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纽约州威郡华人的温馨之家——记绿宝常青俱乐部联谊活动(全文版)

已有 8055 次阅读 2008-1-25 10:47 |个人分类:美国纪行见闻(A)

纽约州威郡华人的温馨之家——记绿宝常青俱乐部联谊活动(全文版)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08124日发布

 

这里说的是八年前的情况,今天回忆起来还是很有意思,现在在博客上发布。

******************************************

纽约州威郡华人的温馨之家——记绿宝常青俱乐部联谊活动(全文版)

 

黄安年文发表:学术交流网/美国问题研究/2003812日首发

 

 

纽约州是美国华人集聚最多的州之一,紧邻纽约北部的Westchester County(简称威郡),则是除纽约州首府奥伯尼(Albany)外华人集聚最多的县之一。2000年初成立的威郡绿宝常青俱乐部Greenburgh Evergreen Club of Westchester County在威郡的华人社团组织中是比较活跃的一个。我们在威郡White Plains居住期间自20001-7月,有机会多次参加威郡绿宝常青俱乐部的联谊活动,与来自台湾、香港、大陆各个方面的短期探亲访友和长期定居的绿卡持有者和美籍华人联谊、交流和沟通,增进了相互了解和友谊。今年8月初,我们从住在Somers地区又一次造访威郡绿宝常青俱乐部,不仅遇见了许多老朋友,又结识了不少新朋友,俱乐部不仅成员越来越多,而且从每周活动一次增加到两次,影响也越来越大。下面是2000年在美国时即时记叙有关威郡绿宝常青俱乐部的情况和感受。文中的姓名以代号相称,这是要说明的。

 

 

2000122日收到德高望重的刘绪贻先生写于今年110日的一封长信,信中说:“十分高兴收到你们从大洋彼岸寄来的贺年卡和短笺。安年远在美国,还在关心中国美国学的发展,考虑到建立中国美国学的网站问题,令人敬佩。”信中详细向我介绍了住在White Plains的清华老同学H先生和他的夫人Q女士,他们对于武汉大学美国史研究室有很大的帮助。他希望我有兴趣的话和他联系。同时还要我“注意收集有说服力的论述克林顿政府经济政策和政绩的文章”。我从网上查出H先生离我们住在White PlainsChatterton地区很近,只有2.8英里,我随即和胡先生通了电话。刘先生提供1984年时H先生的电话和地址现在一直都没有变化,即使公共电话本上的号码也没有变。从电话中可以听出,H先生的底气很足,想来身体该无问题,他很乐意和我们见面。8:00pm,胡先生夫妇来电话,约我们明天下午3点后去他们家见面。

 

2000123日,2:03pm, H太太Q女士来电话,邀我们去H宅会面。2:38pm, 我们很顺利地找到了H宅。H老先生及其夫人热情接待我们。H氏夫妇是1949年来到美国的,那时才30多岁,半个世纪历尽沧桑,现在已在美国安度晚年。H先生今年83岁,是清华经济系1936年学生,在IBM财务部工作了20多年,1983年因患脑溢血中风症及医疗误症而带来严重的后遗症,迄今丧失部分记忆和不能驾车,但精神很好,健谈之风不减。而他的夫人Q女士在国内上中正大学和红学家周策纵是同学,她在美国的工作也几经变化,在联合国秘书处任统计工作近20年。现在他们两老均早已过着两人世界的退休生活。H氏夫妇有着一儿一女,均已成家立业,儿子在附近开公司,女儿在加州一家报馆工作,第三代也已上了大学。不仅如此,H氏夫妇的不少亲戚,也通过他们的关系先后来到美国立足,形成一个相当庞大的联系网。H先生搬来这里已经有30年了,买下这栋房子时已经是第四个房主。当时的房价是5万多元,现在估价可能值三四十万。H氏夫妇带我们参观了他们的住房格局,是一座典型的两层楼带地下室还有车房的House,会客室不小,有两级进深,另有工作室和休息室,楼上有两间卧室,曾经有三位亲戚在他们家借住读书。地下室已经整理得相当好,还有一个象样的乒乓球台,地下室和客厅都有钱先生亲笔国画。Q先生认为买房优于租房,问题在于买房时务必看好学区,因为这里住的西裔和黑人多,所以华人住在这里的不多,因为学区不好,相比之下,Scalasdle地区就好得多。

 

有意思的是,他们经常采购副食的地点和我们不谋而合:Apple Farm(即韩国人主持的蔬菜店), Path Mark,Golden Village(即金乡中国食品店),说不定以后有机会能在那里碰头的。Q女士说,最近这里的华人发起联谊活动,在Greenburgh Community Central,每周四10:00am—20:00pm.,备有午餐(每份$1.75),来这里聚会的以大陆来的老人居多,他们已经去了三次,问我们对参加这类活动有无兴趣,这里的主要问题的交通,参与主持活动的G校长乐意开车接送我们,我们因有结识新朋友的机会,也感到高兴。

 

由于H先生夫妇的热情介绍,自20021月下旬到71日的近半年时间内,我们有机会16次参加绿宝常青俱乐部的联谊活动,结识了许多新朋友。

 

 

第一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127日)

2000127 10:18am, G校长驱车接H夫妇后来到我们家把我们接往Greenburgh Community Center参加在Westchester地区华人组织的绿堡常青俱乐部(Greenburgh Evergreen Club)联谊活动。10:30am,我们顺利地到了位于GreenburgManhattan Ave.上的绿堡社区中心。上了二楼,经过一间很大的健身房,就来到了专门借用的一间活动室(10:00am—2:00pm)已经有20位左右的来自台湾和大陆的华人在那里学太极拳了,教头是一位来自台湾的俱乐部组织者L先生(曾在联合国工作过,Q先生共事),为人十分热心和耐心。我开始时在一边观摩,随后跟着比划,其实打太极我还是头一回。10:30am后自由组合活动,有跳舞、打桥牌、打麻将。11:15am,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可以到楼下的餐厅进餐(需要预约),里面有专人服务,免费提供茶水或咖啡,为每人提供一份营养不错的午餐(一块牛肉、一堆烤红薯、一小盘豌豆、一小块面包带黄油),期间还为每人提供一杯牛奶和一只桔子。在这里进餐的除我们有组织的以外,绝大部分是少数族裔的老人(黑人和西裔)。席间结实来自台湾的朋友,其中一位已经70岁,祖籍南京人,18岁时随老蒋到了台北,30年前来到美国,他的姐姐在上海,去年回国参加姐姐的90寿辰,并到昆明等地旅游,对于大陆宰外来游客印象颇深。谈及对中共的印象,认为“共产党拿人不当人,不过现在比过去好一些”,看来人权问题在来自台湾的普通华人里是一个十分关注的问题。还有一位是L女士,租籍山东,近70岁,来美国也已经20多年了。

