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学军
统计学常被滥用,数学家正在反击 精选
2022-10-1 07:25
阅读:5424

一位专家解释了数字是如何误导人的,以及她正在做什么来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数字

玛侬·比肖夫,2022930

统计正在被滥用,但数学家正在反击

我们每天都会遇到统计数据,但要恰当地解释它们并不总是那么容易。荷兰数学家Ionica Smeets在从事抽象数论领域的博士论文工作时,注意到外行很难找到对统计的科学解释。所以她决定改变这一点。

现在,Smeets著书、为报纸撰稿,还在电视上谈论她的领域。她在祖国荷兰非常有名,作为莱顿大学的科学传播学教授,她在科学和公众之间斡旋。在那里,她研究如何呈现和描述研究结果,使它们尽可能易于理解。在她的讲座中,Smeets教授外行人如何揭穿错误的统计结论。

Smeets接受了德语版《科学美国人》的采访,谈到了误导性的统计数据,如何避免它们,以及如何改善科学家和公众之间的沟通。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内容。]

一、你最喜欢的错误统计结论的例子是什么?

在荷兰,人们常说巧克力会导致偏头痛。我知道很多患有偏头痛的人因此不吃巧克力。然而,几年前,人们发现这种机制的运作方式正好相反:在偏头痛发作之前,体内的某些反应会导致你渴望脂肪和糖。

二、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你必须与这些错误的结论作斗争的?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做操纵数据的演讲,只是因为我认为它很重要。几年前,当一位律师找到我,告诉我他因为我的一次讲座而赢了一场官司时,我才最清楚地认识到真正的重要性。我幸灾乐祸地问他是否能揭穿对手的虚假主张。但他只是笑着说,相反,他用他所学到的东西制作了一个误导人的图表。他对此非常自豪。那时我意识到:如果你告诉别人错误信息是如何传播的,你同时也教会了他们自己如何传播错误信息

起初,我想停止这样的演讲。但后来我想,你应该多谈谈这些事情。因为如果对方知道这件事,他们就不会被骗了。

三、你是否曾经被错误的统计数据误导过?

,是的。我现在依然如此。统计是一个你总是会出错的领域。很容易就被骗了。如果我的一个研究项目涉及大量的统计,我总是确保有一个(统计)专家参与其中。人们通常认为,如果你是数学家,你就知道统计学——但事实并非如此。它很容易与概率混淆。我学会了不相信自己的直觉。

四、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这样的误解呢?

有研究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例如,当一篇研究论文发现了一种联系,而伴随的新闻稿(错误地将这种联系描述为暗示)因果关系时,这通常会在媒体上以同样的方式呈现。另一方面,如果大学正确地传播,那么,根据研究,大多数媒体也会这么做。这就是为什么在大学里注意正确的沟通是很重要的。你写得越精确,写出来的新闻文章就越好。

我觉得人们互相指责很有趣。大学声称,媒体夸大了问题,没有正确地理解它们,或者这是学校的错——孩子们需要接受更好的教育。另一方面,记者们抱怨大学更关心他们的形象而不是他们的研究。每个人都指向另一个人。

五、你觉得谁是对的?

有些方面是可以改进的,但应该从大学开始。科学应该更有责任感。这就是我重返大学的原因。我开设了一个硕士项目,让学生们学习如何更好地沟通科学。我们也做研究。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因为对于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它们是如何工作的,尤其是如果你不只是想要告知,而是想要让人们改变他们的行为。

六、你是怎么做到的?

如何沟通是非常重要的。例如,我曾和一位科学家(同事)谈论轶事和故事对大多数人来说比数字更有说服力。他不相信我。我给他看了相关的数据和研究,但他没有被说服。后来,他说了一件事改变了自己的想法:不久之后,他告诉我,他有一艘摩托艇。我的同事说,每个人都知道马达开着的时候不要在水里游泳。在他的一个朋友的例子中,一个孩子被困在汽车里,不得不去医院。幸运的是,最后一切都很好。但是这个故事给我的同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后来更加小心了。这个故事比他以前听到的所有数据和规则都要令人印象深刻得多。

七、你如何科学地调查哪种沟通方式最合适?

例如,我们正在研究如何在大流行期间通过视频进行沟通的问题。其背景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信息视频与YouTube上有关[导致COVID - 19]冠状病毒的流行视频非常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与电影人、技术人员和人类学家合作,这是非常丰富的。当科学家们几乎只关注镜头的内容时,也有人在考虑,比如,如何以最好的方式让声音传播出去。

我们拍摄了一些短视频,在这些视频中,同一位演员传达了不同的信息。然后我们采访了测试对象,看看他们是如何理解这些信息的。我们还研究了当演员时而以科学家时而以销售人员的身份出现时,人们的看法是什么。

八、科学传播并不总是被认真对待的——尤其是如果你的目标是从事研究。

这种现象甚至还有一个名字:萨根效应。卡尔·萨根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天文学家,但他经常不被重视,因为他太受欢迎,在电视上做了太多事情。但他也做了很多研究,发表了很多文章。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今天仍在发生。我正在努力改变这一点,和很多人一起。不是每个科学家都适合与外界交流他们的知识。但作为一个部门,你应该确保至少有人能做到。

九、这些担忧有道理吗?是否参与交流的人可能缺乏时间专注于他们的研究?

事实上,有研究表明情况恰恰相反。参与科学传播的研究人员在其他领域也做得更好:他们发表的论文更多;它们被引用的频率更高。过去有一种刻板印象,认为科学传播是为那些不太好的学生准备的。我对此很恼火。有些人甚至被明确劝阻不要参与这个领域。幸运的是,这正在改变。

Statistics Are Being Abused, but Mathematicians Are Fighting Back - Scientific American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学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174-1357545.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8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