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rti-soil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zb9233 本人从事土肥领域的研究、服务、推广工作。

博文

常想一二

已有 1678 次阅读 2021-10-18 17:4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常想一二》,是台湾作家林清玄的一篇散文。

在文中,林清玄先从朋友客厅中的一副对联谈起,认为人生中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我们要记得生活中好的一二事,这样才会让我们心胸开阔,不会深陷于悲观或者绝望的境地不能自拔,进而能够鼓起生活的勇气,用乐观积极的态度,勇于面对生活中的挫折,积极乐观地生活下去。

《常想一二》,风格淡雅,充满了哲理性的思考,短小精悍,说理亲切自然,让人回味无穷,读过之后深受启发。

原文如下:

       朋友买来纸笔砚台,请我题几个字让它挂在新居客厅补壁。
      这使我感到有些为难,因为我自知字写的不好看,何况已经有很多年没写书法了。
      朋友说:“怕什么?挂你的字我感到很光荣,我都不怕了,你怕什么?”
      我便在朋友面前展纸、磨墨,写了四个字:“常想一二”。
      朋友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意思是说我字写的不好,你看到这幅字,请多多包涵,多想一、二件我的好处,就原谅我了。”
      看到我说笑的态度,朋友说:“讲正经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俗语说:‘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我们生命里面不如意的事占了绝大部分,因此,活着本身是痛苦的。但扣除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还有一、二成是如意的、快乐的、欣慰的事情,我们如果要过快乐人生,就要常想那一、二成好事,这样就会感到庆幸、懂的珍惜,不致被八九成的不如意所打倒了。”

       朋友听了,非常欢喜,抱着“常想一二”回家了。
      几个月之后,他来探视我,又来向我求字,说是:“每天在办公室里劳累受气,一回家之后看见那幅‘常想一二’就很开心,但是墙壁太大,字显得太小,你再写几个字吧!”
      对于好朋友,我一向有求必应,于是为“常想一二”写了下联:“不思八九”,上面又写了“如意”的横批,中间随手画一幅写意的莲花。
      没想到过几个月,我再婚的消息披露报端,引起许多离奇的传说与流言的困扰。朋友有一天打电话来,说他正坐在客厅我写的字前面,他说:“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你,念你自己写的字给你听: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事事如意。”
      接到朋友的电话,使我很感动,我常觉得在别人的喜庆锦上添花容易,在别人的苦难里雪中送炭却很困难,那种比例,大约也是八九与一二之比。不能雪中送炭的不是真朋友,当然更甭说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了。不过,一个人到了四十岁后,在生活中大概都锻炼出宠辱不惊的本事,也不会在乎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或落井下石了。那是因为我们已经历过生命的痛苦与挫折,也经历了许多情感的相逢与离散,慢慢的寻索出生命中积极的、快乐的、正向的观想,这种观想,正是“常想一二”的观想。

        常想一二的观想,乃在重重乌云中寻觅一丝黎明的曙光,乃是在滚滚红尘中开启一些宁静的消息,乃是在濒临窒息时,有一次深长的呼吸。生命已经够苦了,如果我们把几年的不如意事总和起来,一定会使我们举步维艰。生活与感情陷入苦境,有时是无可奈何的,但是如果连思想和心情都陷入苦境,那就是自讨苦吃,苦上加苦了。在波涛汹涌的海上航行,我早已学会面对苦境的方法。
      我总是想:从前万般的折磨我都能苦中作乐,眼下的些许苦难自然就能逆来顺受了。
      我从小喜欢阅读大人物的传记和回忆录,慢慢归纳出一个公式:凡是大人物都是受苦受难的,他们的生命几乎就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的真实证言,但他们在面对苦难时也都能保持正向的思考,能“常想一二”,最后他们超越苦难,苦难便化成生命中最肥沃的养料,是为了他们开启莲花所准备的。
      使我深受感动的不是他们的苦难,因为苦难到处都有;使我感动的是:他们面对苦难时的坚持、乐观、与勇气。原来如意或不如意,并不是决定于人生的际遇,而是取决于思想的瞬间。

7d4fdf2f6af348ea8f36263f6f85da86.jpeg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40418-1308433.html

上一篇:开裂的丑桃
下一篇:桂花开了

20 郑永军 尤明庆 刁承泰 李宏翰 杨正瓴 刘炜 范振英 周忠浩 唐小卿 孙颉 冯圣中 王启云 姚小鸥 张鹰 詹福如 李志宏 汪育才 杜占池 宁利中 史永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12: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