 

    午饭后自由活动,我遇到不少祖籍大陆由台湾来到美国的老人,其中一位是扬州老太太,很健谈。有一位自福州到美国不到两个月的女教师,是来看望在美国的小女儿的,不通英语,感到在这里没有什么劲,准备4月回国。有意思的是来这里还有一位再有三个星期就要做妈妈的年轻女士,是陪她的公婆来玩的,她大概是这里最年轻的成员了。里面还有一会说广东话的中年妇女,是社区工作人员,据说,参加这种活动的人越多,社区组织者越高兴,因为可以向有关部门申请补助费。快到两点大家游兴未尽,但时间已到,主持人宣布今天新来人不少,已经从10多人增加到20多人,于是大家在一起合影留念。有一位78岁的曾在IBM研究部工作的退休老人,则毛遂自荐地说自己懂些电脑,自愿教大家使用中文电脑没有问题,他说:“我比江泽民资格要老些”,原来他是老交大的研究班毕业生,看来这里也是藏龙卧虎之地,如果我们多些时间和深入地交谈倒是很有收获的。活动结束后,G校长(纽约南威中文学校, Principal of Chinese School of Southern Westchester)驱车送我们四人回家。

 

 

第二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23日)

 

9:50am绿堡长青会召集人B女士驱车来接我们,去社区活动中心参加周四例行活动,同车有L老先生夫妇(L先生82岁)9:58am准时到达中心。我们径直到了室内体育馆(免费提供)。这里的场地相当标准,一个社区具有这样的水平,在国内是难以想象的。在体育馆内,L老师教授简易太极拳(三抱球)和比较复杂的太极步,接着教甩手臂108下,前后两种简单易学,中间一种则不容易,在场练习的不下30多人,其中还有两位美国人。10:45am,我们上楼活动。开始时主持人B女士向全体介绍绿堡长青会筹备经过,她说:“多年来,在威郡没有华人老人的专门活动场所,因为在这里的华人老人为数不多,老人的大多数都随子女活动,虽然这里有美国老人的活动场所但是华人老人单独相聚为越来越多人的愿望。”的确,前些年没有这种需求,因为这里的老年华人少而且都和子女合住,现在情况不同,老年华人多了,既有40年代后期和50年代初来美国的,也有60-90年代老美国的,现在这些老人中60岁以上尤其是70岁以上的居多(仅在餐厅登记吃饭的就有30位),而且不少老人是和子女分开住的,他们有自己的活动爱好,希望老年人有时间单独聚会,这是一个重要的变化,反映了银发浪潮到来的一个侧面。19991223日,热心公益事业的人士召开筹备会议,确定成立绿堡长青俱乐部,到今天已经是第五次活动了,人数增加到40多人,而且还有扩大趋势,社区中心对此很重视,并提供服务上的方便,《世界日报》记者来专门采访,还做了报道。

 

11:25-12:35pm在楼下进老人餐(30),据说,这是由营养师安排的美国式的营养配餐,在别处老人活动中心的配餐也基本相同(比萨饼,面包加牛油,水果沙拉,蔬菜沙拉,牛奶)。不过我对将菜花煮得那么烂实在不敢苟同,,唯一的优点是足够的饱和价格实惠,因为在外面估计没有$5:00是下不来的。根据大家的意见,下周每人自己带一个菜聚餐以示庆贺春节。

 

这次又结识了好几位新朋友,与上次不同,他(她)们都是来自大陆的80年代和90年代初的朋友。一位姓X的朋友第一次来这里活动,他来自上海的一所中学,1993年来美国,但妻子和94岁的老母亲在上海,妻子四次申请来美遭拒,说有移民倾向。他住在儿子和儿媳妇家照顾第三代,但自己不会做饭,一周管三天孩子(包括邻居的两个孩子),现在正在准备办移民。一位姓L的夫妇也是首次来这里活动,其实我们在车上已经见面了。他们一个82岁,一个70多岁,是10多年前从中国民航局(当时局长是胡逸洲)退休后来美国定居的,他们的三个孩子都是上山下乡后考出国的,现在美国都已成家并有下一代,他的一个儿子在加州,另外一男一女在长岛工作和在斯坦藤岛工作,他们两老另住,但是平时的副食由子女准备,所以老人天地很自在。一位姓D的朋友是1962-1968年在IBM研究部工作的,一个儿子在加州工作,也是搞电脑,儿媳妇是美国人,孙子是混血儿多半像中国人,他跟这里的女儿(42岁,未婚)同住。一位姓h的夫妇是11月从Queen区搬来这里住的,来美国也有10多年了。

   

今天和老人们接触的话题是绿卡的利弊和房租的合理价位。按照x先生的说法在1996年前绿卡持有者和移民的待遇相差无几,但是1996年以后的绿卡持有者的待遇要差些。在美国办绿卡要比在大陆办绿卡快得多。有绿卡进出方便,五年后在医疗保险等方面也有明显的优惠。另有绿卡便与在必要时找适合自己的工作做(也可以不做,但非绿卡持有者则不可做)。办绿卡时最好夫妇一起办。只是绿卡持有者对于在美国的居留期有限制。

   

定于25日(正月初一6:00-11:00pm举行威郡华人龙年春节联欢会的票(Chinese New Year Celebration)十分看好,今天票已售一空,有人提出可否补票也被婉拒。它的吸引力在于全是华人民间自己张罗的,没有政治界限,又在Westchester County的中心地区,交通方便,加上恰逢春节第一天,还有一顿晚饭。据介绍有文艺表演、专业演出、服装展示、卡拉OK、儿童节目、老年活动、抽奖游戏、交谊舞蹈、猜选谜语等活动。而广告称“晚会将供应由威郡最佳中国餐馆烹调的丰富中国食品。”这次活动是由威郡华人协会(Westchester Chinese Association WCA)和美华协会(Organiz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s OCA)联合发起组织的,该会每年均举办活动,深受欢迎。我们因为预先订好票,所以用$37.00购得四张票(成人两张$30.00, 老年人两张$7.00),活动地点Iona Preparatory School, wilmot Road, New Rochelle。我从地图上查出了它的准确位置(没有提供邮编,还费劲不少),又从网上查询(http://Postalcenter.yahoo.com)找出最佳线路,打印出来,并且打电话和g校长核实,这样一来比较放心。

