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冬日里的麻雀

已有 4989 次阅读 2014-12-6 16:01 |个人分类:科普随笔|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麻雀, 越冬

冬日里的麻雀

(王德华)

  冬天里,园区里的树木,大都失去了色彩。最后的傲慢的蔷薇花、月季花,也终于在严寒里衰败了。最突出的当属银杏树了,那扇形的叶子从绿色变成了黄色,然后等有一天一阵寒冷的强风袭来,满树的黄叶纷纷落下,铺在了地上,厚厚的一层,黄黄的。一直留在树上,有些色彩变化的,还有悬铃木,绿色、砖色相杂的时候,也很好看。还有就是那叶子落光以后的金银木了,枝条上挂满了红红的小珠子,在阳光下很是美丽。

   冬天里,经常见到园区里成群的灰喜鹊和小麻雀,时而在地上忙着找食物,时而飞向树枝歇息。结满红果果的金银木上经常有成群的麻雀驻足。远远看起来像是一幅油画,红果果像梅花,陪着枝头上唧唧喳喳的麻雀。我站在寒风里,远远看着这些小精灵们,它们会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就又一起飞向他处,一会儿树上,一会儿地上。冬日里,叽叽喳喳的声音不多。

   曾在冬日里见过路边冻死的麻雀,应该是从树上掉下来的。作为恒温动物的鸟类,体温一般很高,比哺乳动物高出4、5度。包括我们人类的体温大都在37度摄氏度左右,鸟类的体温可达40度以上。一直有一个疑问,体型这么小的麻雀,到了零下几十度的时候,身体与环境的温差是很大的,散热很快,冬天生活的压力是很大的,它们是怎么越冬的呢?要是食物不足,遇到严冬,该怎么办呢?

   麻雀到冬天是聚群的,好像一年四季都是聚群生活的。冬天里,聚群生活可以保暖,减少热量散失。麻雀是与人类最密切的一种鸟类了,所以在人类的各种建筑中,都有它们的巢穴。有些麻雀也在树上筑巢,据说是在树洞里筑巢得多。

   还记得小时候在农村里,冬天里晚上拿着手电筒去牛羊猪圈、废弃的房舍等的墙角处,抓麻雀的经历。也有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轰吓麻雀,直到麻雀飞不动,突然落地,这样的抓麻雀的经历。知道麻雀冬日里是找温暖避风的地方筑巢过冬的。我现在住的房子里,连接空调室外机和室内机的墙壁通道里,应该有一家麻雀,有好几年了。经常在周末的早上听到里面有动静,有时候响声大了点,也会拍拍手掌,让它们小点声。到了春天,也有响声,应该是生儿育女了。也见过窗外的空调机上时不时有麻雀站在上面。

   说起麻雀,应该说是很熟悉的。小时候也曾喂养过小麻雀。刚孵出不久的小麻雀,从巢里抓回家,放在纸盒子里,或者葫芦瓢里,到野外抓蜘蛛、蚂蚱、小虫子等喂养它,小家伙很能吃。只要听到有人过来,就把嫩黄的嘴张的大大的,唧唧喳喳地叫着,有时候蚂蚱个头大了点,会把小麻雀噎着了,还得用力再拽出来,然后把食物弄下,再喂给它。没有逮到昆虫的时候,就把煎饼嚼碎了,糊糊状,喂给小麻雀。记忆中,麻雀从小养,是很容易养活的。等会蹦蹦跳跳了后,只要听到你的呼唤声,就会跳过来。但记忆中麻雀好像是养不熟的,即使在房子里飞来飞去很多日子,一旦有机会从窗户飞出去,一般就不回来了。看来,外边的世界太有诱惑力了。也有人说,麻雀很难养活,气性十足,宁愿饿死,也不会屈服。少年期的麻雀,就有脾气了,不愿意受束缚,一般很难养。

   麻雀在中国有一段很悲惨的历史,被列入“四害”名单,在轰轰烈烈的除四害运动中,不知有多少麻雀失去了性命。也记得上世纪90年代,北京街头上有烤麻雀串的。时至今日,麻雀数量逐渐减少了,大众对麻雀也有了新的认识,保护麻雀的意识也强了。所以,昔日见到人类就逃命的麻雀,今天也经常环绕在我们身边,但还是十分警觉。  

   曾在一期《读者》上读到一段关于麻雀很美的文字。前几天找了出来,又读了一遍,很喜欢这段描述,转引如下: “我把麻雀看作鸟类中的“平民”,它们是鸟在世上的第一体现者。它们的淳朴和生气,散布在整个大地上。它们是人类卑微的邻居,在被无视和被伤害的历史里繁衍不息。它们以无畏的精神,主动亲近莫测的我们。没有哪一种鸟,肯与我们建立如此密切的关系。在对鸟类做了多次比较后,我发现我还是最喜爱它们。我刻意为它们写过这样的文字:

它们很守诺言

每次都醒在太阳前面

它们起得很早

在半道上等候太阳

然后一块儿上路

它们仿佛是太阳的孩子

每天在太阳身边玩耍

它们习惯于睡觉前聚在一起

把各自在外面见到的新鲜事情讲给大家听

由于不知什么叫秩序

它们给外人的印象

好像在争吵一样

它们的肤色

使我想到土地的颜色

它们的家族

一定同这土地一样古老

它们是留鸟

从出生起便不远离自己的村庄。”

 

这段美丽的文字是一个叫苇岸的作者写的。因为查找这段文字,才知道苇岸英年早逝,39岁那年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位很有才华的青年作家,给人间留下的文字不多,《大地上的事情》应该是他的代表作了。

西宁的朋友转发了几张电线上站满乌鸦的照片,说西宁的西城区每年冬天,一到傍晚,城外的乌鸦就成群结队的聚集在城西区过夜。据说这种现象已经持续十年了。城外的乌鸦在冬天到城里来过夜,大概取暖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问朋友,不知道麻雀冬天是怎么过的。朋友一句话“你研究研究吧,记得小时候冬天的麻雀最好抓,是不是冻僵了呢?”应该不是冻僵的吧,冻僵的麻雀还能苏醒吗?或者说麻雀有蜇眠的习性吗(晚上体温降低,白天恢复高体温),印象中麻雀是没有这种越冬技能的。

本想写点麻雀如何过冬的文字,写到这里,不知道写成什么了。就这样吧。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757-848920.html

上一篇:乡村里走出来的孩子,首先要排除自卑心态
下一篇:生命关键时刻的感觉

23 朱晓刚 曹聪 陈安 陈楷翰 李世春 杨正瓴 赵序茅 姬扬 吕喆 李学宽 刘立 尤明庆 韦玉程 张叔勇 梁进 王善勇 李志俊 陆俊茜 刘钢 徐萌萌 biofans monkey1963 xqhu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7-25 15: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