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
留影漫步曼哈顿、参观联合国总部(1999.11.18)
2024-3-3 09:00
阅读:689

留影漫步曼哈顿、参观联合国总部(1999.11.18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2433日(第34346篇)

【个人所藏影像资料】(GRYXZL2024-047篇)

笔者《漫步曼哈顿,参观联合国总部》写于19991118日,科学网2027627日首发。

****************************

漫步曼哈顿,参观联合国总部

 

黄安年文 2007627日首发

 

(按:《漫步曼哈顿》写于19991118日,第一次发表)

我们参观曼哈顿每次一天时间选择两三个重点,这样可以加深印象,19991118日漫步曼哈顿重点是圣帕翠克教堂、联合国总部、时代广场,顺便去一趟我国驻纽约总领事馆。早804分我们两人登上怀特普莱斯——纽约的轻轨铁路快车,838分就到了中央总站。在美国乘座火车是比较舒适的,不过购票颇有讲究。在站台买票是6.5美元一张,而在车上现买则需7.5美元一张。月票又是一种价格,老年则稍有优惠。火车速度相当的快,赶上国内的特别快车水平,车体很宽,一排分开2人座和三人座,一辆车厢估计有150人左右,上这趟快车的人很多,如果不排队在有利的位置,说不定上车后会没有座位的。沿途两旁有多年的参天大树覆盖,夏日不会很热,铁路运输虽然私营,但效益甚佳,不失为联系纽约和附近县市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火车比起公交车没有“塞车”之患,时间上较有保障,为许多上班族的首选,轻轨铁路沿线的地价也带动上扬。

 

我们出站后仔细参观了圣帕翠克教堂、洛克菲勒中心、联合国总部、时代广场、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等。纽约并不代表美国,但纽约确是美国和世界独有的地方,这里不仅有联合国总部及秘书处的所在地,而且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群和文化习俗,所谓“白人天下”事实上已经被世界各种肤色人们的天下所取代,白人可以在纽约,黑人、西裔和亚裔等各国移民也都有在纽约的活法。这个“大同世界”确实是分成等级的(名义上公平竞争一律平等,事实上存在不平等),在第42街、时代广场和第五大道上,我们看到有人靠专擦皮鞋谋生,有人则专门散发广告、为某小公司拉客、用中国式的土办法收拾垃圾、卖字(一位刚来三个月的四川佬,住法拉盛,在第42街卖中国字,说天冷了生意不好做)、卖画、卖唱,甚至有人在街头乞讨,可以说,什么样的人都有。在曼哈顿的主要街道上,人们川流不息,擦肩而过,甚至互不谦让,闯红灯现象屡屡不断,交通警察极少,但是不守交通规则情况则屡见不鲜。甚至黑人旁若无人地骑着自行车在车辆和人群中穿行,似乎老祖宗欠下黑人的孽债,活该由你们白人主宰的曼哈顿人来偿还。至于中国人和其他亚裔,你在几乎每条大街上都能看到,一时间让人们暂时搞不清这里是纽约还是上海。和1991年我去过几次纽约的观感相比,纽约的活力依然不减,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还是那么多,人们的发色更加五彩缤纷。还有一些新建(如在联合国总部附近)和修建的工程(如在时代广场和第42街)不时可见,而这和在处于经济危机时期的1991年我所见的纽约是不同的,那时在纽约见到搭起的施工架是很少的。现在的情况兴许是和世纪末的美国新经济的大好形势有关。

 

到了哥特式尖塔高耸入云的圣帕翠克教堂,我1991年来过不至一次,那时正逢做弥撒,做礼拜的和参观的人都很多。这座教堂历史悠久,建筑极富特色,我们看见有七八个学生在那里写生(其中还有两位中国学生),这里每一处雕塑都有一段故事,可惜我对基督教的历史了解太少。这座天主教堂位于第50街,临第5大道,和第47-51街相连,被认为是美国的最大教堂之一。两个相同的高330英尺的13世纪的哥特式宗教感恩建筑,显得格外壮观。不过,四周完全被摩天大楼所包围,突出显示现代化战胜了中世纪盛世的宗教生活,今天的宗教生活内涵和以往相比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远非“迷信”两字所能概括。有人把它作为一种文化生活的调节来对待,并非要像虔诚的信徒那样诚心诚意信“主”不可,当然在竞争极为激烈的纽约也不乏虔诚之徒。就在我们漫步的第五大道上,走不了多远就有四座建筑各异、各事其主的教堂,都随时向信徒和教友开放,对我们来说,当然多了一个了解文化的好地方。我在这座教堂里,还好奇地沾了圣水,并点亮了圣火,许愿我们的美国之行一切顺利,孩子的事业兴旺发达。教堂的宗教音乐会是极其令人向往的,预告1121日下午和1231日下午,均有精彩的表演。不过对那些走马观花的游客更是把它作为闹中取静的休闲地,我就看到一位中年妇女就带着孩子在祷告席上酣睡。