 

 

第三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25日(阴历正月初一)

 

    5:35-6:15pm,我们一行四人驱车到位于Wilmot Rd. & Stratton Rd.Iona Preparatory

School参加威郡华人协会和威郡美华协会联合主办的千禧龙年春节晚会(Millennium Chinese New Year Celebration)。 1916年创立的IONA学校(Westchester’s Catholic College Prep School in the Tradition of Blessed Edmund Rice and the Congregation of Christian Brothers)的停车场很大,但是今天却汽车难停,好不容易在边缘地带找到车位,我们进入大厅就餐时已经客满,大概一半以上的人已经拥挤在饭厅里。每人一份自由选择的配餐晚饭,量不算大但足够,还免费供应饮料,但是每人一只的桔子并没有分到我们手里,看来中国人的自觉性还有待提高,到我们吃完时已经七点钟了。这顿晚饭,从排队到吃完总共35分钟,不算慢,但排队时间占了25分钟,几百名来自四面八方的华人聚集在美国教会主办的男子高中学校里,其中80%是华人,这是一件新鲜事,在国内这种场面我们也很少参加,在这里更是十分稀罕,百闻不如一见,华人社区组织起来可以显示华人族裔的力量。演出会场是在学校的室内健身房,足可以容纳600人左右活动。在这里我们见到10几位在绿堡常青俱乐部活动的老人们,像D先生年近八旬的老人都怀着浓厚兴趣来这里聚会。

   

晚会是7:30pm正式开始的,估计一来有些人饭还没有吃完,二来是Westchester County Major来参加活动的关系。联欢会上有郡长的简短祝词,他强调龙年春节活动丰富了美利坚文化,华人对于威郡的建设作出了贡献,并代表政府赠送了奖状。开始时和演出间威郡华人协会会长和美华协会会长分别致词。晚会节目只有12个,除了个别的是具有专业水平的演员外,绝大多数是民间活动,以华夏中文学校、南威中文学校华夏合唱团、北威合唱团为依托,整个节目自然、活泼,说不上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但是群众性的参与和热情高于上周六在纽约看的那次活动。节目主持人颇有幽默感,且用双语交流,使老外也能欣赏,据高校长说,男主持人周兴立(Chou Hsing-Lih)是哥大毕业的博士,女主持人方怡鸿(Betty Hsieh)讲得一口纯正流利的英语。节目中有独唱陕西民歌和陕北民歌的李海滨(也是合唱的指挥)是高校长的学生,得到高校长的全力支持,并曾在她家住了半年多。节目中引人注目的还有昆曲示范和历代服装表演,前者实在不易,因为在国内也不多见,而后者则有点凑数,因为实在说不上“历代”,有点误导老外了。中场休息后的卡拉OK,大家同乐,把节日活动引向高潮,上百人在会上一起按照统一的标准和自己的想象跳个痛快,其实这种集体舞,不妨引进和改造。还有猜灯谜、玩摺纸的活动。把每位游客紧紧吸引的则是摸采有奖活动(Raffle),我们买了六张($6:00,但无一中奖,也算为会议做出了小小的奉献。猜灯谜、义卖春联都是刘实先生的奉献令人钦佩。

   

联欢会席间,G校长介绍她的美国丈夫Robert Chase和我们见面,他为人随和,学者风度,在学校教授西方音乐史和音乐理论,正在著书立说,不久还准备去厦门一所新办的音乐学校任教。他能讲日常生活的汉语,对于中国文化浓厚有着浓厚的兴趣,看三国演义和西游记都瘾头不小,知道康熙、诸葛亮等历史人物,以为诸葛亮是好人,不喜欢曹操,说他杀人太多。

 

 

第四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217

 

10:10am G校长驱车来接,车上已有3,加我们有5人了,好在距离较短,问题不大。10:15am已经到了Greenburgh Community Center,那里的室内体育场已经云集了三、四十人在练习太极拳,L先生耐心执教,可是我仍然没有理顺,苯手苯脚。11:00am上楼聊天,我向俱乐部负责人B女士转赠中国国家图书馆的简介,并介绍中国国家图书馆在纽约市昆斯区公共图书馆展出的<<文明的足迹----中国国家图书馆善本特藏珍品>>(Visible Traces: Rare Book and Special Collections from the National Library of China),她表示可以作为组织参观的节目之一由各位自由选择。11:15am我们一行下楼吃饭,这顿饭比过去几次的口味来说有点改善,好吃得多(烤鱼肉、烧蔬菜、玉米粒、蛋糕、牛奶、瓶装饮料、黄油面包。(两人只需交$3.50) 12:20pm,我们上楼分散活动,直到2点钟。今天聊天时又接触另外一些朋友,这里还是来自台湾的朋友居多(多数是从大陆到台湾再转来美国),他们关注两岸关系,希望两岸改善关系,认为陈水扁如果当选总统,则大陆要武装进攻台湾,局势要乱,所以不能选陈当总统。关于美国总统和参议员选举,人们普遍对民主党看好,认为他们比较关心老百姓的生活,而共和党则只关心富人的赚钱。像小罗斯富这样的民主党,他注意改善人们生活,但被大资本家臭骂成共产党,现在克林顿也是一样,他的一些政策对穷人有利。谈到最近油价涨价普遍认为是个不小的负担,不过有的早已改为烧煤气,燃气涨价似乎对他们影响不大。这里的有些朋友颇有影响力,如发起人之一L先生与来自台湾和来自大陆的朋友均有不少联系,经常在侨报上发表文章(署名一介,小说用真名实姓)。

   

