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精选
2021-7-23 17:31
阅读:2416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李建国

千百年前的女赌棍李清照在词中回答侍女的这一句话,让多少人借喻感慨时光的无情。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没有岁月的洗礼,人又何来成长?曾几何时,我也是那个偷鸡走狗、上房揭瓦、捕鱼捉蟹的懵懂少年。每天有玩不完的游戏,实现不完的梦想,也有想吃不完的美食。玩起来不知疲倦,废寝忘食,曾经记得有一次月圆之夜,生产队东西头的两拨小朋友混到了一块,借着月光大伙一起玩躲猫猫,我躲在草垛里竟然睡着了。要不是自己在爸爸的喊声中及时醒来,又不知道要挨多少揍。小的时候最开心的莫过于看电影,那时候看电影可不是现在的电影院加可乐爆米花,小时候的电影院的都是露天的。接到放电影的通知,大伙一般都早早的拎着小板凳坐在村部的大的空旷场地上等。电影晚上7点钟开始,五点半大伙都已经在场地上边聊边等了。我胆子比较小,看电影的时候就坐在爸妈附近,甚至就在怀里待着,生怕看到电影里出现恐怖的镜头,如若躲不过,只能闭着眼,脑袋一直往爸妈的怀里缩。不安分的小朋友就在附近的草丛中三人一伙的抓萤火虫、知了还有青蛙。也有运气不好的,遇到蛇和黄鼠狼的。电影一散场,大家作鸟兽散。我一般大气不敢喘,紧跟着爸妈往家跑,庄稼人白天干活晚上睡得早。看完电影算是比较晚的,快点赶到家里好睡觉。我们家在生产队的最边上,黑路最多,每次都把我一路狂奔,不看往后看一眼。

现在,我的孩子也经常在家依偎在我的身旁看电影,哆里哆嗦闭上眼睛往我怀里钻,像极了我小时候的模样。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们约定好了要来一次恐龙大战,我永远是要扮演那个被他打败的三角龙角色,他今天高兴了就是重爪龙,不高兴了就是霸王龙,甚至还要扮哥斯拉欺负我这个可怜的吃草三角龙。每次,打一会儿我就累了,小朋友却很不满意,每次都要大战几十个回合才行。不知不觉中,我也到了时不时就感觉累的时候,孩子就是不断成长的绿色,不争不抢,不声不响,不卑也不亢。而我这红色,却是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失去了光泽。想起自己在刚工作的时候,第二天的工作,头一天已经安排好了。每天有做不完的工作,写不完的论文和做不完的实验。逼着自己每年要完成多少的工作量,发表多少篇论文。现在自己却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

人都说,什么年纪干什么年纪的事情。错过了年岁,要不落个为老不尊的名号,要不就是多个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感慨。我该做什么?也许这个绿就是我以后努力的方向。当然孩子是自己的责任。对于我这个大学教师来说,培养学生,为学生的科研、实验和写论文做好支持和服务工作也不失为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这几年,我整个人的节奏降了下来,更多的在思考未来的方向。今年我将手里仅有一点经费都投入到了野外的试验田当中,咬紧牙关重新做回农民,带领学生从头坐做起,从最基本的种地做起。一步一个脚印,期待今年地里的绿色能带给我们更大的惊喜。

答赌棍:明了,明了,花落成泥引绿俏。

                                                      2021年7月23日于静远楼1212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李建国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9327-1296697.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4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