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维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turman 搞物理,80后,曾浪迹中科院两个所和丹麦一大学从事多年超冷原子实验和量子模拟

博文

大学时的作品《牛顿日记》(2004年)

已有 4388 次阅读 2010-5-26 19:24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这是我大四时候的作品,大概6年前吧。真是怀念那个时候的心态,充满着幽默细胞,善于苦中作乐。PS:本科时候曾经在学校的某次情景剧大赛里出演牛顿,一举夺魁,现在感觉真是老了。

牛顿日记——讲述伟大人物的平凡心路

       
               原著:九维空间  
                     
     公元1661年6月15日,晴转多云。   

    俺 叫伊萨克·牛顿,出生在大不列颠岛上一个叫乌而索普的地方。俺呱呱坠地的那一天恰好是圣诞节,母亲给俺起了个名字叫Isaac,意思差不多是古代 以色列人,她说这个名字是老爸临死的时候给俺起的。那时候爹妈压根没想到俺以后能那么有出息,寻思以后老老实实当个普通人就行了,不像那 些望子成龙的爹妈总给儿子起个Michael,John,Christian什么的,要么和天使有点联系要么就和耶稣那帮人沾点边儿。
   两岁那年,俺妈承受不了守着寡养活我们兄弟姐妹的压力,改嫁了,把俺和姥姥一起送到了一辈子在乡下务农的舅舅家里抚养,直到俺上中学那天才知 道,原来以前俺一直以为是爹妈的原来是仅仅俺舅舅和舅妈,而那位每个月都来探望俺的阿姨才是俺亲妈,嗨……命苦哇!
  今天是个 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经过多年的寒窗苦读,俺终于考上了自己做梦都想进的学校——剑桥。虽说它当年只是牛津一帮具有强烈叛逆思想而被开除的青年教 师出来自己组建的一个民办大学,而且没啥大名气,但人家毕竟是面向劳苦大众的学校,里面据说有种能学的NB东西叫“科学”,这是在牛津那 些专门培养政治家和神父或是F4的贵族学校压根没有的。
    今儿个先写到这儿吧,俺得去接斯托里妹子去了,说起俺这妹子,那叫一个漂 亮!是俺们那疙瘩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你还甭不信,她家和俺家是邻居,从小俺俩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人家不但人长得漂亮,脑袋更是顶呱 呱!比俺小4岁愣跟俺一同考上的剑桥,那也亏是俺为了要考个高分减免学费复读了几年,不然等人家入学时候俺毕业可亏大了。听说这大学里男 生都TMD是狼啊,看见美女眼睛都是直的!不行,俺得快点,要让一个冒充学生会主席的师哥抢了先可损失大了…… 


    公 元1662年7月21日  阴

    大学上一年了,问俺有啥感想,就俩字儿——郁闷。

    早上起不来,上课睡觉 多。老师不敬业,导员太罗嗦。食堂没法吃,寝室像猪窝。一想泡MM,自信就受挫。长的不够帅,人也不活泼。手里又没钱,嘴还不会说。前途路茫茫,一 点也没辙………………

   记得小时候俺问姥姥希望俺长大干嘛,姥姥说让俺好好学习上大学;俺问她上完大学该干嘛,她说上完大学 要娶媳妇;俺又问她娶完媳妇该干嘛,她说娶完媳妇生个娃;俺又问她生个娃后该干嘛,她说让娃娃好好学习上大学……
    俺不明白这样一 辈子接一辈子活着的意义到底是啥,不过俺知道在大学里活着至少比当兵打仗或是在乡下喂一辈子猪多少强些。明天据说有个新来的老师要给俺们教数学, 他名叫巴罗,上届的师哥都说这位老兄乃剑桥四大名捕之一,希望这哥们到时候对俺可手下留情…………    
    