2:30pm,我们就回到了家里,G校长送我们一张她的个人CD唱盘,我们即欣赏为G校长灌的唱片。唱片简介中说:G女士毕业于台湾国立艺专主修声乐,1964年来美深造,19661968年分别在莱德逊学院(Judson College)和密西西比大学获得音乐学士和硕士学位。1968-1971年在纽约荣丽亚音乐学院(Juilliard School)进修。曾回台湾在电视公司音乐节目中演奏。1973-1987年间从事专业演唱,在美国各大学、社区、教会及各音乐协会的年会中被邀举行个人独唱会。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Carnegie Recital Hall)及林肯中心爱丽斯音乐厅(Lincoln Center)都举行过独唱会。”“《纽约时报》曾经评为‘优美而细致的音色’”“G女士曾被列入美国大学名人录(66)。在ABC电视台Ted Mack Show中获首奖。纽约百老汇歌剧院歌唱比赛入选(73)。Delta Omicron National Music Sorority颁发杰出音乐家奖(Outstanding Musician Award)并赠送终身会员(84)。曾参加歌剧Magic Flute, Carmen and Merry wilves of Winsdos, 神剧King David, Stabat Mater, For the Time Being的演出。在纽约威郡高原教会(Church in the Highlands, White Plains, NY)中担任首席女高音独唱17年。同时在纽约威郡音乐学院(Westchester Conservatory of Music)及阳客斯公立学校(Yongers Public School System)任教声乐二十余年。”“1981年又创办南威郡中文学校(the Chinese Language School of Southern Westchester),并担任该校校长15年。”她的丈夫蔡乐博(Robert Chase)系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匹士(Pace University)大学音乐教授、威切斯特音乐学院音乐理论教授。他的风琴演奏会受到各方赞誉,有多本音乐、风琴及音乐方面的著作,是许多合唱的指挥,许多美国大学专请的美国音乐表演赛的评审家。高1997年在录制唱片《忆》(Memony)的前言中说:“过去九年来,我失去了唱歌和从容说话的能力,因为我生了一种病,英文叫做Dystonia(肌张力不全),控制我的舌头的神经和肌肉不能正常运转了。这么多年以来,许多朋友都问我:为什么不把这个或那个演唱会做成录音?”“在1997年夏天,我先生和我再听了过去作过的录音带,从中挑了一些歌曲。我们希望将它们作成拿得出来的歌集。最重要的是,我要替自己作这个歌集,因为我可能再也不会唱歌了。”“请注意演唱现场的录音条件不是顶好的。”这部各集《忆》确实具有特殊的涵义,确实有许多值得回忆之处。其中之一,她的成名在二三十岁的年华,在台湾和美国属于正常,而在国内算罕见了。她的歌曲是美声唱法,有意大利歌曲、法国歌曲、圣诞歌曲、英国歌曲、中国民谣、中国唐诗等,相当的全面和出色。

 

 

第五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330

 

10:00am, G校长驱车来接我们去位于32 Manhattan Ave. White Plains, Fairview Community Center的绿堡长青俱乐部活动,我们因为去加州一个月,有5个星期没有参加活动了,见到老朋友和新朋友都格外的高兴。除了通常有的活动外,又增加了11:00-12:00的老外教英语口语,2:00-2:30老外教直接从电视上用电脑。午餐时间改为12:00-1:00,菜谱为中餐,更加吻合华人口味。看来越办越好,吸引的人也更多,既有回头客,又有新朋友。为了感谢HQ两位先生和G校长的关照,我们分别送了他们一些小礼物。在同车上,遇到一位来自上海复旦大学的新客人,是一个月前来美国照顾两个第三代孩子的,因为女儿在曼哈顿的银行上班(汽车开到White Plains火车站,再乘火车到曼哈顿),而女婿到加州谋职,需要亲人来照顾孩子。俱乐部老外教电视上网的听众很多。在这里碰到一位来自北京大学西语系的L教授,她是中国艺术研究院W先生的中学和大学的同学,有两个女儿,都嫁给外国人,一个在银行工作,另一位在NYC的大学即将毕业,按她的说法,这位道地的美国女婿比自己的女儿还有礼貌地尊敬老人。

   

午饭时和L先生聊起,原来他也是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的积极份子,和吴天威、唐德刚等学术界名流都很熟悉,参与史实维护会的不少活动。今天最感兴趣的话题是和一周多前刚从台湾回来的退伍老兵L先生聊天。他认为:这次台湾大选陈水扁上台与李登辉的“弃保”效应关系很大,连战的竞选是给钱给车,陈水扁是给钱没车,宋楚瑜则是没钱没车,就是说,宋的队伍是自愿抱团的,这支队伍对于陈的政权来说是最大的危险,因为陈的核心力量由于成为执政党而分散了,相反宋则组织起来攻其不备,处于主动地位,有可能在县级、国大、立法等选举中夺取优势地位,从而有可能成为台湾的第一大党。而陈为了稳定自己的统治必须改变“台独”的形象,十分克制自己的言行,变右翼路线为中右或中间路线,因此不可能宣布台独,同时作为少数党执政必需获得军队的支持,所以他选择了唐飞出任行政院长不失为一着高棋。陈的出身低微在工会和年轻人中影响大于连、宋,而陈选择一位妇女作为副总统又赢得了相当的妇女的选票。综观目前形势,主和是大趋势,连阿扁自己也说:“台湾情,中国心”,可见台下和台上是很不一样的。

 

 

第六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47

 

9:30am—2:10pm,我们参加绿堡长青俱乐部活动,还是G校长开车来接,同行的还有H夫妇和S太太。9:45am到达后,先在健身房学太极拳,加上运气、打坐等项目,已经相当的正规,只是我们缺课太多而不大跟得上。11:10am后有参加78岁的美国老人教学英语活动。午餐后除聊天外还有学唱歌,那是一项准备430日和美国朋友联欢会上要表演的节目。

 

 

第七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413

 