 

洛克菲勒中心位于第5大道、美国人大道和第48-52街间,它是现代化的都市规划和设计的典范,占地24英亩,拥有庞大的商店和旅馆群,许多商家云集在这里,建筑别具匠心,地面下有座现代化的溜冰场,主楼高69层,我们搭乘快速电梯上了最高层,是餐厅所在地,可惜不能四处眺望。对于它的精华之处,准备选一个专门的时间来参观。

 

沿着第42街向东河方向走去,很容易找到第一大道一排飘着扬万国旗的联合国总部所在地,记得1991年来访时,只有150多个国家的国旗,现在已经有185面国旗,我们祖国的五星红旗在这里飘扬了也有28年了,和共产党成立到打败蒋家王朝的时间一样长。联合国总部由四个建筑物构成,位于沿东河的第1大道和第42-48街间区,四个建筑物分别是秘书处大楼、会议中心、国际联合总会和哈莫斯克罗得图书馆。总共有5000多名联合国工作人员。公开参观时间是每天9时至1645分,每15分钟一次,每次参观所需时间大约45分钟。配以英、西、法、德、俄、汉及日语导游。我们从指定的参观线路由第1大道和第42街处进入,经严格的安全检查(脱去外套,但不贴身检查)后即一切放宽。在等候参观的大厅里可以领取散发的各种材料,我领取了一份当日的联合国日刊(第1999/222号),中文是法定文字,所以我们很容易看到中文材料。它有当天的会议日程。在来访者入口处正在举办题为“天人合一”的中国画和中国书法展览会,它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代表团新闻布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办公厅合作举办的,而且今天是展览的最后一天,我们看了包括启功在内等著名书法家的书画展品。按规定需要证件才能购买参观券,我们没有带护照照样可以购买。参观券规定成人每张6.5美元,62岁以上的老年人每张5.5美元,我告诉售票员,我们是老年人,他看了一下我们俩就按照两人11美元的票给办了购票手续,接着在大厅等待导游带队进入参观。就在我们等待期间,就见有三十多名团体和散票的中国同胞在等待参观。参观者大体上每批12人,我们被分配在一名刚来一个月的美籍西裔年青导游,这位小伙子一点不怯场,每到一地侃侃而谈,似乎听他演说比看实物更显得重要。我记得1991年来参观和现在的线路基本相同,只是当时联合国大会会议厅空着,这次正逢开大会,我们作为普通游客也可以列席旁听,这是第54届会议的第58次全会,讨论的问题是“加强联合国人道主义和救灾援助、包括特别经济援助的协调”,另外一个会议,我们也有幸旁听,大概是特别政治和非殖民化委员会会议。唯一没有开会而我们又能在楼上就座参观的会场,是联合国安理会会址,在那里我们还专门摄影留念。此外是在各层楼道参观各种展览,壁画,雕塑等纪念品,这里最引人注目的日本的广岛原子弹爆炸后遗物展览,它似乎向人们显示“日本是受害者”,我想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在联合国大厅展示“南京大屠杀”的遗物呢?联合国大会开会可以公开旁听的做法和中文导游的安排给了我们深刻启示,我国推行民主化进程应该从中获得某些教益。导游的介绍超过了一个小时,到了一层购物中心,这里陈列着世界各国的艺术品供购买并且免税,邮局发售的邮票并加盖联合国总部的邮戳十分受欢迎。每年来这里参观购物的有100多万游人,我们在这里稍事休息、购物、吃点心等。出了会议大厅,我们在联合国总部院内散步,特别是沿东河边漫步,很有情味。联合国秘书处大楼和图书馆我们是不能进去的,如果认识中国雇员则进去看看倒是不错的。

   

出了联合国所在地已是12时许,在解决午餐后,我们趁兴沿第42街从第一大道一直向第12大道走去,在第42街、弗洛德街和第7大道的三角地带,就是闻名世界的时代广场(Time Square),这个地方聚集了很多剧院、宾馆、餐厅。“时代广场”是1904年以来纽约时代杂志在这里演出而得名。这个“广场”虽然就其规模来说,比我们的天安门广场来说要小几十倍,但是它的自由化程度却为世界之最,因为它的电视屏幕以最快的速度和极为开放的方式向公众宣布。大概由于广告牌太多的原因,在1991年时哪个著名的提示每分钟死于枪支的人数的牌子现在已经难于寻找,显示这种犯罪案件对于商业广告来说,是不足为奇了。严格说来,这是一个公共集市场所。有点像香港的太古广场。我们在这里走马观花,人流的密集度,可与北京的大栅栏,上海的城隍庙相比。不过在时代广场可以感受到国际大都市的气氛,这里容纳各种肤色,各个种族的人,走在街上,外国人比本国人多,包容了各种文化、信仰、习俗、价值观。