    公 元1663年4月27日  小雨

    有人说大学是个象牙塔,里面净是洁白无暇的东西。这纯TMD扯淡,说这话的人肯定没读过 大学。
    昨天那帮人又开始在寝室喝酒打牌,喝多了就拿俺开涮,欺负俺。俺于是乎想起了小时候班里一帮小混混天天在校门口劫俺钱,没 钱就揍俺一顿,说俺是个白痴,因为班主任就是总这么骂俺的。有一天俺实在忍不下去了,瞄准了他们当中最瘦最小的那一个一股劲扑了上去,也 不管多少人在后面打俺,俺把那小子那小子压在身下一顿拳打脚踢,把他打哭了。旁边那些大个都啥了眼,吓唬俺几下就走了。从这事俺明白了三个道理:
    1 当 别人欺负你纯粹为了乐趣时,让他们自讨没趣时他们也就罢手了。
    2 狗急了还会跳墙,光忍耐结果只是死路一条,俺可没有耶稣老兄那么伟大, 临死了还企求上帝饶恕那些弄死自己的混蛋。
    3 打架一定要挑打不过自己的人跟他打。
    可是这次在大学,俺最终还是 选择忍了。俺也不知道为啥,可能是从小时候那次起再没和别人打过架吧,不会打了。俺就当他们骂我是在骂他们自己吧,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不是。
    晚 上出外面溜达溜达,在这小树林里一个人逛真是自在,没有那些冷嘲热讽,说俺一天净研究没用东西的声音。俺走着走着,脑袋里想着伽利略那本《对 话》,寻思着不同重的东西为啥下落速度一样呢?正好俺天生动手能力强,马上作个实验,俺把手里那本大厚书和水杯举到一齐高,然后撒手,咣!——水杯落在石板路上声音太响,一下子把两边树后面那若干对情侣都吓了出来。我靠,场面真壮观!
    等他们留下几声“神经病”拍 屁股走了以后,俺心里真有些不是滋味了。看着那一对对身影,俺想起斯托里没准儿又跟哪个帅哥约会去了。人家这两年在剑桥是个远近闻名的交际花, 各方面优秀的不得了,身边从来不缺少男人,也许等她玩够了才会发现一直苦苦等她的人是她牛哥我啊!…………  



    公 元1664年1月10日 大雪

    今天一个老乡来找俺诉苦,说咱们北方人太实在,总挨欺负。俺陪他出去喝了两杯,他说这些人 里数你牛哥最实在,以后为人处事要小心。
    说实话在学校里老实和实在几乎成了傻的同义词,有些人干脆直接就叫俺们——傻X。
    从 小到大老妈和舅舅婶婶都教育俺做人要老老实实,实实在在,可俺发现人越老实越容易受气,尤其是受那帮所谓的聪明人的气。
    俺大公无 私,慷慨助人,他们会骂俺——傻X。
    俺疾恶如仇,刚正不阿,他们会骂俺——幼稚。
    俺洁身自好,诚实待人,他们会骂俺—— 白痴。
    …………
    亏这帮人也自称是信上帝和耶稣的?!
    科学是啥?科学追求的是“真”,是要让人类了解一个 真实的自然。俺们这帮搞科学的人从来都是看中真实的东西,否定虚假的玩意儿。一个搞科学的要是不实在的话他搞出来的东西还可信吗?
    虚 伪狡诈,世故圆滑,这些招数用在社会上挺能吃得开,可是在真实的大自然面前能有个屁用?那些混社会的人总以为我们搞科学的脑子一根筋,傻了吧唧比 较好骗,那是俺们不愿意和他一般见识,要单比智商比聪明谁能比过俺们?可是俺们要都把头脑用在玩心眼儿去骗人了,谁来揭示这大自然的奥 秘?谁来推动这个社会的发展?你们想过吗?!!
    发了一顿牢骚也没鸡毛用,日子还得照样过。昨天听巴罗老师说有人要在剑桥成立一个卢 卡斯数学讲座,请他当第一任教授。据说这可是全欧洲唯一的一个专门讲科学而不涉及神学的讲台,巴罗老师这回真TMD有面子啊!这老头不只怎的对俺 非常好,额外给了俺不少书看还总给俺讲很多别的知识。俺也得对得起他不是,看来做个实实在在搞学问的人也会受到优待,这世界还有得 救…………