    10:00pm, 世界日报社的C先生来接我们去绿堡常青俱乐部活动,这是G校长专门请来接我们的朋友,2:30pm,L先生开车送我们回家,他也是第一次承担此项差使,他们接送后都有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们不会自己开车参加外面的活动是要麻烦别人的。今天的活动似乎在为30日与美国朋友的联欢活动做准备,无论打太极圈还是唱歌都要在那天亮相。我们只能借故告退了,因为压力太大。和往日不同,今天有庆生活动,即为所有1-4月出生的朋友们举行祝贺生日活动。另外一项活动是由L先生在2:00-2:30pm教授电脑常识,下星期该教如何使用中文电脑了.一位来自西安的朋友告诉我,她的女儿和女婿是西安医学院的同班同学,来到美国后学医,毕业后实习六年,其间年工资四、五万美元,现在女婿已经拿到心脏内科医师执照,年薪有一二十万美元,女儿不愿两人都干这么辛苦的工作,因为风险太大,检查很严,经常集训,所以改了行。现在美国医师行业有不少是印度人和中国人,美国人反而少。谈到老年人在美国普遍担心的是医疗费用太贵,那些已经有绿卡(1998年前)和移民身份的并不担心,因为可以报销,但是没有绿卡的是个严重负担,拔颗牙要100多美元,补牙也不便宜,而且质量不好,很容易脱掉。做心脏搭桥要好几万美元,没有保险更是不堪负担。谈及在美国申请延期半年一事,他们说,只要给你开出收据一般都没有问题,只是他们太可恶,往往在最后一周时通知你。

 

 

第八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420

 

9:45-10:30am,我们打破常规步行去绿堡常青俱乐部,我们边走边欣赏路边各家各户的花草,今年早春第一批争艳的花卉以郁金香为最,而最美的树大概是玉兰花了。从我们这里到Apple Farm只要20分钟光景,穿过287号公路线,向前到A&P, Big Mark在他们的对面转湾就是Manhattan Ave. 中心所在地了。10:30am-2:00pm,我们在俱乐部活动,今天人来的不多和春假有关,不过也有新人光临,见到一对刚来一个多月的满口南京镇江口音的老人,他们是来看望儿子的(另外两个在国内,一个在日本),在日本的儿子那里也住过。他们以为和日本相比,还是日本更卫生、更讲礼貌和更安全,不过他的有关美国不大安全的观点很快受到别人的质疑。

 

饭前L先生教大家用汉语拼音并且编写了输入歌诀:“拼音说难并不难,只要看破异同关;一般字母从英文,三个字母非从前;曹操改名又换姓,如今姓Caocao焉;卖马秦琼亦如是,而今姓Qinqiong了;徐茂功改了姓氏,现在是Xu不是hsu;旧字母有新用途,中文输入新发现”。显然汉语拼音是大趋势,美国和台湾现在都认同汉语拼音,因为拉丁化容易为世界各国所接受,也是普及电脑的重要工具,在这个问题上并不存在两个中国问题,谁服从谁,争得不可开交,即使搞两个中国也行不通。对于来自台湾的老年人来说则需要有一个困难的转变过程。注音字母统一于汉语拼音对于近现代中国文化的研究将起很大的作用,电脑的普及在客观上也推动了普及的进程。

 

活动期间和朋友们聊天对于移民局工作的拖拉均有同感,但都认为既然给了receipt number应无问题,只是需要时间。还有的朋友以为既然只有唯一的子女在美国,移民是最佳选择。这里来自大陆的朋友已有移民身份的在美国的时间一般都有十年以上,而且当时情况比现在要宽松得多,所以现在申请移民恐怕又有新的情况。丁大夫提到移民局的总部在佛蒙特,但是在NYCWhite Plains都有地方的移民局,总部的材料是按不同情况分给地方处理的。

   

谈到台湾大选,普遍认为最大的冲击是执政了半个多世纪的国民党居然在普选中和平交权,意味深长,设想既然国民党如此,那么有朝一日,共产党呢,搞得不好也会被别的政党所取代而结束一党执政,随着时代的进步,民主化进程的加快,人们越来越寄希望于通过轮流座庄和政党竞选来改革政治并推动政党的变革,这就是这次台湾大选最重要的政治结论:第一,它推动了台湾政党政治的新发展,事实上改革进程的加快并非一定要依靠本党特别是长期执政的政党来进行;第二,它推动了国民党的根本性改革,没有国民党成为在野党,就不可能有这次国民党的大地震;第三,这次国民党的成为在野党是由于国民党自身的问题,或者用句时髦的话说“自我解体”造成,人们通常说是李登辉瓦解了国民党,李登辉是国民党的戈尔巴乔夫;第四,它也可能推动了民进党的某些变革,在一定意义上说,陈的当选总统如果处理得好,有可能加速两岸关系的新发展,如果处理不好,则可能在台独路线上越走越远。当前的问题在于务实,设想如果没有对等的待遇要一个经济实力很强在国际上有相当影响的实体“投降称臣”是难以想象的。在这个重大问题上不是靠“原则”两个字能解决问题的。没有高瞻远瞩的战略家的眼光,求大同存小异是解决不了这个难题的。设想如果“民族自决”起结果如何?列宁是伟大的,但是人们忘记了列宁是如何解决民族问题以及布列斯特和约等问题的。按照W先生的亲身感受,陈水扁当台北市长时的不少改革措施是得到一般老百姓拥护的,而老百姓关心的恰恰是实际问题,“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耗子就是好猫”。

 

聊天时还得知L先生50年代初在台湾曾被蒋家王朝以“匪谍”罪名关押了五年徒刑(判刑七个月),按照规定可以申请冤案赔偿,问题不在于赔偿多少金钱,而在于50年前的冤案法律规定要赔偿。如果这点推而广之,社会主义的中国在共产党执政时代也有气魄来立法赔偿的话,那可能把共产党政府的财产陪个精光了,而这一点在可望的将来是不可能的。按照刘实和王瑞林介绍的情况,实际上五、六十年代台湾的政治迫害同样是很厉害的。有的人只是因为看了家春秋小说后写了几个字。中央日报社的总编辑,一个在大陆被关押了近三十年,而另一个则因为说了一句“我已经伺候了老子不再伺候儿子了”,而被关进监狱,致死未出。

 

    老年保健是人们普遍关心的大事,一个是医疗费用,一个是医疗效果,在这里对于医疗费用之高是认同的,对于医疗手段之先进也很认同,但是对于美国经常出现的医疗事故却难以有根有据的合理的解释。午餐时,W先生主动推荐有治疗痔疮的秘方三次药丸药到病除,这是一次意外收获。

 

