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的一个模式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ngxun 本博将以数学杂文为主,科技杂文为辅,其它杂文为补。

博文

乔姆斯基 ── 美国的一位学者、批评者和爱国者

已有 7450 次阅读 2017-9-25 03:45 |个人分类:天下|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美国, 乔姆斯基

作者:蒋迅

据维基百科:艾弗拉姆·诺姆·乔姆斯基(英语:Avram Noam Chomsky,1928年12月7日-),美国哲学家、语言学家、认知学家、逻辑学家、政治评论家。乔姆斯基是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的荣誉退休教授,他的生成语法被认为是20世纪理论语言学研究上的重要贡献。他对伯尔赫斯·弗雷德里克·斯金纳所著《口语行为》的评论,也有助于发动心理学的认知革命,挑战1950年代研究人类行为和语言方式中占主导地位的行为主义。他所采用以自然为本来研究语言的方法也大大地影响了语言和心智的哲学研究。他的另一大成就是建立了乔姆斯基层级:根据文法生成力不同而对形式语言做的分类。乔姆斯基还因他对政治的热忱而著名,尤其是他对美国和其它国家政府的批评。从1960年评论越南战争以来,他的媒体和政治评论便越来越著名。一般认为他是活跃在美国政坛左派的主要知识分子。乔姆斯基把自己归为自由意志社会主义者,并且是无政府工团主义的同情者。据艺术和人文引文索引说,在1980年到1992年,乔姆斯基是被文献引用数最多的健在学者,并是有史以来被引用数第八多的学者。

李泳老师写过一篇“数学化的语言学”,对乔姆斯基的语言学成就做了介绍;张忆文老师写的《数学之美》摘抄中也提到他。

我对乔姆斯基的了解始于我在美国东海岸读书期间。当时的一位美国同学是乔姆斯基铁杆粉丝。他找到了能找到的所有的乔姆斯基的演讲录音。并给乔姆斯基写了信。记得当时乔姆斯基的回信里说,让我的这位同学好好学习,因为只有在自己的业务上出类拔萃了,人的话才能有人听并且美国政府也不能把他怎么样。我想这是乔姆斯基自己的亲身体验。当然他的这套经验之谈在别的国家不一定管用。后来我毕业转到美国西海岸工作,在加州认识了同学的表弟。没想到他表弟一家坚定地反乔姆斯基。我当时有点诧异。於是他立即买了一本“The Anti Chomsky Reader”送给我。我欣赏乔姆斯基对美国政府的许多尖锐批判,但同时也不能接受他的无政府主义思想。这里面说来话长,只好以后找机会再说吧。而今天只想转一篇很多年前的好文。据说是深圳市2011年高考一模语文试题之社科文阅读试题。

美国曾经是一个允许不同声音的国家。在我看来,这是美国伟大的原因之一。美国的伟大还能继续吗?下面请欣赏这篇好文。

伟大的批评者,往往是伟大的爱国者

作者:张伟;选自《中国青年报》

8月13日,美国重量级的学者、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诺姆·乔姆斯基在北京大学接受名誉博士学位并发表演讲。只有经过仔细鉴别和彼此对照之后,才能弄清这位82岁的老人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作为著名的语言学家、哲学家和政论家,或按他自己喜欢的称呼,作为一名知识分子,乔姆斯基在短暂的中国之行期间,用沙哑低沉的声音表达了对中国当下事务的认识,并延续了批判美国政府的老调。他带来一股旋风,除了知识界的欢呼外,《人民日报》也就此发表报导,称他受欢迎的程度“超过国家元首”。

事实上,只要对这名学者的生平略作了解,我们便不会感到讶异。乔姆斯基以“异见”姿态闻名世界,他对美国政府的批评立场一生不变,曾把美国政府比作“饿狼”或“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他甚至抨击美国人最珍视的“民主”,认为它是虚伪的。

这些批评,并未给他带来太大麻烦,相反,却为他赢得卓越的声望。他被美国媒体评为当代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名公共知识分子之首。不过,这并不意味著我们需要全部赞同乔姆斯基的尖锐抨击,以及他彻底的无政府主义观点。如果说乔姆斯基为我们带来了有益的启示,那也并不在於他的观点本身,而在於这种观点所持的姿态:批评者。

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合格的批评者,以及对待批评者的宽容态度,是我们社会当下亟须拥有的资源。在目前这个变化急剧、事端丛生的发展阶段,缺少合格的批评者,或者缺少对於批评者的宽容态度,将会带来无穷恶果。

在乔姆斯基看来,保持怀疑和批判的姿态,是知识分子的天职,因为知识分子享有知识的“特权”,并有专业能力对事物进行深刻剖析。在他看来,知识分子永远面临著两种选择:做一个向权威俯首帖耳的御用文人,或做一个独立的批评者。他认为,选择成为一个批评者尽管可能在当下遭遇烦恼,却能使知识分子最终避开历史和道义对他的审判。也许正是基於这种观点,乔姆斯基成了美国政府永远的反对派。即使在中国之行的演讲中,他也会时不时地将话锋转回到大洋彼岸那个“强权政府”上。

中国的知识界乃至整个社会,有必要对这一番我们略有些陌生的言论进行检视,并且从中得到有益的思考。我想,乔姆斯基的中国之行,是促进这种思考的恰当时机。

我们的社会历来缺少对“批评”的集体思考。无论是批评者,还是被批评者,都有必要从乔姆斯基所带来的信息中学到点什么。

对於那些试图以自己的批评来使社会获得或大或小改进的人来说,学习乔姆斯基强硬而坚持的姿态并不困难。通常,他们只需要准备几句犀利的言辞和一副好胆量,就可以变成一个无所不在的反对者。然而他们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何使自己的批评变得真诚并获得逻辑的力量,从而使自己的对手也不得不正视这种批评?

而对於被批评者而言,他们应该从乔姆斯基的身上得到更多启示。

乔姆斯基在对美国社会和政府提出千般批评的同时,内心却承认,美国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他对美国的批评,与其说是一种敌视,毋宁说是一种认同:一个人肯付出一生来对一个国家的缺点进行批评,也许是他用来表达自己对这个国家热爱的最好方式。古今的历史一再证明:伟大的批评者往往是伟大的爱国者。

一个如同乔姆斯基这样的批评者,对於一个公民社会而言意义重大。他可以帮助警惕或规避可能存在的政策失误,也能抵消因为意见过於趋同而导致的独断和冒进。甚至,这样一个批评者能否存在,本身就是一个社会是否开明的评判标准。

如今,尽管批评声存在於我们社会的诸多领域,但在一些重要领域,尤其是在乔姆斯基所重视的知识分子群体中,批评者的角色却愈发稀缺──至少,像他本人那样有品质的批评者日益鲜见。

颇有意味的是,乔姆斯基发表演讲的北京大学,曾经因为引领知识分子的独立和批判精神而广受美誉,如今却同样因为日渐失去这种精神而饱受批评。不知道乔姆斯基这次来访,是否能帮这所学校乃至整个中国知识界,拾回一些并不久远的记忆。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20554-1077577.html

上一篇:微博 (《数学都知道》丛书专题 3)
下一篇:蒋氏家族与济南百花洲的一段历史
收藏 IP: 23.118.52.*| 热度|

2 李颖业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3 0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