    
    公元1664年11月22日  晴转多云

    舅舅和姥姥来信,希望俺圣诞节回家 看看,说俺妈也回来和俺们一同过节。俺说实在的太想家了,几乎每次放假看着别的同学做马车回家都羡慕得要死。
    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打 听到有开往乌尔索普的马车,俺马上去问斯托里妹子想回去不,她说不用了,已经有人请她到家里过圣诞。
    其实俺想借这个机会好好和她 亲近一下,毕竟俺这几年也没少照顾她,她没准能看出俺的心思。昨天睡俺上铺的兄弟说俺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傻呵呵地对校花有想法。俺说 俺们是老乡,从小一起长大的。他说他和校长还是老乡呢,不照样被劝退……
    俺想请巴罗老师帮俺出出注意,可今天晚上一见这老头俺愣没敢说这 事。老头平时一向对俺不错,他说整个三一学院就俺一个人对他的课感兴趣,其他学生都当他是疯子,因为他讲的是和上帝不沾边的东西。看来这 老头也是郁闷了很多年,终于发现俺这个有点跟他傻气相投的学生,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俺身上了,在这种压力下俺怎么赶和他老人家再谈论儿女情 长之事?!
    算了,再跟老头混三礼拜,然后坐马车回家……


    公元1665年5月20日  晴

    时 间飞逝啊!转眼间大学稀里糊涂上完了。经不住巴罗老头再三要求,俺决定留校陪他搞学术研究,这样以后就不愁没饭吃了,哈哈。
    今天 晚上学校为了欢送俺们毕业特意在大礼堂搞了次舞会,同时为了纪念卢卡斯数学讲座开办一周年,校方请来了全欧洲不少科学界的牛人,大家都欢聚一堂, 场面热烈。
    俺不会跳舞,没办法只能坐在旁边看着他们一对对在那里转来转去。今天斯托里妹子穿得格外漂亮,几乎成了全场焦点。俺现 在只要能看见她,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
    在经过无数次心里斗争后,俺终于鼓起勇气走上去和斯托里妹子打了招呼,想让她教俺跳 舞,顺便……。可是还没等俺开口,突然有个高个子的大帅哥走了过来,先吻一下她的小手,然后用一口极其难听的德语请她跳个华尔兹,不料斯托里竟然 爽快答应了,把俺凉在那里……
    俺去问巴罗老师那个德国佬是谁,他说那家伙是德国学术界的新星,名叫莱布尼斯,据说各个方 面都出色的要命,是个百年不遇的天才……最可气的是老头竟然要俺向他学习!我靠,你以为你们德国人身高马大就很NB啊!俺们英国人也不是吃素的! 不服咱们就找个地方解决一下。
    按照俺们那疙瘩的习惯要是两个男的同时喜欢上一个女人就要出来决斗,谁赢了女人归谁。俺当 时一冲动真有了一股冲上去和那小子决斗的念头,后来想了想自己比他矮半头,被扁的可能性比较大……再者斯托里只是跟他跳个舞,不一定会喜欢这个德 国佬。想着想着心里也就稍微平衡了。
    等他们跳完后,俺很有礼貌地走了上去,冲那个叫莱布尼斯的说了一个以F打头四个字母 的单词……
    ……
    ……
    ……
    想啥呢!俺说的是“FINE”!俺们英国人向来最讲究绅士风 度,能随便说出脏字来嘛不是。
   