2:00-2:23pm,我们随D大夫和L大夫两夫妇去他们所住的老人公寓参观,L女士开车送我们去Mount Vernon当地地方政府主办的老人公寓(46 Jackson Ave. Apt. 5P, Eastchester, NY 10709  914-337-2043)2:25-3:30pm,我们在五楼(老人公寓共八层)的一居室单元房内参观和聊天,这里除了他们两位华裔外,其他都是白人,相处关系很融洽。DL两位来美国已经近十年,D是宁波人,L是江西人,此前在南京医学院工作,退休后来美定居。D有轻度脑血栓的病史(1996年为第二次犯)、L则有直肠癌病史,现在都还好。他们的女儿现在从事财务工作,女婿则是在地方政府税务部门工作,女婿一家早已经来美,且有身份,住法拉盛。他们两人申请在老人公寓居住只用了十个月时间,因为住本地所以有照顾。一居室的客厅很大,足有三四十平方米,向阳;卧室面积也有十三、四平方米,这些并未将许多壁橱计算在内,而厨房和卫生间都很大,还有一个阳台,所以使用面积与北京的三居室不相上下。申请老人公寓需要具备一定条件,除了必需是当地居民外,还必须一是美国公民;二是低收入或无收入者;三是65岁以上的老年人。关键在于低收入或无收入的界定,美国移民局和税务部门会严格审计你的每年的财务状况。首先你不能有在银行超过3000美元以上的存款,否则不可能享受SSI的待遇或者要相应减少你的SSI所得,即使你在银行的存款已经取出并且存款数低于3000美元,仍然要按照3000美元计算,并且要检查你的存入或支出的来源;其次,凡是国外存款或汇款对于SSI都有相当影响,因此他们两人在南医的退休金不能通过中国银行汇来美国,如果汇入子女名下,则会增加子女的税务负担,包括住房如果计算在租用子女的住房,则子女的房租收入应该纳税,鉴于此,他们或者托人带来现款,或则存入第三代名下(他们作为监护人)。目前他们两人每月的房租需900多美元,自己只需付120多美元,两人剩下800多美元,吃穿花不了多少,还有一定富余。他们有健康医疗保险所以不用担心生病问题。不过也有一些限制,即假如离开美国超过29天,就会取消SSI的待遇,一切从头开始申请。看来这套严密的监控系统使得你不那么容易拿到救济金,一旦领到救济金要离开救济金过活也不那么容易,除非你富起来,否则有了一点钱要减少救济金,人们为什么要赚这个钱呢?他们当时申请出国以移民倾向为由不予批准,于是申请在广州办绿卡,终于获准。今年丁已获公民身份,而林尚等待Interview,如果时间没有冲突,他们会回国参加一年一度的同学会。他们由于来美国已经多年,所以在这里已经几乎将旅游热点走遍。不过我问他们有没有看过F.D.R诞生地和图书馆,他们说没有去过。

 

DL两位大夫有了在转为新来移民进行职业培训学校学习免费英语一年的经历。这种学校并不限于教授英语,还有其他的职业培训),他们说,这种学校非常欢迎新来移民去那里学习英语,有专门教材适合不同程度的水平,并且逐级免费发放教材和寄送录像带,教师负责批改作业,进行水平考试,报名时不仅不收学费反过来还给你25.00$US, 这对于刚来美国的人有很大的吸引力。

 

    谈到老人院,DL两位的情况可谓最佳选择,因为他们和子女的距离走路也只有12分钟的路程,相互照顾也很方面,不至于到一旦有事无人照顾的程度。在午饭时几个老年人谈起老年人和年轻人间的代沟,相互之间难以沟通,想法不大一样,分离住有好处,但是都是老年人在一起也有问题,没有朝气。

第九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54

 

    9:40am,Q先生来电话,问我们今天去不去绿堡常青参加活动,要不要G校长接。我婉言谢绝汽车接送,表示今天天气很好,正是我们踏青的好机会。9:50-10:32am, 我们趁着好天气步行到绿堡长青俱乐部,快到Mahanton Ave时遇一开车的俱乐部朋友要我们上车。她拿着一卷51310:30pm,Westchester  County  Yonkers一家剧院里,放映电影《北京人》(曹禺名剧改编),届时主要演员程前、吕丽萍、黎明等将与观众见面。影后还要在她家活动。影片每张8元,老年人6元。今天来活动的人不是很多,但每次总有新人,在吃饭时遇见两位刚从台湾来休假的两姐弟。自然台湾问题成了主要话题。他们和王瑞林认为台湾人不怕陈水扁,因为他是陈水“变”,最怕吕秀连,经常给台湾带来麻烦。陈很狡猾,现在什么事情推给“人民”,由人民“公决”,其结果就是台独。饭前朋友们聊天的话题是有的绿卡生病不用发愁,一为姓汪的朋友因患膀胱瘤单仪器一次检查就得500$,已经查了12,没有医疗保险是付不起的。另外一位朋友说,这里的医院情况不同,在Greenbough附近一家社区医院,看病实际上不花钱,因为穷人交不起钱,可以要政府来付,所以医院并不在乎,有病得给你治。D太太则给介绍了从Westchester  County到法拉盛省钱的办法。在这里可以说穷人有穷人的活法。

 

 

第十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511

 

今天上午我们第三次步行去参加绿堡常青俱乐部活动,9:50am出发,10:37am,顺利到达俱乐部。今天天气多云间晴,凉风吹来,对于步行十分有利,是一种效果极佳的远足活动。有报道说,Westchester County是“美东树木较多的地区”,“今年在美东一些树木较多的地区,空气中每立方米的花粉指数已高达三百以上。”我们刚来美国不会受到花粉过敏的困扰,尽可享受树木较多带来的有利气候条件。今天Greenbough Central的健身房举办Westchester County的保健展览会活动,各市区都有机关来参加,热闹非凡,原定在那里练太极拳的人改到外面的体育场进行。

   

今天最有意思的活动是纪念母亲节,活动组织者把所有的妈妈组织在一起,给每人带上一朵玫瑰花,集体照相,还买了精致又甜又大的草莓,算是一番心意。这种活动在国内以前是不大注意的,现在商界为促销也开设盛行,在这里则充满了人情味。

   

