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母亲节里忆母 精选

已有 6296 次阅读 2015-5-10 22:22 |个人分类:人生漫笔|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母亲, 母亲节, 忆母

母亲节里忆母

(王德华)

 



今天一直下雨。有点冷。白天的温度降到了9度。

今天又是个温暖的日子,母亲节,是子女感恩的日子。

曾看过网上流传的摄影师焦波的作品《俺爹俺娘》,记录了他父母生活的照片,很有心灵震撼力。有一张老母亲走在小路上的照片,说明是“每次我离家时,总不让娘送,娘也答应不送,但往往到了村头,猛一回头,娘就跟在身后……”。有过这种经历的,看着照片,读着照片说明,眼泪就会不听话。

新一期《读者》上有篇短文,题目是“摘些山花给妈妈”,作者也是说每年都是在寒冷春节回家与家人团聚,他说(以后)“应该多回家,尤其要在春暖花开的季节,摘些山花给妈妈”。想象一下,这真是一幅美好的画,很温暖、温馨、甜蜜。

母亲,是给自己生命的人,抚育自己长大的人,最惦记的人。都说子女要感恩,母亲的情深似海,恩重如山,怎么能报答的了。

今天在微信上说,母亲,可以用“伟大”这个词。祝福伟大的母亲们,节日快乐!

母亲健在,是一种祝贺方式,温馨、快乐。

母亲不在了,母亲节就是怀念的日子,心痛。

春节,怀念母亲。清明节,怀念母亲。中秋节,怀念母亲。母亲节,还是怀念母亲。母亲走了,只有怀念了。

在这个日子里,记录关于母亲的一点记忆。

记忆中,母亲几十年来总是在家里忙碌。母亲回娘家,我记忆深的只有两次。一次是姥姥过世,一次是表哥结婚。由于是小脚,需要父亲用小推车送接。出的最远的门是离家20里地的县城。父亲推着母亲和我去县城,母亲、二姐和我照了一张合影。那是母亲唯一的一张照片。母亲跟父亲生前都没有一张合影。真是一件憾事。

母亲出门时间最长的就是那次在公社医院的日子。那天早上,早早起床忙碌的母亲合衣躺在炕上,我们以为她累了,再睡一会儿。吃早饭了,叫不醒她。我摇晃她的身体,她不回应。我就慌了神。请来了赤脚医生,医生说送医院吧。我的大伯叔叔们,找木棍、木板,做担架,抬着母亲急急火火往十里地外的公社医院赶。那一住就是很长很长的时间。几个星期后,母亲才醒过来。出院回家后,行动不便的母亲离家最远就是在胡同口的那块大石头上坐着,等我们回家。

这是我记忆中,母亲离家的日子。母亲在42岁时生下了我。对于年轻时的母亲,我没有一点印象。记忆中的母亲有大家闺秀的派头。穿戴每天都是整整齐齐,精干有神。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各种物品摆放也是井然有序。

母亲的家务活是很上档次的,无论缝缝补补、做衣做被子,还是饭菜的手艺。麦收时分母亲擀的白面饼,单饼和双饼(加葱花),摊的薄薄均匀的煎饼,烙的火烧,伏天里擀的鸡蛋面条,还有春节蒸的发面大饽饽,蒸的鸡白菜、做的小炒菜、煎的鲅鱼… …都是想起来就回味无穷的。小时候病了的时候,最想吃的就是母亲的手擀面,那娴熟的刀工,切的面条柳丝似的,细细的,宽窄一致、整齐,无论是黄瓜鸡蛋卤子、西红柿鸡蛋卤子,还是只有葱花烤油,都是香醇可口。

家里每年都养鸡,母鸡下蛋,公鸡庆祝春节。我们家也养鹅,还养过鸭。我小时候还在村后放过鹅的。姐姐养过兔子,在院子里给兔子挖了个窝。兔子得了干爪病,还记得用炒菜油抹在兔子的爪子上。我记忆深的是母亲为我做鸡蛋小米养鸟。记不清谁送给我一只野鸟,很漂亮的,姐姐帮我去姓孙的爷爷家借了精致的养鸟笼。鸟笼挂在我们家院子里晾衣服的铁条线上。鸟儿一天天长大,最难得的是在那个贫穷的时代,母亲用蛋黄拌小米帮我喂鸟。后来,不知道小鸟怎么把笼子打开了,自己飞出来,不见了。

父亲脾气不好,有主见,是一家之主。我的记忆中,他们老两口没有拌过嘴。母亲对父亲百依百顺,尽管比父亲年长,恪守封建礼教。对父亲的照料也是体贴入微。父亲患有哮喘,小时候我不懂。只记着父亲咳嗽的日子,母亲凌晨起来给父亲煎大豆腐,煎鸡蛋。后来知道是止咳,对治疗哮喘有用。现在想起来,很没有出息,那个时候由于对油香有特殊的嗅觉。闻见香味,会从睡梦中醒来。看见母亲把煎好的黄黄的豆腐,或是鸡蛋,端给父亲吃。有时候,父亲见我醒了,就往我的嘴里放一筷子。往往很失望,没有一点咸味,所以以后就没有了想吃的欲望。

母亲是独女,很要强。母亲笑起来是什么样子,我没有多少印象。只记着她对我们的言行举止要求严格,对姐姐们的要求尤其严厉。母亲从来没有对我动过粗,对姐姐们却是呵斥过,也动过手。母亲的胸怀,母亲的品行,对子女成长过程中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

母亲由于体胖,有高血压。我们那个时候,没有一点保健常识,也不知道如何预防。

母亲走了多年了。随着年龄见长,对母亲的思念也愈强。前些年,写了些怀念文字。开始的时候,落笔很难。怀念的滋味,不好受,写着写着泪就会流下来。现在好多了。

我的母亲是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节日的。祝贺不祝贺,她也不知道。对于我,又有了一个怀念的日子,心理寄托的日子。经过了苦痛,能在一个属于母亲的时间里,静静怀念逝去的母亲,也很好。

祝福天国里的母亲!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757-889196.html

上一篇:个人反思:自己曾认真思考过如何做研究生导师吗
下一篇:课堂上胡言:知识的有用和无用

34 罗德海 陈楷翰 李学宽 庄世宇 曹秀芹 蔡庆华 赵美娣 雷栗 郑永军 武夷山 孟津 鲍海飞 李雄 杨顺楷 黄永义 徐绍辉 王春艳 陆俊茜 李承哲 黄彬彬 曾体贤 李竞 张忆文 吴斌 周明明 朱永宁 李志俊 徐晓 张晓良 蒋新正 wangqinling zhouguanghui shenlu zg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1 11: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