    1665年6月10日  阴转小雨

    天有不测风云, 今年一开春爱尔兰那边爆发了史无前例的一种瘟疫,据说得上的人先是发38度以上高烧,然后喘不上气,接着疑似转确诊,最后乖乖见上帝。
    不 久前这种瘟疫传到了大不列颠岛,并在岛上肆虐,短短时间内已经有三万去见上帝他老人家了。英国这几年打仗加一起死的人也没有这次多,全国上下一片 恐慌。学校开始想封闭隔离,可是怕一传染全校学生一个也剩不下了,毕竟俺们也是大英帝国未来的希望啊,所以校长一咬牙,干脆放长假,等瘟 疫过了再开学。
    在回家乡的路上,俺终于如愿以偿地和斯托里同行。可是……在这么美好的时光下俺竟然紧张的没怎么说话,像个木头似 的坐在那儿。马车一路颠簸,俺把好吃的全给斯托里吃了,并想方设法一路照顾她。她也不闲着,一路上一直在打毛衣。莫非是给俺织的?看来真得感谢 这场瘟疫,让俺俩能一直在一起,真幸福啊!
    昨天俺终于到家了,却见到了老妈已经重病在身。而且后爹也跟着来了,说是伦敦成了重灾 区,要在这乡下田园躲上一阵子。晚上老妈把我叫到了她的身边,讲了很多从未给我讲过的事,是关于俺死去的老爹的故事。
    俺终于明 白,原来老爹当年是克伦威尔手下的一名骑兵,在与查里一世的战斗中死在伦敦郊外。老妈在讲述老爸当年如何勇猛善战时,眼中总是流露着一丝喜悦和自 豪,他说俺长的很像那时骑在战马上威风辚辚的老爹,真的很像很像……
    老爹那一代人跟随着护国主南征北战,为的是推翻暴君专制,给 人民以自由和平等。而俺们这一代人呢?却一直苟且地活着,在那个比查里父子更残忍的詹姆士统治下一直苟且地活着……
    明天 俺准备开始俺的研究工作了。巴罗老师曾偷偷和俺说过,说俺手中的笔是知识分子最好地武器,它能写出一种东西叫“科学”,“科学”能把受苦受难的人 民解放出来。俺虽然听不大明白,但是俺约莫着自己写的东西也许能对大众有点小用……
        
    "knowledge is power "  -Francisco Bacon



    公 元1666年9月11日  晴

    今天晚上真TMD倒霉,刚出门让被苹果给砸了。苹果到了熟透的时候就会从树上掉下来,这白 痴都知道,可它咋就那么准落在俺头上呢?!俺自小对这东西没啥好印象,上帝他老人家当年因为亚当夏娃偷吃他一个苹果就把这小两口流放了,真够狠心 的啊!俺还听说希腊神话里有三个大美女因为抢一个金苹果让人间特洛伊城打了几十年的仗,看来这东西真不太吉利。
    不过俺当 时一见这苹果又大又红,寻思着美女能因为苹果打架,应该挺爱吃这玩意儿的吧,于是俺拣了一大堆抱着给斯托里送去了。
    嘻嘻,果然苹 果赢得美人心那,斯托里妹子竟然陪俺出来一起散步了。俺当时心里那个美呀!不过头一回和女生约会应该找点话题不是,她说俺平时不太幽默,那俺就给 他幽默一把看看。于是俺看看着月亮问她:“大妹子,知道不俺今天让苹果给砸了。你说这苹果能从树上掉下来,这月亮咋不能从天上掉下来呢? 哈哈”
    俺问完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只听见斯托里妹子说了一句“无聊”转身就走了。俺正要追上去,可是突然感到真有点不对劲。因 为这阵子俺正研究伽利略和笛卡儿的学说呢,有点小发现:有一种东西叫“力”,是不同东西间的相互作用。一个东西要是没有力的作用就会不改 变自己的运动方式;一旦有了力的作用,它运动方式就改变了,而且力的大小和它速度变化率成正比。那这苹果莫非是被地球的一种“力”给拉下来的?于 是俺当时因为急着回去研究,也就忘了去追斯托里妹子了。反正以后想约会有的是机会,瘟疫不结束,她就不会走,哈哈。