购买星期六在Central Plaza Cinema (2630 Central Park Avenue, New York, NY 10710)放映的电影《北京人》是今天的热门话题。据《世界日报》59日报道:“明尼苏达州双子城电影节最佳影片《北京人》”,“已经在明尼阿波利斯、芝加哥、波士顿、华盛顿等地放映,都受好评。届时参与片中演出的中国大陆知名影星吕丽萍、黎静、及中央电视台著名节目主持人程前来威郡中央广场电影院演出《北京人》时与观众见面”。据知情人透露,这些演员在走访其他城市时的得到的招待并不很好,在纽约一站为了节省开支,三人均住杨女士家。这次电影院共有座位600个,但是迄今票房率并不高,只买出不到200张,有的承包人只能权当捐赠了。我们在美国看这类电影可以看到侨乡们是怎样看待中国电影的。

   

教授电脑已经进入实际联系阶段,现在已经有了三台电脑,其中刘实自己买来一台;鲍世莹带来一台,县亚洲科科长带了一台。学电脑的人不足10人,但是为组织学习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别的不说,就是从家里运到这里并且安装好,又拆下就不是一件很容易的时,其实电脑学习只有一个多小时。今天的三台电脑有三种汉字输入软件,有台湾的金桥,大陆的中文之星和另外一种软件,我头一次用金桥,觉得还是中文之星好些。电脑用拼音字母,对我来说是驾轻就熟的,但是对于习惯用注音符号的台湾同胞来说就不那么习惯。三台机器全部带回家再运来,显然比较麻烦,于是在中心借用一间办公室存放,光搬运就得四个男子汉,我算其中相对年轻的一位。一天四个小时的活动,分得很散,要让大家满意,还得大家来参与,否则组织者会很累的。电脑学习是没有止境的,今天又学习了联想的快速打法,这是直接的收获。

 

活动中心还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是,本月23日县政府拟组织一次为纽约少数族裔的合法权益,通过防止对少数族裔歧视的暴力事件而请愿的活动,届时有一车亚裔人乘座大鞒车去Albany纽约州政府面见州长,在那里有免费供应的午餐。亚洲科科长希望有较多的人参加,并希望我们参加,“支持一下,我们的工作”。

 

 

第十一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513

 

10:00-10:17am, 我们四人驱车到达Central Plaza Cinema,电影《北京人》该在10:30am,实际上过了10:45am才开始,到场的600人的电影院座满了2/3以上,98%以上是华裔,这么多华裔云集在这里也算不易。和我们在以美国人为主的看电影时的情况不同,中国人在公共场所的一般弊端均有显露,包括大声喧哗、不走正路而从后排中间跨坐到前排,起哄等等,不过我不知道这些人在多数美国人在场时会不会也如此“自由自在”。

   

主要演员程前、制片人兼主要演员黎静都出场和观众见面,那位气功大师严新也通过颁发奖状之类的仪式出来亮相,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副总领事也出场,因为这毕竟是《北京人》在纽约的首映式,在国内尚未正式演出。据说该片已经获得美国双子城的电影节最佳影片奖,和国内的最佳十部影片奖。《北京人》电影是从曹禺的同名话剧改编的。虽然影片带有明显的话剧痕迹,但是整个说来演技水平不错,尤其是几位比较主要的演员塑造的人物心理和整个影片的场景。这部影片即使对于现在的年轻人了解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也是有益的,但是对于美国人来说,比起《变脸》来说,几不那么容易了。

 

 

第十二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61

 

9:50am-3:50pm往返于Chatterton Pkwy –Greenburg Community Center。今天的气候已经回暖,我们一路走去倒很惬意,从家出发到达那里只需要45分钟,不过返回时气温升高,不如去时舒服。今天新来的老人也还不少,有的“常委”开始度假没有照面。因为有将近20天时间没有见面,所以一见老朋友感到亲切,有人问“你们是否从国内回来了?”。今天以聊天为主,主题免不了是关于入籍、购房、回国医疗保险、老人活动、老年交通优惠等问题。钱先生前几天已经宣誓入籍,但是他的太太虽然同时申请,至今仍无音信,据说,“指纹不清楚”需要重盖,这一来至少又要花费不少时间。D太太的入籍谈话也无消息,她原定夏天回国参加同学会,现在如果谈话没有肯定就难以回国。

   

老人入籍后能否享受中国公民身份的医疗优惠政策,这是他们所关心的。持有老人证的可以享受乘坐地铁、公共汽车费用的半价,这是很重要的实惠。在住房问题上。老人期望和子女有分有合,老人希望离交通线较近些,而年轻人则希望要安静的地方。从法拉盛搬来的一对老年夫妇,住在附近的山顶上,空气固然很好,但是感觉交通不便。到这里来对于老人来说,话题很多,希望有专题可以专门交谈例如三代人相处、老年饮食、老年保健、价廉便捷的交通、老年旅游、花卉栽培等都可以做为题目来聊。这里的常客还是大陆来的居多,但组织者都是来自台湾的大陆人,他们一般都在美国居住了三十来年,因此也多数加入了美国籍。许多人问我们何时回国。高校长很关心我们什么时间回国,并说希望回国前一定去她家看看。

 

 

第十三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615

 

早晨下雨,不知能否步行去绿堡长青活动,9点半后停止下雨,转为阴间细雨,我们决定步行去老人中心活动,也许还有一到两次的机会。9:50am-3:05pm,是我们去那里活动的时间,开始有点细雨,走不了十分钟已经停雨,一路走来十分惬意。绿堡长青俱乐部今天除了学英语和学唱歌外,有意思的是今天主持人为男士们集体过爸爸节,拍过集体照和全体照,还分吃蛋糕,同时又为女士们补照妈妈节的照片。

   

今天又见到一些新朋友,其中有位90高龄1949年去台湾,20年前来美国,近两年由Dayton ,OHWhite Plains定居的王先生,还是耳聪目明,并且健谈,夫妇两人欢迎朋友开车去他们家里打牌。有位来自西安的女士是第二次来美国看望大女儿的(其他两个女儿在大陆),按照她的说法,申请绿卡还是在国内快(或者纽约以外的州),因为她这次来美国已经申请了一年多,仍然没有结果,而现在已经过了一年,所以成了进退两难了。她还说,现在国内拒签的比例很高。情况是否如此,并没有确切的数据。另外一位朋友是辅仁大学毕业和王光美是同学,家住北医三院对面的塔院,她去年回去参加国庆节活动三个月,对大陆印象不错,她还认识王希,说她儿子和王希是好朋友(他儿子是学政治学的博士生,已经取得终身教职,年薪有六万多。总之,这里大陆和台湾联系得很密切,真正属于土生土长的台湾人并没有发现一位,所以相当的认同。从名单上看,我们这个俱乐部共有80多位成员,但是经常参加活动的大概有三四十位。

