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zc009 我本布衣,躬耕在希望的原野上。

博文

游成都武侯祠随感

已有 3482 次阅读 2012-5-31 14:25 |个人分类:身边那些事|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创新, style, 武侯祠, 忠贞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当年杜甫寻迹古人,怕不曾料想身后所立处亦为风景。游杜甫草堂翌日,寻武侯祠去时,不免如此感慨。
武侯祠处的历史厚度较之草堂,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深远些。周游一圈之后,我心头突然惶恐不安起来,虽说对三国这段历史耳熟能详,置身其中却感觉坠入了时空交隔的历史云雾中一般。于是请来导游,希望能使得迷雾稍许弥漫开些,毕竟不到一个小时的讲解任谁也无法把玩千年的岁月往事。不过自身些许的知识加之专业的导游,自然还是受益非常的,私底下自以为“专是博的功夫,博是专的涵养。非专无以广博,非博无以精专”之浅见,亦得以印证,几多快慰。
自然景观需要以自己的眼光去发现,去欣赏,而人文景区则需要有人前导观谒。拍影留念是现代的赏玩之道,多少缺乏心境,无心境则外在物景与内在心景难以交融,相机采撷之风景不能不谓之美妙,却无以传神,尤其是于人文景观处,更难抵达心与神交的境地。“喀嚓”声处已失敬畏之心,把玩心切,又欲揽尽每一寸地,更不要说拜谒了。
当年诸葛亮自比管、乐,而今看起功业已然超越之,直追周、伊了。不过有此功业,不能不说三顾茅庐之刘备,尚人识才之品及信人任人之德。身后君臣同庙,古今唯此一例。或许后世不遇之才,多缅怀诸葛,在追慕先生德业的同时,多多少少也寄托了自身能够一展宏才的情愫吧?杜甫可算作一例,武侯祠内许多匾额联对亦多引自杜甫诗作,算是武侯祠一大观。其间说是岳武穆书之《前后出师表》刻石,亦是展示了后世人对人生际遇的无限感慨。
武侯祠中有一副清人赵藩题写对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后来治蜀要深思”颇值得学习。这幅对联虽为政治联,于为人、治学处也多有裨益。其实这副联对更好的解读,还是诸葛亮的《戒子书》: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冶性。年与时驰,意与岁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叹穷庐,将复何及!

 后记:近日看科学网又提起创新与诺奖之争议,草乱行此草文兼做草率之思:为何睿智学人总绕不开迷恋二字?为什么自身不能立忠贞,而总是惦念别人给我立牌坊呢?



游记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50882-577004.html

上一篇:毕业赠言
下一篇:读书杂感

11 施泽明 吴飞鹏 杨月琴 赵凤光 陈湘明 彭振华 许洪光 曾新林 余昕 fansg yxh316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4 04: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