    公 元1667年5月4日  阵雨转多云

    时间过的好快,一晃离开剑桥两年了。学校来人送信说瘟疫结束了,巴罗老师希望俺能回 去陪他搞研究。
    说实话这两年俺在乡下有不少发现,正好要给这老头看一看。尤其在他教的数学上,俺发现了一种用笛卡儿的坐标系计算 不规则东西大小的方法,这方法先将连续的东西用极限细分到无限小,用这个无限小除上无限小的坐标,然后再对无限多个无限小和无限小坐标的商求和,就能精确第算出每一个函数图形的大小。俺暂且 叫它“微积分”吧。
    其实这东西灵感来自俺看了斯托里妹子织的毛衣。她把毛衣的曲线部分织得很平滑,俺问她咋办到的,她说线越细, 织出来的曲线就越平滑。俺把这道理用在数学上,就发现了微积分这东西。
    有得必有失啊,这回让俺伤心的是,那件毛衣……不是给俺 的。她说这毛衣是给一个高大英俊的人织的,俺这种矮胖身材穿不了。
    于是俺追问那个人是谁,她说是毕业舞会上认识的那个德国人。我 靠!她还说那家伙现在在法国,来信要她去巴黎与他一起浪漫地漂泊。俺当然不同意让她去,而且告诉他那个德国佬肯定是个骗子,可是她说什么 也不听,坚决要去。俺没辙了,只好摊牌。
    俺鼓起了多年积累的勇气向斯托里讲了俺是多么多么喜欢她,俺做梦都想娶她当媳妇。上次俺 把怀表放到锅里不是因为俺错把它当鸡蛋煮了,而是因为俺想让她看到,那只怀表分毫不差纪录着俺俩在一起的时间……虽然最后弄巧成拙,但足以表明俺 对她的一片痴心啊!
    俺以为这样也许能留住她。可是他却十分平静地告诉俺:“牛哥,其实我早就看出了你的心意,谢谢这么多年来你为 我付出的一切,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属于你的不是我……而是整个宇宙……”
    
    我靠!就这么被飞了……
    曾 经有一份贼纯的爱情摆在俺面前,
    俺想珍惜,没珍惜成。
    天底下最郁闷的事莫过如此。
    如果上帝他老人家再给 俺重来一次的机会的话,
    俺会对那个妹子说:“俺仍然希罕你!”
    如果非要给她拒绝俺的次数加一个期限的话,
    俺 希望是——only one.

    ………………

    

    公元1684年  10月10 日  大雾

    今天俺在收拾屋子时,翻到了这本发黄的日记。转眼间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是不平凡的二十年,对俺来说发 生了两件大事:
    1 俺因为学术上出色表现被选举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
    2 巴罗老头退休了,俺接替了他的职位,成为第二任 卢卡斯数学教授。
    ……
    两个月前,剑桥来了个牛津毕业的毛头小子,这小子一见我面愣是说对我的崇敬有如滔滔江水连 绵不绝,又如黄河之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天底下竟有如此能拍马屁之人,俺还是第一次见到。俺一问,原来他就是那个专门研究彗星出名的哈雷。你说这 小子年纪轻轻的研究什么不好偏要研究扫把星!俺自从认识他以来没交过一天好运,果然是扫把星一个!
    扫把星刚来的时候就问我他研究 那东西在天上是啥轨道,俺用微积分和引力定律给他算了算,结果分明是椭圆嘛。这小子当时就傻了眼,说牛哥你这些成果太NB了,不出版简直就 是浪费。
    废话!你以为俺不想出版啊!可你别忘了现在皇家学会会长是那个叫胡克的王八蛋,这家伙向来跟俺不和,还愣说俺将白光分为 七色光的发现是剽窃他的成果。我靠,天底下还有如此不要脸之人!俺咋向皇家学会投稿啊?!
    俺把个中原因告诉扫把星后,没想到他也 火了。他说在伦敦搞研究时早就看胡克那混蛋不爽了,整个一满脑肥肠的贪官,他弄不明白怎么威廉国王选了这么一个家伙领导英国学术界。这也 是扫把星借个机会就跑剑桥投靠俺的原因,我靠,看来俺们两个真是同命相连。
    在扫把星近乎天天游说的鼓动下,俺受不了了,终于决定将多年成 果写成一本书出版。于是从那天起,俺马开始不停蹄写啊写,梦想这自己的著作有一天能畅销欧洲…………


