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红艳
希望自己有各种信号通路面对挫折
2017-7-29 02:59
阅读:2043

忽然非常感慨人生,发现自己和身边的人在遇到挫折时好像各种各样的突变体。

比如说吧,有些人平常和大家一样,但是一旦遇到很小挫折就一蹶不振,很像我原来在的实验室研究的盐胁迫敏感突变体。有人对特定的某些胁迫敏感,有人对所有的胁迫敏感。另外有些人,平常也看起来很平常,可是在关键时刻,就能站出来,突然一下子很高大,好像功能获得性突变体。而我只希望自己能像野生型,在遇到挫折时,能够先启动各种应急信号通路,试试能不能解决问题,或者修复伤害,如果事情太糟,就启动细胞凋亡,舍弃一些东西,希望日后恢复。不明白挫折会使人更加强大还是更加脆弱,还是挫折使一些人更加强大另一些人更加脆弱?挫折会通过各种方式在心里留下阴影,也有可能通过各种方式将你的调节机制激活。不管经历过什么,要面对什么,我希望自己有泛素化降解途径和蛋白酶体帮我降解帮我忘却;我希望自己有各种受体和信号通路帮我感知胁迫,应对胁迫,但是也不要超级敏感,草木皆兵;我希望自己有细胞凋亡的机制让我能够果敢地选择放弃无可救药的组织细胞,而保存实力;我希望在胁迫中,我依然能努力吸取阳光和水分或者食物,积蓄能量,应对之后,还记得要成长;我希望自己有一些冗余基因,一旦不小心产生突变,还可以存活;我希望自己受到胁迫时能够鞭策自己,更早地开花结果。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大家都在努力一丝不苟地生活。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郝红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434778-106854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