 

 

第十四次参加联谊活动2000622

 

9:50am-3:20pm,我们去绿堡长青俱乐部活动,虽然预报主要多云,实际上是晴间多云,算是比较热的,幸好尚有微风,不致走路辛苦。到了那里新老朋友都有见面有共同话题,按照他们的说法,在家里闷得不便说的话,这里好说,因为这里没有代沟。

   

我们一到那里,许多朋友关心地问我们什么时候走,什么时候回来。L先生更说:你们走,太遗憾了!并说要邀我们吃饭。

   

为准备将我在这里用过的电脑送给绿堡长青俱乐部一事,专门探询,L先生当时表示非常欢迎,有几台要几台,而且说,这种电脑为文字处理,并不要求多么先进。既然如此,这台Y来美时买的,我这次再美国一直用的电脑可以继续供大家服务,实在是一件幸事,落实了这件事也算我们表示的一份心意。

   

W先生主动向我们介绍他的十三年打工生涯的经验谈很有意思。按照他的经验,一位老人要在美国站住并且生活得好,既要有必要的依靠(开始是靠女儿),更要能够自己独立生活。要做到这一点就要从大处着眼,长远打算,只要下定决心在这里打工满40个点,就可以拿到退休金(不是养老金),就有了养老和医疗等各个方面的必要保障,这时既可以和子女合处,也可以分住。

   

上午和下午抽空结识新朋友,G校长下午来专门找我们谈原定星期六去她家活动的事。因为那天晚上有一位著名华人男低音歌唱家邀她参加告别演唱会(在Queen  College,她希望我们一起参加,下周另外安排时间去她家活动。这样我们又增加了一次参加这类文艺活动的机会。

 

一位C先生两周多前在一次大雨中行进于NYC桥上发生严重车祸,另外一辆车子打滑和他的汽车撞,他的整个车子报废,幸好他本人没有受伤,他太太记上安全带,也没有大的妨碍,而他又有手机及时报警,使得救护人员及时赶到,他的车辆全部由保险公司赔偿,而对方的保险公司公司还要负责其他赔偿,这算不幸中较为幸运的。看来,第一,必需有保险;第二,必需在行进时纪好安全带;第三,雨天开车要特别小心,防自己,防别人;第四,开车时有手机在紧急时刻就派上了用场。

 

 

第十五次参加联谊活动 2000629

 

10:10am-3:30pm, 今天是去绿堡常青俱乐部,见到了三周未见的W先生,原来他陪老同学到台湾去了。我们见面话题也很多,包括两岸关系、国内旅游等等。过不了多久,他又来给我打招呼说:“星期六晚上送别你们的活动我爱人来不了,但是我一定来。”我感到很愕然。他说,你没有注意黑板上写的什么,原来我做的位置背向黑板,所以根本没有注意黑板上的绿堡常青俱乐部紧急通知:“为欢送黄安年、XXX两位近日回北京,兹定于七月一日星期六晚上七点在G家举行派对,请自带一菜,人多的多带。”这斗大的字足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其实我一进门时就有人问我们听说你们要回国,什么时候再来,十分的亲切。我看到LG等正坐在另一张桌子上商量着什么。我向L打招呼说:怎么突然袭击,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L笑答:你们一定要来,大家借此机会聚一聚。聊聊天。我说:“太麻烦大家了,占大家不少时间,不好意思。”他说:“那里,那里,机会难得”。我表示无奈。

 

其后不久,L找我介绍认识北京大学的Y先生,他是1952年大学毕业,1987年离开北大来美国,但是北大一百年校庆时来北大参加活动。我给他讲了“北大百年”的笑话。大家随便聊了一会儿,在这里能够遇到来自大陆和台湾的许多朋友,很有意思。比较起来,好象来自上海的更多些。午饭时刻L从英语课教室走出,我告诉黑板上的通知,她说不行,不能再麻烦他们了在楼下聚餐时,见到G校长,G说:“是L他们决定的”,我说:“在你家举行你怎么会不知道呢?”G说:“L要在外面吃饭,我说不如在我家聚餐。”L说:“你们不要管了,在这里的华人寂寞得很,大家谈谈心多好”。

 

L实见多识广,为人热诚,他认识资中筠,说曾经在美国三次接待资,一次是在宾州专门组织一个小型的讨论会。他还说起台湾当局错把他当共产党抓起来七个月,现在通过律师索赔,台湾当局同意赔5万过美金,但是不同意赔关押他另外四年的时间,现在还在交涉中。我觉得这类事对于国内将发生极其巨大的影响,因为在国内对于错案无论就数量和比率来说,都会大大超过台湾的,台湾能够做到的,以后为什么大陆做不到呢?W在吃饭时X先生是圣约翰大学的高材生,别人认识他,他不一定认识别人。我问他:“朱启稹是否认识?”X说:“同班同学”。W先生说:“徐先生是放下架子,从接受再教育开

始!”L说,来自广州暨南大学的两位先生说:“到原来在家里,是第一把手,现在退居第三把手了,有时第三把手都不行,还要听孩子的”,“来了以后要改造思想!”,看来,确实是有点“老干部遇到新问题”的味道。来自大陆不久的朋友,对于来美国有许多共同话题,和不适应的地方,而来自台湾在美国已经住了几十年报的朋友,则对到大陆旅游极感兴趣。W准备两年后和太太一起到上海定居一年,而L则准备在上海买房子,他说:三十万美金不算太贵。

 

 

第十六次参加联谊活动 200071

 

晚上6:00—11:00PmG校长家为我们举行送别Party,到场的有近20,十分热闹,给我们留下十分深刻的影响,有关这次活动,将另作报道。

 

学术交流网/美国问题研究/2003812日首发

 



http://wap.sciencenet.cn/blog-415-14935.html

上一篇:访美国胜古山庄(Heritage Hills)社区一览(2003年6月)
下一篇:以民为本还是以钱为本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5-10 06: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