    公元 1687年1月5日 晴

    为了完成俺的著作,俺废寝忘食写了一年,连写日记的时间都用上去了。这不,前两天把初稿亲自送到 了伦敦皇家学会审阅,俺和扫把星两人面对面地等待着胡克一伙的评审结果,那场面充满了火药味……
    胡克这厮不停晃着他那肥头大耳, 然后打着官腔说:“牛顿先生,在你的书里很多结论我以前得出过,所以我认为你的著作有明显剽窃我成果的嫌疑,这种行为十分无耻,因此我们 一致决定不能给你出版。”
    当时俺一听立马火了,指着那厮的鼻子骂道:“你TMD研究这么多年,除了弹簧还研究出了个屁来了?俺到 是想剽窃你一下,可你手里有个啥呀!天天吹牛X说你有计算结果,有种你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少TMD一天在那里装X说自己是个学者,你纯粹一个 混子!!!”
    在座的皇家学会会员们当时都惊呆了,要不是扫把星见状不妙马上上去拉住了俺,俺当时非狠削那厮一顿不可。
    胡 克这一下被俺说的话正中要害,气的脸刹白,就像小姑娘的屁股。他站起来留下一句:“我宣布从此以后再不参加这种烂会!牛顿你想出版做梦去 吧!!!”说着一摔门跑了……
    评审会不欢而散。
    学会那些学者门到是和俺说了实话,其实他们看胡克也早就不爽了,不过学会 的钱都在那厮手里管着,他们想帮俺也帮不上。
    就这样俺和扫把星一肚子气回到了剑桥。俺也不想再写书了,天天关上门自己搞研究。都怪这个扫把星,非得叫俺出书。这下好,事情闹大了,以后叫俺在英国学术界还咋混那!!


    公元1687年4月14日  多云

    今 天上午俺正在办公室里用功读书呢,突然“咣当”一声门开了。只见扫把星急匆匆地闯进来兴奋地冲俺喊到:“牛哥,赶紧把书写完吧!我弄到钱了,你的 书可以出版了!!!”
    我当时一听也愣了:“你小子从哪儿弄来那么多钱?不是去抢银行了吧?”
    “抢啥银行啊,我是这几个月管朋友借的,凑到一起,够出版费了。到时候以你的个人名义出版,没人敢管!怎么样,牛哥?”
    平时见这扫把星猴奸的,没想到关键时 候这么够哥们!俺当时果然没白收这个小弟,够义气!
    扫把星接着又说:“牛哥,这是我这阵子从格林威治天文台新测的月球与地球距离的数据,这是巴黎天文台最新测得的地球子午线数据……所有结果和你理论符合完好!到时候都写进去!”
    俺一听更高兴了: “太棒了!今晚上到俺家,让牛哥好好招待你一番!”

    今天晚上喝的真TMD痛快!俺和扫把星都有些高了。这小子喝着喝着突然看见俺 屋门下面有一大一小两个洞,就问俺那俩洞干啥用的。俺告诉他是为俺养的一大一小俩猫进出门方便打的。扫把星一听大笑不止,问俺:“牛哥你 咋嫩逗呢?你打一个大洞那俩猫不都能出去了不是?哈哈!”
    俺一听可不是嘛,整天研究高深的东西结果这么简单的小道理都忘了。但是 俺是当大哥的啊,怎么能让小弟知道俺会犯这种错误!不行!于是俺脑子一转,告诉他:“这就是你不懂了!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扇 门,即使在他们不用的时候,也从不轻易让给别人用。现在胡克就是那只大猫,而我们这些小猫另辟蹊径,开个属于自己的新门!”
    “哦! 牛哥!你说话太有水平了!我哈雷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你,啥也不说了,一切都在酒里!干杯!”  
    哈哈,这样一来,俺在扫把星心 目中的形象更高大了! 

   
    公元1687年10月1日  大雨  法国巴黎

    简直就是奇迹!一 个夏天,俺那本《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成了最畅销的书目。霎时间,牛顿的名子传遍了整个欧洲。他们都说俺的发现是划时代的,俺成了比笛卡儿、开普勒和伽利略更NB的学者。一个夏天,俺的大名几乎家喻户晓。
    人到这时候应该谦虚点不是,没有前辈们的发现,也不可能有俺今天的成 就啊。于是每当有人夸俺说:“牛顿,你真牛!”时,俺总是回答:“快不要这样说!咱们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俺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扫 把星更是没想到,原来投资那点出版费一下子变成了几十倍的利润,他可发了!俺也没跟他谈钱的事,毕竟是人家出的100%股份。再者俺孤身一人,没 啥花销。不像这小子还得养活一个老婆,两个二奶,三个孩子外加四个私生子。