 

到了第8大道和第42街的交汇点是著名的公路交通枢纽长途公共汽车总站,我们急着去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而暂时不去光顾那里。再向西走去,该是著名的第42街“红灯区”了,1991年我去领事馆时,对于走这条路线,要特别提防的,因为那里是一片“黄色”商店,包括色情刊物、影碟和性工具应有尽有,毫不掩饰。现在新市长开展了大规模的“扫黄行动”,“黄毒”居然踪影不见。再向前走,人流远比东线要“稀少”,但是越靠近哈得逊河,这条路上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原因是沿哈得逊河的第12大道把角处,是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到了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好比来到了自己的家。这里我在9年前为了续签护照来过。因为我在19898月已经办好了护照,准备公派去斯坦福大学进行为期一年多的学术访问,直到19911月,安排我去美国护照已经来不及办新的,只能沿用1989年的那份护照,19918月到期,所以我到使馆申请补办延长一年的手续。这里地点没有变,程序没有变,连座椅都没有变化,大概只多了几台电脑,签证处挤满了人,后来知道,传闻美国对于非法移民要在千禧年实行大赦。我国政府对此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所以涌来了许多人。在签证处了解到领事馆工作的G女士还在,我们于是来到领事馆的正门,进去一问说还没有到上班时间(14时上班, 那时才1347),后来打电话到她宿舍,还是没有人接,正在犯愁时,他丈夫主动来招呼我。他在两年前为他所执笔的世界大通史当代社会卷一个章节的完稿来到我家,我是世界大通史当代三卷的主编。很快G女士从宿舍里下来,把我们接到宿舍里小坐,这算我第一次进入使馆的生活区,也就相互聊些彼此感兴趣的话题。他们明年1月任满要离任回国,回国前,她的父母来这里探亲游览了东部、西部、佛罗里达和加拿大,并从洛杉矶出境,今天早晨她刚从洛杉矶回到纽约,我们算在领事馆巧遇了。在这里每月550美元的津贴可以小小改善一下生活。不过,现在和80年代90年代初不一样,不需要为几大件犯难了。我们离开领事馆时已经快1445分了。

 

我们沿第42街往回走,到了长途公共汽车总站将那里的汽车路线情况了解一番,下层是地铁总站,一二三四层是各路“灰狗”运输站,从这里通向全国各地,是公共交通运输的总枢纽。将来如乘“灰狗”周游是免不了和这里打交道的。记得1991年我几上纽约就是坐的“灰狗”,所以对这里还算熟悉。接着我们来到纽约公共图书馆参观,它位于第5大道和第42街间。这座图书馆的建筑是极为宏伟堂皇的。里面的电脑设备和1991年我看到的情况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我们进了它的通用研究室,里面有不少冠名的专业研究室。此外还有几个分馆,如科学工业和企业图书馆位于麦迪逊大道和第34街处。如果住在纽约则花上几天时间来收集企业史材料是大有可为的。离开公共图书馆天色已黑,我们在第五大道沿途看了玩具商店和中国式服装店,17时到了IBM厅外的休息处,1730,与下班的Z(女婿的代号)会师,我们三人乘地铁到第42,2站路也要1.5美元,记得1991年只需0.90美元。纽约地铁其长度和历史为世界之最。地铁站和纽约大都会北线的火车站是相连接的。在显眼的地方有屏幕显示去怀特普莱斯的站台在29站台,1806分正点开车,1842分到达怀特普莱斯,Y驱车来接,19时回到了家,纽约比之怀特普莱斯来说,可谓脏乱差,可说句大实话,比起北京来还要好一些。

(写于19991118日)

 

附图

1.图为在19991118日在联合国总部大厦前。

BlogMG07-06-28Ea.jpg

2-3.图为在联合国总部大厦范围内东河边。

BlogMG07-06-28Eb.jpg

BlogMG07-06-28Ec.jpg

4.图为在联合国总部大厦园地内。

BlogMG07-06-28Ed.jpg

5-6.图为进联合国总部大厦安全检查后。

BlogMG07-06-28Ee.jpg

BlogMG07-06-28Ef.jpg

7.图为联合国总部大厦内历届联合国大会秘书长像前。

BlogMG07-06-28Eg.jpg

8,图为联合国大会托管理事会会址。

BlogMG07-06-28Eh.jpg

9.图为联合国大会安全理事会会址。

BlogMG07-06-28Ei.jpg

10.图为联合国总部大厦内的和平鸽。

BlogMG07-06-28Ej.jpg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黄安年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5-1423892.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0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0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