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学军
学术界近亲繁殖是常态! 精选
2022-9-22 18:01
阅读:6096

   每次在招聘时,评审基金论文时,我们总是抱怨大家过于看重本科出身,其实学术界看出身是常态,在没有非常好的判断标准时,看影响因子,看杂志分数,看文章档次,看学者学术经历,这些都和学术水平本身没有必然连续的内容,这也是国际常态,没有好办法。因为大多数学术精英确实都来自高水平学术机构,大家这样做,犯错的机会少,不需要动脑子。

大多数美国教授是少数精英大学里培养的曾经有学者说,要获得诺贝尔奖,最好是找获奖者为导师,因为研究发现,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学生更容易获奖,当然儿女也容易。最新这一研究发现,相对低一个层次的教授也是如此,学术界近亲繁殖其实是常态。不知道中国的情况如何,也许有人开始研究了。

一项研究显示,美国大学聘用的终身教授大多来自少数几所精英院校。这一发现表明,在招聘决策中,声望被高估了,学术研究人员几乎没有机会在被认为比他们所受训的机构更高档次的机构获得工作。

921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研究表明,2011年至2020年期间,美国只有20%的博士授予机构为全国各地的机构提供了80%的终身轨教师。这篇论文的合著者、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家亨特·瓦普曼(Hunter Wapman)说,历史上没有黑人学院和大学(HBCUs)或为西班牙语裔服务的机构(HSIs)出现在这20%之中。在美国接受终身教育的教师中,有八分之一的人从5所精英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加州斯坦福大学;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

在东兰辛的密歇根州立大学研究高等教育的社会科学家莱斯利·冈萨雷斯(Leslie Gonzales)说,看到这些数据“并不令人惊讶,但令人震惊”。她表示,“在这一小部分机构之外,有这么多优秀的工作和优秀学者的培训,但这些都被忽视了。”

上个月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支持了这种精英主义的观点。该研究显示,美国近25%的教师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拥有博士学位(在一般人群中,父母中有博士学位的人不到1%)。加州大学博尔德分校的计算机科学家、两篇论文的合著者亚伦·克劳塞特(Aaron Clauset)说,这很重要,因为拥有高等学位的父母往往比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父母拥有更高的社会经济地位,因此上流社会的家庭对博士研究生的培养贡献很大。

综上所述,这些研究描绘了一个学术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大多数教师都在少数几所大学接受培训,而学术研究人员通常来自具有相似背景的家庭,形成了一个相同的循环。“这个体系是精英统治吗?”这两篇论文的合著者、加州大学博尔德分校(UC Boulder)的计算科学家丹尼尔·拉雷莫尔(Daniel Larremore)问道。“在同行评议中,没有。在思想的传播上,没有。在教师招聘方面,肯定也没有。”

图片1.png

《自然》杂志论文的数据集包括2011年至2020年期间在美国博士授予机构工作的终身教职和终身教职人员,涉及350多家机构的295,089人。数据来自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学术分析研究中心,该中心为Larremore和团队提供了获取信息的途径。他、Wapman和同事将数据集中的教员分成了107个领域,比如生态学和化学。

根据分析,根据不同的领域,只有5-23%的教师在比他们获得博士学位的机构更有声望的机构工作。“上升率”最低的领域包括经典和经济学,而上升率最高的领域包括动物科学和药理学。

马里兰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金伯利·格里芬(Kimberly Griffin)表示,招聘委员会似乎在用声望来代表工作上的优秀程度。但是“声望”并不一定意味着“更有资格”,著名的研究生课程通常根据标准化考试成绩、推荐信和他们的本科学位声誉来录取学生。格里芬说,研究表明,所有这些都会使有色人种的学生处于不利地位,他也是《高等教育多样性杂志》的编辑。

冈萨雷斯说:“接受声望是优秀的一个很好的衡量标准意味着我们不去研究事物是如何获得声望的历史。”她补充称,美国精英大学的建立“与排斥交织在一起”。例如,许多机构都有从土著群体夺取土地的历史,或者最初从被奴役的黑人的劳动中获得财富,或支持他们的基础设施。

《自然》杂志的这篇论文发现,自2011年以来,在分析的107个领域中,有100个领域的女性新员工比例保持不变,而在剩下的7个领域,女性新员工比例实际上有所下降。在四分之三的领域中,女性的总体比例确实有所增加,但作者将其归因于达到退休年龄的教师中男性比例较高。这些趋势表明,至少自2011年以来,在学术界雇佣更多女性的努力并没有取得成果,Larremore说。

女性获得重大研究奖项的可能性较低

他指出了性别数据集的两个局限性:该团队主要使用姓名-性别文化协会来将教职员工划分为男性或女性,这并不一定可靠;没有非二元性别分类。

《自然-人类行为》研究通过在线调查收集了美国7024名终身教授的数据。克劳塞特对论文发表后有多少人联系了该团队感到惊讶。他说:“我认为我们没有意识到它会在人们的生活经历中产生多大的共鸣。”他补充说,许多来自没有高等学位家庭的“第一代”研究生都表示,他们觉得自己与拥有更多优势的同龄人不同。

有一些方法可以让学术界不再强调声望,减少不平等。冈萨雷斯说,第一步,也是最基本的一步是质疑威望及其来源。她建议招聘委员会列出他们计划发布招聘信息的所有地方,包括他们的个人关系;检查名单的机构多样性;如果尚未纳入,则增加HBCUshsi和区域机构。

不同性别、种族和社会经济背景的教师就业机会不平等会产生后果。克劳塞特说:“有大量的文献表明,科学界的谁会影响研究问题的提问。”“由于我们没有尽可能地做到多样化和包容性,我们正在失去能够让世界变得更好的聪明人。”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孙学军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s://wap.sciencenet.cn/blog-41174-1356453.html?mobile=1

收藏

分享到:

当前推荐数:17
推荐到博客首页
网友评论14 条评论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确定删除本博文吗?