕鱼图。就在画面的右下角,有一行船钓鱼的画面,船头坐一钓者,手持钓竿,正钓起一条鱼。钓竿上清晰地刻画了一个钓车(轮)。[博文:钓车列传曾详细谈过该故事]


图2 “胡汉交战”图中的钓车

这具钓车之所以引起我的兴趣,是因为它彻底解决了机械史界长久以来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著名科技史家李约瑟在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发现绘有钓车,经与欧洲相关图像对比考察后认为,《寒江独钓图》绘有世界上最早的钓车图像。同时李约瑟根据成书于公元3-4世纪的《列仙传》上一则“陵阳子明”的故事,因该故事提到窦子明的“钓车”,所以他推断中国大约在东汉到魏晋期间出现了钓车。但是李约瑟的这一推断始终没得令人信服的佐证。

据武利华先生的《徐州汉画像石通论》,这块画像石是2001年在安徽宿州埇桥区栏杆镇发现的,从画像题材和雕刻风格判断,年代应为东汉中期。这样就非常确凿的证实了早在东汉时我国已经发明、使用了钓车,这具钓车形象要比马远《寒江独钓图》中的早1000多年,说明汉代已经将轮轴原理用于渔业,同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是目前世界上最早的钓车形象。

第三块画像石是一幅牛耕图,现藏徐州汉文化景区的汉画长廊。我2017年3月徐州之行曾参观过这块画像石,但由于该石被玻璃所罩,光线反射严重,拍摄效果不佳。2018年10月,我再次赴徐州考察该画像石,这次拍摄到了较清晰的画面。我之所以关注这块画像石,是因为这幅牛耕图的画面上刻画有一件罕见的翻土农具——耒耜(图3),其形制特别,在汉画资料中绝无仅有。2017年11月,武利华先生出版了《徐州汉画像石通论》,其中专门论述了这一器具。但我觉得此画还有进一步探讨、分析的必要,特别是其中的“耒耜耕”对研究我国古代的“耦耕”、“踏犁”等技术具有重要价值,于是在武先生的基础上对该牛耕图中的马鞍形犁壁、耒耜耕以及画面下层中几人手中所持器物做了进一步分析,相关探讨已经发表了今年第4期的《农业考古》[论文题目《对几件汉代农耕“文物”的考辨》]。


图3 据《徐州汉画像石通论》重绘的耒耜耕

以上所述便是我与徐州所藏三块画像石的故事。徐州有丰厚的汉文化基础以及众多的汉文化遗迹,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挖掘、利用好这些资源,为弘扬徐州的汉文化做出更大贡献。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史晓雷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451927-1259401.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31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2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