    生活总是痛并快乐着,这个时候也不例外。就在 俺作品最畅销的时候,俺收到了一封来自巴黎的信……是斯托里写的。她在信中说俺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功,她很高兴。她现在一个人生活着。那个 德国人说要回国就任高职,把她留在了法国,然后他再也没有回来。斯托里说她想去德国找他,但是现在重病在身,无法行动。身边连一个亲人也没有,无依无靠。他说在这个时候,她知道牛哥一定会来帮他……
    看完信俺哭了,这是俺长大后第一次哭。俺回信说你牛哥马上去巴黎接你,你要 好好等着俺。而且你牛哥现在还是单身……
    于是扫把星给俺安排好了一切,俺匆匆忙忙在今天早上赶到了巴黎。
    当俺赶到斯托里信上的地址的时候,她已经走了。神父说她走的时候很安详,她微笑着说会在天堂等着他的牛哥……俺第一次懂得了什么叫撕心裂肺的痛苦,所有 的语言已经无法表达俺那一刻的心情……
    今夜,俺已经感到无力在科学的沙场上继续驰骋。因为斯托里,俺慢慢开始相信上帝的存 在,俺坚信有会有天堂地狱,俺坚信斯托里现在就上帝的身边等着我,俺坚信在另一个世界俺们会重逢!……俺要用俺所有的知识来证明这一切的存 在!……

  
    公元1705年12月12日 小雪

    又过去了二十年,俺已经忘了再写俺的日记。在这 破旧的纸张上,记载着俺从跨入剑桥那一天到声名显赫的整个历程。往事不堪回首。现在,俺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头了……
    这二十年发 生了许多事
    1 母亲和姥姥都去世了,巴罗老师也走了,他们走的时候都说为俺的成绩而骄傲。
    2 威廉赶走了詹姆士二世,成 立君主立宪共和国。俺被他选进议会当上了议员。
    3 俺离开了剑桥,住进了伦敦,并成为皇家造币厂厂长,处理了不少假币案子。
    4 胡 克死了,俺继承了他的位子——皇家学会会长。
    5 不久前女王授予了俺爵士称号。
    …………
    不过最另人难忘 的是去年的一天,那个叫莱布尼斯的德国人来了,他说要在微积分的发明权上和我做个了断。于是当着欧洲众多学者的面,他套出了那件毛衣——斯托里当 年给他织的那件毛衣,他说30多年前因为受这上面平滑曲线的形成而来的灵感,发明了微积分。
    看到这里,一种说不出的心酸又送出了 俺的泪水。俺仿佛又回到了40年前那个秋天,那个苹果落地的秋天。斯托里在屋里精心地打着毛衣,俺在草地上写着一个个公式……    
    今 天,命运又将俺拉回了这场恩怨。哼!德国佬!不要怪俺不手下留情了!为了俺对微积分应有的发明权,更为了死去的斯托里,俺要你身败名裂!让你在 永远的骂名中气愤而亡!!!
    …………
    …………
    今天扫把星来了。多年不见,他也早已从一毛头小伙变得两鬓苍苍。多少往事沧桑尽在笑谈中。
    他问俺当年给书起名中的“自然哲学”指的是什么,俺告诉他这是指笛卡儿的一个梦想。因为哲学的目的是为了弄懂世界的原理,然而仅靠语言是不够的,于是笛卡儿梦想着将精确描述自然的学科——数学与哲学结合起来,形成一们新的学科,来 精确本质地研究大自然和
整个宇宙。于是俺就把这们学科起名叫“自然哲学”。
    扫把星想了想,说有一个更好的词可以替代它,就是亚里 士多德所说的“物理学”这个词。俺当时一听豁然开朗,不错!就是“物理学!”它今后将成为整个科学的核心和骨干!而我会荣幸地成为它的创 始人之一!有了它,剑桥在俺死后的将来会成为世界最牛的学府;有了它,世界将发生巨变,大英帝国也回借助它所带来的发明成就一时的霸业……
    那时,俺会和斯托里在天堂幸福地看着这一切……

    全文完

 


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7127-328973.html

上一篇:三国第一神童(一个大家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下一篇:西方三大文化圈与足球风格——献给世界杯
收藏 IP: 159.226.35.*| 热度|

3 金小伟 杨芳 cgd10020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2 17: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